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仙道紅塵錄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3:20

仙道紅塵錄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瀹樼綉涓? 仙道紅塵錄 凝若冰枝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吉賽,莽古爾岱,婆蘿妤野 百合 種田 豪門 古言

講述的是大荒仙妖輪回轉世,在紅塵為人百年,修行自身的故事。也是荒誕奇聞。討論的是人生、理想、信仰、自由、情感、生命、命運及價值觀取向等核心的問題。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一章 繁華盛蕩 蒼茫依舊(上篇)

【人生只有夢想,讓你如此幻想癡狂!人生只有現實,讓你如此的痛不欲生!這是一個監獄,我們都是還債的罪人而已!——凝若冰枝?!?/p>

那半輪斜陽隱落在寸草不生的沙浪的時候,西風呼嘯著北方蒼桑的大漠,橫掃著這被黃沙覆蓋了的荒野之地。

邊際,吹響了一曲略帶凄婉的曲調,異然委婉,悠長深沉。這里不見青草半株,卻都是黃天漫地的飛沙,卷著日色余光,在酣然不醒的大地之上獨自狂奔著。

斜陽將飛沙染成了橘紅的紗簾,一片一片地掀過。風聲嗚呼而過,天上晴霽之湛,卻生出了片片灰色的沉靄來。它漸漸地壓低,落日卻就不見了,光線收回,沙漠上是不見一絲穹縫的寒肅與危冷。

彩霞離去,大雪即將降世。

這是隆冬的塞北,就是冷,每種溫暖都不會持續太久的。天上拉上了帷幕,令人看不見那太陽,只是隱約地在云層之西穿行,快近西邊的那些山嶺了。

一時,忽狂飆肆虐,招寒引煞,遁地沙浪更大,卻變得昏天暗地的,陰霾攏地。天飄下了鵝毛狀的雪塊,在風中與泥沙混攪著,落在了那偏風的地方。

先前雪花還能汲熱而化,可當天地間只有冷氣蝕骨的時候,雪也開始越積越深了,雪花狀的乳白色晶體也是漫天飛舞了起來。

塞上的游民們在風中裹著厚實的冬衣棉袍,只見到他們的眼睛了??煞緇故槍蔚盟巧硤邇扒?,還是逆風而行,風也能把他們給吹走了似的。

若不踏踏實實地走路,那么,你就會飄蕩蕩地如雪一樣,被帶去哪里就是哪里了。雪掩去了足跡以后,這里好像是沒有人走過的一般,大雪遍及了大漠南北。

在這個雪花歡聚的日子里,那南漠上卻也是一個新生兒出生的日子。她好像是帶著天上的祝福來到人間的,就像這一片美麗的白雪。

不過,在她降生之前,她的額吉,漠上扎魯特部部長吉賽的嫡妻卻正在綿綿希冀中做著夢。

她夢見一條白蛇入了懷中,然后又見到一個仙子般的女孩兒從天而降。

女子穿著白色長裙,一頭烏黑的長發直垂到小腿后側,額上一塊鳳青丹印花黃;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個幽瀅湛藍的玉扣。落處清風生香,妍笑嫵媚:仙袂拂空起浪,秋月春風。

“你是什么人?”大福晉警覺地坐了起來,她不知這女子是從何而來的,塞上也未有這種裝束。

“母親,我是您肚子里的孩兒呀!在出世前特來見見您!我想,我們是命中相逢,這大概就是佛說的一個‘緣’字了!”女子聲音空迭虛無,卻不像是世上之人的顏色,面貌卻是絕代無雙的。

她面似豐桃,滴色含羞,身形美韻,態姿雅逸;色白玉膚,娥眉宮角,笑吐青蘭,靈輝秀媚;挑挑然芳花出春,悠悠然修葉拌魂;茁盛似純夢婷婷,出脫似仙靈依依。

姿容亙古一罕,世上未有,天上不尋!夢中方可見其身羨其影而愛其媚也,使人癡眷難忘而又不能瀆其潔質芳情。猶容照鏡,淚洗面,夢初醒耶!

大福晉道:“你既是我腹中的孩兒,難道我腹中的是一個女孩兒嗎?她怎樣了?”她很擔心。

“我就是您腹中的孩兒了!由于我先身不是凡人,我是為渡劫而輪回到這里的!我在輪回道中等了幾千年,終于到了投胎之時!我一個人在荒原上流浪,經常被人欺負!如今,好不容易來了,我不想放棄自己,請母親也別放棄我!”她的聲音清遠而哀傷,說時已雙膝跪地,悲聲泣語。

大福晉不由得哀其情傷而悲其獨身起來,也是動情處未語淚卻先流了,看著女孩兒招手:“來,好孩子,過來!讓額吉看看你!你是我們扎魯特的公主,怎么能隨便地向人下跪呢!起來!”

女孩兒銜淚抬頭,起身走到了大福晉的床前,跪著向大福晉行禮,大福晉說:“你別跪了,起來,讓額吉看看!”

這女孩兒起來了,大福晉伸手拉她坐到床邊,撫摸著她的臉龐,問到:“你在輪回道中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吧!孩子,你既來了,額吉是不會讓人欺負你的!你這么面黃肌瘦的,你遭罪了!但從此,你就是扎魯特部的公主了,沒人敢動你了!我會?;つ愕?!”

女子滿懷感激地握著大福晉的手,笑說:“孩兒謝額吉大恩!”

又說遠山廣法寺的法師宏道,在禪房休息,這時,卻模糊見到了一個長發白衣的女人走進禪房來。宏道問到:“施主是誰?為什么來貧僧這里?”

那女子面相雖隱約難真,卻是十分的清絕,聲沉色斂,溫婉如山中之水。她在那邊就止住步了,似乎也知道佛門規戒,她說:“法師,我知道你也是大荒之人,我也是從大荒而來的?!?/p>

“施主有什么事嗎?”宏道一本正經地問到。

“輪回之事,佛門是信的,但我并未輪回,而是找法師有事托付。法師常在扎魯特部那些王族之中交際,想必你也知道了,扎魯特部不日就會出生一個孩子,她會是個女孩兒!因為她也是大荒之人,是死于兩位冥神手下的一個九天仙子,大荒九天玄女的女兒。我與玄女有個誓,必得保她女兒平安歸去,否則,我將不能立世了!”接著,她交待了因由。

“佛門信六道,輪回有始因。云天仙子在輪回道中進了富貴之道,那鯤鵬卻因自盡而再難轉世了,已在冥界灰飛煙滅了!他們前生之婚姻,以此告絕,不能再續了。但云天幸而是為人而死的,她就入得了長生富貴道,但一生為人也是艱辛無比的!這是當年火神送給她的,卻也吸聚了天地之精。這指扣名為‘藍指扣’,云天的隨身靈物,可在輪回之道中弄丟了……”女子把玉扣放在了桌上。

“我把它找了回來,勞請法師替我給小公主送去?!彼λ?。

“施主為何不自己送去呢?”

“我是天神,不能在凡世中現世的!法師慈悲,能普渡眾生,就替我把玉扣送去,也利于法師今生的修行不是?云天在人間的修行,也是注定的,她只是一個凡人!為保她一生平安,指扣是不能離身的,她好了,我們就積陰功了!她今世的緣份,是誰也不能知道的!風云無常,世過境遷,誰都對未來一無所知的!還好,她今生有一段好姻緣,也是她前生為人的好處!還請法師一并把‘映藍’這個名字送給小公主,暗含我們對她的期許與寄托。我還要回去,法師,別過了罷!”那女子在門前化為了一道紅煙裊裊,不見了。

宏道迷感中醒來,起了身就朝桌上看去,就只有那一只玉扣,這么離奇地出現了!宏道整理衣裝,拿著玉扣看了又看,始終都覺得那是迷信,怎么會有這種事的?

他帶著東西到了師兄宏濟那里,宏濟也正在抄寫經書,見他來了,便笑到:“師弟,你這么疑惑自己的表情,又來找我,你有什么想問的嗎?”

宏道走來,說:“正是有件玄妙離奇之事,古今曠絕!我今日做了個夢,夢見一個遠古之女子送來了一樣東西。此物今世難尋,我在未曾出家之時,也是什么都見過了的,有什么會稀罕的?然而,這種玉指扣,聽都沒聽說過,見也沒見過,上面鐫的刻字,我都不會念一個字的。師兄請看!”

宏道把指扣送到他眼前,宏濟乍一看也是一驚,不過,接過去之后卻笑了,說:“宏道呀,你也是歷過繁華煙塵的人了,竟還對這些小物件這么大驚小怪的!師傅聽見了,他又要說你覺悟太淺了?!?/p>

“師兄這話何意?佛家也講輪回與六道,我這樣也正常,怎么還說我大驚小怪的?”宏道入寺比宏濟晚幾年,宏濟也是佛道中禪性高深之人了,心智空明。

“正是,六道輪回,豈是那么簡單的,都是有因果的。你我出家,也就是為了避開俗世紛擾,你卻這樣不能斂性,還想著什么玉扣!你也真是的,送去就完了,別在寺中宣嚷此事,應該六根清凈才是的。人托付你,也是信任你,送到了,也就盡信了不是?”宏濟開門見山地說。

宏道說:“有理,我這就送去,不再動什么性子了?!?/p>

宏道于是回房披上了袈裟,帶上包裏就往山下去了。走過了戈壁沙坯,徒步踏雪到了扎魯特城。

部長吉賽招待了他一頓素宴,然后,他們一起去了大福晉的帳子。大福晉剛生產完半日,正在休息,吉賽叫奴婢不要叫她。

“小公主呢?”吉賽問帳中的一個侍婢。

“部長,小公主才剛哭了,我們把她哄睡了!”她們把吉賽與宏道都帶到了那邊搖車里,大福晉的帳子還拉著一層紗簾。小孩兒的搖車就在紗簾外,她被幾層小花被包著,把指頭放在嘴里吮吸。

“這丫頭,還真乖呀!”吉賽笑到:“居然還咬自己的手!”侍婢和宏道都笑了。

“方才小公主才哭鬧個不止,這會兒哭累了也就睡了!我們可想盡了辦法,都拿她沒轍呢?!幣桓鍪替拘λ?。

宏道仔細看著那孩子,生得是萬里出一的好,膚色樣態,都攜著一種凡塵女子所不有的清貴之性。他心中想到:“小公主,我們也是命中有緣的!前生一定相識?!?/p>

他將指扣亮了出來,對吉賽等人說:“貧僧今日來,也是為送此物的,這指扣名為‘藍指扣’,那小公主就該叫‘映藍’了,正好合了這指扣的寓意!豈不是珠聯璧合了嗎?部長,指扣是屬于小公主的,別人皆不可觸及,否則,一切災難將會不期而至的!”

吉賽驚到:“難道真有此事?這是我扎魯特部的災難嗎?”

宏道搖頭,說:“貧僧并不知道別的,只知道此物有一定靈性和詛咒性。所以,部長請多行善積德,要為長遠考慮。貧僧不能久滯,還要回寺中去,部長自重!”

宏道把指扣讓侍婢給小公主戴上了,然后轉身回寺中去了,吉賽亦未久留他。

第十三章 混沌世界 眾生迷惑(上篇)

水寨里的都是蛇人,他們再不想從這里出去了,將過著與世無爭的幸福日子。女媧將伏曦帝火化的骨灰撒向了這一片美麗純凈的土地。

房上屋下,大白天時都橫七豎八的吊掛蜷縮著一些蛇人。他們在這里快樂的生活著,日子也特別舒適。沒有繁規俗矩的約束,自由自在。

河邊兩旁都有人在行走活動,有人爬在樹上摘果子,有人在那寨子里嬉笑追逐……有婦人在河邊洗衣服,她們頭上包著綠色的頭巾,都在那里說笑,坐在木凳上搓那些衣服。

河水平淌著從她們面前走過,天上的白云也倒映在水面上,還有那蔚藍的天空與青山相連著,青山翠色如墨染。

水流從這些人家的房屋之下流了出來,又從水溝里一股股的涌了出去。幽谷山花,野徑崎嶇,山石嶙峋,危崖臨河,杜鵑高唱,黃鶯啾啼。

山石茂林之間百蕙共芳,水寨戶戶相通,路徑條條相接,形成了幾百戶的一個水寨村。他們食風飲露而生,啃素捉鼠填肚。

歡笑不絕,裊煙環吐,木屋齊整,少女們的笑聲如銀鈴般回蕩在山水之間。家家都種著桃李杏梨。溫潤又柔和的太陽,把仲春的水寨點綴得分外的嬌艷秀麗。

一樹樹潔白的梨花將那些站在樹下的少女們的笑容映襯得冰膚雪肌,笑語潺潺;一樹樹粉紅的桃花將每個院子雕琢得質樸且生機盎然,像粉色的畫卷。

田畦錯落在這村寨之間,花圃于房前屋后開墾著,里面也開滿了鮮艷的各色花卉,谷秧油綠泛郁。高天之下,那山高松翠,藹起霧伏,水鳥遠飛。

環鐺之聲揚起,珠玉之光霍彩,美人繡衣長衫,站在那河中清洗著她們烏黑的長發,也亦互相潑水戲鬧。清風攜芬芳,吹撫著她們的長發青云,垂至河中,似浮萍般飄著。

有幾處木屋關著一些為害人間的靈獸與惡仙毒妖,門外由鯤鵬妖師的侍衛把守著。女媧將它們抓來是為讓它們將功補過的,抑或是惡性難改。所以要送它們投生轉世以至醒悟了為止。

一木屋里關著一只靈狐,由于她食腹了太多人肉又不思自省,女媧特抓她鎖在這里,手上加著一副鐵制的手枷。

頭上打著靈咒掌印,一直到到她的額頭之上,那兒還有印跡,是女媧的靈功掌印,壓制住了她的兇性和法術。

所以,她竟不得走了,曲身仰躺在床上,心內想的是如何逃出這里去,眼睛東張西望著警惕著任何動靜。

此刻的她正是人身,無法逃出去,只有吸到其他動物的血才可恢復功力。所以女媧叫人投食生雞時不準開門,而從門房的小窗內丟進去,門也上了鎖枷。

那靈狐是雌性的,常在山野間遇人便生吞活剝,有人告到了黃帝那里?;頻塾智肱詞ν絞樟慫?,門邊箍著鐵架,她也就活動不了多大范圍了。

這狐妖異常憎恨女媧,也想可以打敗她并逃回高山上去,可究竟是敵不過她一根手指的,也破不了她的靈咒的,只好就認命了。

這會兒,有人從窗外扔了一只雞來,這狐女見了,喜得撲騰了過來。將一只生雞生扯得血淋淋的,一塊兒一塊兒的塞進了嘴里,活吞了下去!

她長得貌似桃仙柳神,骨子里卻極度妖媚狠毒,真是個食人不吐骨頭的妖物!凡食者除去腸胃毛發,她皆會渾身吞下不剩絲毫。

旯,嘴如鷹鉤,鼻翼三孔而同呼吸,目如人拳般大小,透著淺褐色的波光。

一個大鐵籠把它捆著,由于叫累了也沒人理它,此時正在沉睡昏困之中。身如水牛,尾似繩條,五腿跪膝又粗如木桐一般,顏色灰藍,蹄如鏡面大小。

?

另外一處木屋里囚的乃是一只水角惡怪,頭上犄角旮旯,嘴如鷹鉤,鼻翼三孔而同呼吸,目如人拳般大小,透著淺褐色的波光。

一個大鐵籠把它捆著,由于叫累了也沒人理它,此時正在沉睡昏困之中。身如水牛,尾似繩條,五腿跪膝又粗如木桐一般,顏色灰藍,蹄如鏡面大小。

?

?又有一個屋子里關的是食嬰兒的野鬼,它青面獠牙,一具尖頭獨腳的骷髏身架,披著雪白的頭發,眼里沒有眼珠子,發出的聲音就像嬰孩在哭,卻實是在笑。

臉上是一排月牙狀的血色珍珠痘,是長期吸食嬰孩的生腦髓所致的毒痘。它對常人無益有害,誰要是被濺到了這毒痘內的血水,立馬就會中腫毒而亡的。

無人敢親近這種食嬰魔的,它們無陰無陽,上半身全是黑色的絨毛垂遮著,下面身呈人魚形狀。有如一個人的兩條腿合攏了一樣,腳印如熊爪狗趾粘著,爪子如尖刀那樣抓著地。

眼睛也是兩對的,一邊兩只眼銜接著,眼皮也只有一雙而已。它嘴里咬著牙,發起怒來,那嘴就像大碗那么大,牙齒是鋸齒狀的連身牙,顏色是土黃色的。

它因偷吃了人間的嬰兒又用手掌打死了許多人,所以被幾個道人施法交給了女媧,女媧叫白曜把它的脊背用符印扣住了,致使它不能發力攻擊人了。

這怪物叫做“食嬰魅”,凡人抓不到它,只有法力比它高超的才可治得住它瘋狂惡毒的性格。

“食嬰魅”走步不如說是跳步,一步可跳幾丈遠,吃嬰孩兒時有人接近,它們就會像狗一樣吠聲,通?;嵐訝碩即蛩懶嗽儷雜ざ?。

在找不到嬰兒時,它們也會殺掉大人,再摳出那人的腦髓來吃掉。所以,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吸髓怪”,得益于它?;崍奔甘艘淮甕詮渙四運?,非常血腥,所經處哀鴻邊野,極度兇惡殘暴。

頭上有一對類似鹿角的犄角,卻是環旋狀的,每只犄角都如此,各只角上都又長著一對山羊角。它半睜著眼,眼里流著綠色的血,那才是眼淚??吭誶繳?,無言無語。

???好久沒吃食嬰孩兒的腦髓了!

“吸髓怪”體內饑餓無比,一切食物都比不上嬰兒的腦髓來得鮮美可口。

想念著在人間遍搜嬰孩的日子,就如人成了仙一樣快活……或者,也可以在饑不擇食時選擇同類來殘殺,然后又吃它們的腦子。那是多美的享受???

現在,它們是來受教化感情的,這日子簡直矯情得就不是它們想要的,跟死了沒什么兩樣!

它們認為女媧這是多管閑事,她自己也是妖教教主,不幫著它們卻反而倒戈向人那邊傾斜,這實在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它們憤怒著,心里都在打算著怎么反抗女媧的這種敵我不分的鎮壓!

其他的地方還關著各種惡鬼厲怪,它們也受了女媧的封印,用不上法力破咒??傷嵌枷氤鋈?。哪怕有個人可以從困籠里沖出來救下它們!

它們就可和媧皇一試高低,然后一統三界,將它們變成罷暗骯臟的地獄,殺掉那些擋身的妖神。

它們向著自由,心內吶喊不絕:有人來救我們吧……它們希望能有這樣一個人出現!

都看著屋外窗景,乞求。反抗的心在蠢動著,滾燙著,無聲的暗涌在死寂中沸騰著,冒著看不見的蒸汽!

?

“她看不看與我有什么相干?我又不是她的親女兒,你是她的人,你當然要向著她了!不歌功頌德怎么行?”云天吊在樹上,上身在那兒蕩來蕩去,話語說來有心卻無心,又是如此毫不掩飾的直白!真得讓人生氣又刺耳!

白曜走了過去,赤耳紅腮的把那根樹杈給一劍劈了下。把云天摔得個灰頭土面的,嘴里吃的全吐了出來,“哎呀”的叫了一聲,又爬了起來。

對白曜叫到:“你腦子有毛病???干嘛要砍我的樹來整我?”

“因為你侮辱了天道圣人!沒人有權利這么說娘娘的,她濟世救人時,你剛會跑呢!你有多大本事似的,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算,你少狂妄些,會吃虧的!娘娘那么好的人,她只是不說難過罷了,她這個女人,是世上所有女人的精神所向!你不虛心求學,還在這里出言不遜!她這個人的智慧博深與心性悲憫,不是我們幾個小孩子能懂的,也比不上!她很寂寞很脆弱,外表堅強無比,也只是一個可憐的女人罷了,你不了解人,你就別胡言亂語的了,當心我把你的烏鴉嘴給撕成兔子嘴!”

白曜素日很講情意,待人極好,可是女媧永遠是她心里的母親和可崇仰的女子,心靈也飽受了人世風霜之苦,也是無人可以休貼的。

媧皇圣潔而多愁,美麗又有內心的殘缺與傷痛,深刻又積重不返了!再累,她也在頑強的支撐著自己!

“干嘛?你這么維護她!”云天不解的問到。

“以后,你就懂的,等你經歷了世間的苦難!娘娘的心,我也不懂!她愛著天下人,受人崇拜,可是,她并不快樂!告訴你吧,你在九天的日子里,娘娘回來時是一臉愁容,和我說是否要放了你。我說我也不知道,她就這么坐著,我第二天醒來,娘娘還在那里坐著,臉上掛滿了眼淚。她雖然不肯告訴人,我跟了她多年,總能看出什么來吧?——她是媧皇不錯,世間人崇仰她,可她究竟也有著一個嬌弱女人的心哪!她縱使是神,但她也是人,她需要人疼人愛,因為她救了的人巫們居然反了她,你知道她的心會有多痛嗎?可是她不會向人說半個字的,所有傷痛都只有她默默承受,有多重就要承受多少的,你又知道嗎?云天,你還小,太多事你是不知道的,也不能理解……”白曜說著,臉上含著熱淚。

?“我……”云天哽住了喉,一絲內疚之色升上了臉來,她什么也不能對答了。白曜說得眼圈都紅了,而且還那么情不自禁的埋怨自己,說自己是很不解風情的。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