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江山血染為君錯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1:03

江山血染為君錯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 江山血染為君錯 碧血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軒轅頤 虐戀 重生 民國 空間

據說,修文長公主德才兼備,計策謀略遠勝丞相。據說,修文長公主秀外慧中,口才出眾,憑著十三歲的年紀力挫其他三國使臣,為云國爭了五十年的和平。據說,先帝駕崩后,修文長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四章

滿池荷葉隨風微動,水面蕩起層層漣漪,連著水中的倒影也模糊起來。

在湖心的八角亭中坐著一個身著一襲白色錦袍的男子,微勾的唇角顯示著還不錯的心情,似乎接連幾天的陰雨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又是平局?!?/p>

溫潤的聲音似是含著些許的無奈和篤定的笑意,修長白皙的手端起一旁的白玉茶杯,輕啟杯蓋,茶香緩緩溢出,淡淡的煙霧繚繞,朦朧了那男子的五官,只一雙溫潤含笑的眸子看的分外清楚。

“主子棋藝精湛?!?/p>

沐楓身后的黑衣男子淡淡開口,語氣不帶一分感情,卻能感覺到誠懇。

“什么精湛不精湛的,左右是自己跟自己下,又怎會有輸贏一說?!便宸閭鶩房聰蛟洞?,那若隱若現間的宏偉,赫然便是皇宮,“修文長公主的傷勢如何了,那刺客又是何人?!?/p>

軒轅頤遇刺那天,沐楓恰好帶了人進宮見皇上,剛出了閱健閣的門,就見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進了閱健閣,隨后皇上就面無表情的趕去了英露軒。他問過那報信的小太監,說是長公主去秋楠苑看望太妃時恰巧遇到刺客,替太妃擋了一箭,至今昏迷不醒。

呵呵,恰求……平日里見那燕太妃那樣疼修文,還當是有多母女情深呢,果然別人的孩子就是比不上自個兒的,要利用起來都是不用眨眼睛的。

不錯,軒轅頤并非燕太妃親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就連宮里那套所謂的難產血崩的真實情況他也是略知一二的。

可是他沐楓不是當事人,知道又如何。

“屬下去查過,據一個小宮女所說,在長公主遇刺前幾天的夜里她恰好看到有兩道黑影閃過,去的方向就是秋楠苑,只不過因為是晚上,她怕是自己睡迷糊看錯了也就不曾對別人說過。另外,付二爺最近的行動有些詭秘,而且據查,他準備將付五小姐嫁給墨偲凌?!?/p>

“付五小姐?”沐楓的眉毛微挑,嘴角的弧度越發大了,“那個一無是處的五小姐么,倒也真是難為付明了?!?/p>

聞言,紫筍頓了頓,一成不變的表情有了些許變化,略帶著絲絲古怪的繼續說道:“之前付紫涵讓付紫溪差點打死,說是傷了腦子,傷好后和以前大不一樣,甚至很得長公主的青睞,封了蔭澤縣主,賜字莫卿,并將一月后的宮宴交給了她?!?/p>

“哦?這倒有趣的很?!便宸鬩皇滯腥?,一手輕扣桌面,清風徐來,揚起了耳邊垂落的墨發,縷縷發絲輕掃過面頰帶來淺淺的癢意。

“對了紫筍,那宮宴是做什么的?!?/p>

先皇駕崩時恰好趕上他去了風國,但軒轅頤的指令他清清楚楚。

以各種各樣的名義把各個王爺丟去了各郡不說,那名義還端的是名正言順,那些暗藏異心的家伙根本就沒話說,而且都城還讓軒轅頤的御林衛圍了嚴嚴實實,什么事情都沒有。

讓各國國君最為頭疼的事情就這樣被一個還未及笈的小姑娘解決了。

也不知他國的國君做何感想。

“這個不清楚,不過似乎有一出戲?!?/p>

“戲?”

“對,似乎叫‘霸王別姬’,是由青嵐戲班的人來演的,不過那戲詞卻是付五小姐提前準備好的?!?/p>

沐楓不再說話,只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隨后便站起身。

“小心盯著秋楠苑和付明就是了。這天下也太平的太久了。起風了,我回房了?!?/p>

紫筍微微頷首,便轉身走了,偌大一個沐王府,再次歸于寧靜。

“他什么時候回來的?!?/p>

似是熬不住寂靜,軒轅燁出了聲,一直不曾舒展的眉頭皺的更深。在有些人面前,他可以稍稍放松一下。

“不甚清楚,就連南郡那邊也沒消息傳過來?!?/p>

軒轅墨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對于軒轅彥這時候的出現即便不全知道也是知道個大概。

“六皇兄……”

“來之前我去找過他,但大門緊閉,所以……”

“你?!倍⒘說贗及肷蔚男諏?,含笑的眼眸閃著意味不明的光,“他這次回來,目的就是你?!?/p>

軒轅瑾沒轉過身,手也沒抬起來,但幾人卻都是下意識的望向軒轅燁。

皇位!

“他還不死心?!斃踵托σ簧?。

還真是不長記性,這么快就忘了自己是為何那么早就被分出去了。

“不僅沒死心,野心還更迫切了?!斃毓磣諞巫由?,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扣桌面,“不過很明顯,他對臭丫頭的忌憚很深,否則也不會知道她遇刺后第一時間就趕回來了,而且……不止這都城,就連皇宮里,都有他的眼睛?!?/p>

軒轅瑾的一句話讓閱健閣內再次陷入的沉寂。

先不說宮里,都城有了別人的眼睛他們竟然不知道,而且還任由那些細作混進了宮里……

他們是不是最近都忘了出去走走??!

再說他們也不是傻子,軒轅頤這次遇刺絕不會是偶然,保不齊就是那些人干的,否則軒轅彥也不會那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如果是軒轅彥,目的就是要她死了!

混蛋!

“他簡直……”

“也有可能是提前就到了,只不過我們還不知道?!?/p>

軒轅燁的話無疑是讓眾人的怒氣更重。

“提前么,呵呵……”

“最近這蒼蠅蚊子太多,該清理清理了……”

軒轅燁斂了眸子輕揉太陽穴,在睜開,已是一片波瀾不驚,“你們要做什么就放手去做,那群老頭子哪兒還有我呢,另外,讓墨偲凌帶領三千御林衛?;せ使?,皇姐出事,御林衛不會置若罔聞?!?/p>

那御林衛是先皇特意給軒轅頤準備的,個個都訓練有素能夠以一抵十,而最高統領便是天竺和尸姬,但無奈這二人要照顧軒轅頤根本不能出宮,不過好在那群只認令牌的家伙最重視軒轅頤,如今也只有用他們來?;ぞ╃馨踩?。

“御林衛那邊我和墨偲凌一起去,”一直不曾出聲的軒轅樞開了口,“以前跟頤兒一起去過幾次,幾位隊長都認識我?!?/p>

“沐楓哪兒我還會再聯系,怎么說,他也是我云國的王爺?!?/p>

“就這樣吧?!?/p>

眾人走后,軒轅燁一個人在閱健閣坐了很久,手里一直不曾放下的,是那本治國綱要。

“皇姐……”

第二章

“誒,老七,你跟那丫頭可是真正的血親啊,平日里她就沒給你些什么稀罕的物件兒?”軒轅熙輕呷了口茶,白皙修長的手指拈著青玉的杯蓋,竟是比玉石還要漂亮三分,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金色的陽光從一旁斜斜泄下,如同撒了一地金粉,讓軒轅熙本就如玉般柔和的臉龐添了股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

軒轅樞撇撇嘴,對于軒轅熙那獨居風格的稱呼也懶得追究,“那個臭丫頭絕情的很,還美其名曰要一視同仁!”

“七皇弟這是曾被皇妹無情拒絕過吧哈哈哈哈……”軒轅墨大笑出聲,惹得一旁本就不爽的軒轅樞臉更黑了。

“何止啊,”軒轅瑾咽下口中的牡丹卷,撐著頭慵懶半瞇著眸子,微敞的衣領處隱隱露出精致的鎖骨,“六弟啊,什么叫真正的血親啊,合著就臭丫頭和七皇弟是父皇親生的啊?!?/p>

“……”軒轅熙詞窮?;八鄧嫻鬧皇且皇笨諼蠛妹?,自家四哥至于這樣么,丫頭啊,你倒是快回來啊……

咳,你回來了四哥就不用跟他們較勁了……

當然這話死都不能說出來。

“咔嚓!”

“你們幾個到底是來商討國事的還是來閑聊的,閑聊就回王府去,我就不信咱們云國最尊貴的幾位王爺要靠吃宮里的救濟糧過活!”

一直處于被無視狀態下的軒轅燁憤怒值爆表,手中的筆都直接被腰斬,還帶著淺淺嬰兒肥的臉上滿是怒氣,還有……呃,委屈。

面對軒轅燁的怒火,幾位王爺的對策是……淡淡瞥了一眼,然后該干嘛干嘛……

許是早上太陽打西邊兒出來而他們沒瞧見,軒轅墨起身換了軟榻倚著,大發慈悲似的指了指一旁窗邊的那盆小葉紫檀,聲音滿是鄙夷,“每次臭丫頭回來了,繁縷那家伙就不見了,這不,都消失了一個時辰了?!?/p>

“……”

“……”

“……”

“……”

對于軒轅墨的險惡用心,眾人表示什么都沒聽見……

“……你們什么時候能夠靠譜點兒啊?!斃強吭諞巫由?,一臉的生無可戀。當初騙他的時候說的好聽,結果呢,要不是從一開始就潑冷水的修文長公主,他還不知道已經死了幾回了。

天知道那些大臣的腦子是怎么長的,說話繞十八個彎,滿滿都是廢話,看的他頭皮發麻。

聞言,正拈了一塊兒芙蓉酥的手頓了頓,勾魂的丹鳳眼微挑,“我們什么時候不靠譜了?!?/p>

“……”什么時候都不靠譜……

軒轅燁縮了縮脖子,認命的接過了齊滎遞上的筆,繼續了批奏疏的恐怖任務。

“喲,臭狐貍真是難得的有自知之明啊,還知道自己什么時候都不靠譜?!?/p>

閱健閣門口傳來一個調笑的女聲,極具穿透力的聲音怕是在內宮都能聽見。都說宮內不可高聲喧嘩,可這個似乎對她并不起作用。

“八皇姐!”一見那女子,軒轅燁立馬丟下筆,歡呼一聲奔了過去抱住她的腰,一雙眼睛都彎成了月牙。

滿閣宮人一見是那女子到了,似是松了口氣,行了個禮就很自覺的退了下去。

“小九乖,”那女子笑瞇瞇的摸了摸軒轅燁的頭,從衣袖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東西,“你們幾個,再不過來就沒份兒了!”

“哼,我們怎么說也是你皇兄,好歹還是個公主呢,外臣面前的修養都哪兒去了……”軒轅樞很不爽的數叨著,卻是最先湊到那女子身邊的。

“你也說了,那是在外臣面前!”女子吐吐舌頭,俏皮一笑。

“軒轅瑾,那是我先看中的!”軒轅樞看著自己空空的手,眨巴眨巴眼睛,瞬間沖著一旁的某人大吼。

軒轅瑾單手撐著頭,另一只手上正拿著讓軒轅樞暴走的元兇,“是我先拿到的,再說了,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能怪誰?!?/p>

“……”

軒轅樞氣結,卻又無奈軒轅瑾說的是事實,只好狠狠瞪了軒轅瑾一眼,隨即又回過頭繼續挑。

看著軒轅樞和軒轅瑾的爭吵,其余幾人表示……看的很爽!

畢竟那一包是一品香的糕點,樣式漂亮做工精細不說,還根據客人的喜好有不同的口味,與宮里的那些他們已經吃膩了的不知道好了多少。

“這回又是四皇兄得手了……”軒轅燁瞅著那一小包糕點,眼神十分哀怨,然軒轅瑾是什么人,那臉皮可是厚到了一定程度。

“小頤兒……”軒轅墨也不去看其他東西了,只是一臉哀怨的看著軒轅頤,仿佛她不給他糕點就是犯了天大的錯誤一般。

不錯,他就是沖著點心去的!

一旁的軒轅樞看著這一幕嘴角直抽,兩面性的修文長公主也就算了,現在連帶著墨王也成了寧要吃食不要節操的家伙,不知道那群自詡國家棟梁的老家伙們看到了會怎么樣。

沒錯,軒轅頤就是外面傳的神乎其神的修文長公主。

修文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御賜封號,而是云國自開國皇帝賜封了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的長公主后傳下的,自此修文長公主一稱也與女丞相劃上了等號。

據說,修文長公主德才兼備,計策謀略遠勝丞相。據說,修文長公主秀外慧中,口才出眾,憑著十三歲的年紀力挫其他三國使臣,為云國爭了五十年的和平。據說,先帝駕崩后,修文長公主以一人之力代管朝政,朝廷上下無人不服……

然而真相卻是這樣的……

使臣相見時,軒轅頤東西南北亂扯,把幾位使臣都饒糊涂了,然后和平協議簽訂了;先皇駕崩之后,軒轅頤威脅著幾位皇子四處平定內部動亂,自己坐在寢殿里嗑著瓜子喝著茶……

由此可見,傳言不可信!

“咳咳!”軒轅頤正了正臉色,眸子里的笑意卻怎么也隱藏不用了,“那個……我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吩咐宮人給你們每人府里送去一份了……”

話音還未落,整個閱健閣就只剩下軒轅燁和軒轅頤了。

二人對視一眼,隨即閱健閣傳出了一男一女極其爽朗的笑聲。

話說云國有一群這樣的王爺,未來堪憂啊……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