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暗夜狂蝶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9:47

暗夜狂蝶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璧板娍鍥? 暗夜狂蝶 凌霄楚楚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蔣傲雪,魏詩然 娛樂圈 腹黑 穿越 穿越種田

蔣傲雪被母親騙著喝下毒藥,但是卻被軍統的人所救。從此接受了一系列的特工訓練。 然而,當命中的那個人出現后,又使她棄暗投明,加入了共產黨。 她和另一名地下黨假扮夫

精彩章節試讀:

第33章 化險為夷

于秋文見傲雪這樣難過,心里頓時軟了下來,走到她身邊,輕輕攏住傲雪的肩膀,道:“我說話的語氣是嚴厲了點,我也是怕你出事嘛?!?/p>

傲雪輕輕拭干自己的眼淚,對于秋文道:“我知道你也是為我好。既然我來都來了,不也沒有出事么。我特意給你做了幾樣好菜,你就在這吃了吧。他們沒有找你的麻煩就好?!?/p>

于秋文坐下來開始吃飯。

傲雪特意為他做的魚香肉絲,蔥爆排骨,宮保雞丁,糯米醬鴨子。全是于秋文平時最愛吃的菜。

于秋文本來還在為錢昊天的事情焦慮著,見到這幾樣菜,不禁食指大動??冀蚪蠐形兜爻粵似鵠?。

傲雪見于秋文吃得很香,又發現他很安全,心中的石頭算落了地。

一餐美味吃完,于秋文對傲雪道:“你回去吧,我現在不是沒事么?!?/p>

傲雪依依不舍地道:“那你晚上可要全須全尾地回來?!?/p>

于秋文笑笑摸摸她的頭,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事的。你盡早回去吧,要是讓站長見著了也不太好?!?/p>

送走了傲雪,于秋文長嘆了口氣,現在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卻要為了傲雪打包票。實在是無可奈何。

于秋文下午的時候又熬了幾個鐘頭,等到開會的時候,重新抖擻起精神來到了會議室。

站長已經就坐了。一副威嚴的氣派。

于秋文不知道他葫蘆里到底賣得什么藥,只好暫時裝作無事的樣子坐了下來。

等人都坐齊以后,站長清了清喉嚨道:“前天的時候,經過大家的指認,人事處的錢昊天有重大的通共嫌疑。經過我們的連夜審訊,他已經招供,站里并不只有他一個人被共產黨策反,至于另外這個人么,還隱藏在我們中間,今天開這個會,就是希望大家踴躍發言,繼續指認共產黨。

這次大家都議論紛紛起來。抓走了個通共的嫌疑犯,竟然還不夠。站里居然還有內鬼,一時間人心惶惶。

這次一屋子的人都沒有指認出一個共產黨來。

于秋文卻早已驚出一身冷汗。

錢昊天居然知道還有一個共產黨員的存在,那他有沒有供出自己呢?照現在的情形來看,顯然他只是知道有另外一個和他一樣的人,但是卻不知道是誰。否則的話,自己上午就會被控制起來了。

而更令人震驚的是,錢昊天竟然招供了。這樣一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他和明陽成衣鋪有關系么,以后這個通訊站還能用么?這一切都急需于秋文的證實。

人們議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大家心里都沒有答案。

于秋文望向劉成,只見他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里,來回翻看著自己的指甲。

這個人絕對不簡單。錢昊天就是由他負責審訊的。不知道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竟然讓那么淡定的錢昊天都開了口。如果被他反咬一口,后果不堪設想。

站長見無人表態,對大家說道:“既然大家都指認不出來,那么就由我來內查了。為了軍統的利益,我絕不能讓這個共產黨再在站里待下去?!?/p>

然后幾天里,站長讓人們挨個進去談話。于秋文不知道錢昊天的下場到底怎樣,是死是活。他既然供出站里還有其他共產黨,那么就不知道還有什么信息落在了站長的手里。

到底是該裝傻充愣,還是套出錢昊天的情況來,于秋文自己心里也沒底。

輪到他和站長談話的時候,于秋文首先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顧左右而言他。并且試圖旁敲側擊出錢昊天的下落。無奈站長老奸巨猾,他既沒有從于秋文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來,也沒有讓于秋文知道有用的信息。

晚上回到家,于秋文疲憊地陷進沙發里。

傲雪給他端來一杯熱茶,用嘴輕輕吹了吹,稍微涼些了才放在于秋文手里。

于秋文一飲而盡。

“現在的情況很不利,錢昊天應該是被策反的,但是策反他的人卻并不知道他沒有一副鐵骨頭,他把自己知道的都招了。包括站里還有另外一個共產黨員的存在?!庇誶鏤納釕鈑趿絲諂檔?。

傲雪坐在另一個沙發里,眉頭同樣深鎖?!澳欽糾锘騁贍懔嗣??”

于秋文道:“還沒有。我并沒有留下什么把柄在站里。而且錢昊天也并不知道更多的信息,所以我暫時還是安全的。站長把錢昊天能提供的情報榨取干凈后,說不定會讓他重新和自己的上下線聯絡。然后將其一網打盡。總之,這個人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對其他同志來說就是一個大大的隱患?!?/p>

傲雪對于秋文說道:“那我能做什么。要不要我去殺了他?”

于秋文道:“現在不知道錢昊天被關在哪里。既然他已經招供,就不會再關在監獄里,應該已經被藏在了什么地方。要殺他也沒有那么容易?!?/p>

傲雪不禁有些垂頭喪氣,那就沒有辦法了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們的同志犧牲在叛徒手里么?”

于秋文道:“我今天試探了一下站長,更深的問題我也不敢問,根據站長的回答,我大致猜出錢昊天現在在劉成手里?!?/p>

傲雪道:“我想我有辦法,我去劉成家里探探虛實就知道了?!?/p>

于秋文道:“現在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那你要小心?!?/p>

掌燈時分,傲雪一身夜行衣的裝扮,悄悄從家里溜了出來。一路在房頂上跳躍奔行。不消半個小時便來到了劉成家。

劉成的家是一座三進院落。以他的薪水根本買不起??蠢雌絞泵簧倮彌叭ɡ逃退?,才能有這么大的家業。

院落的西廂房有兩個人在把守??雌鵠詞滯回?。似乎就是錢昊天所在的地方了。

傲雪心中算計好了,等夜深了。劉成家里的其他人都睡熟了再動手。

好不容易熬到所有的房間都熄了燈。傲雪輕輕地從墻頭跳進院子里。

傲雪將臉蒙好,靜悄悄地從后面接近那兩個大漢。同時手里的匕首也準備好,先用手捂住其中一個大漢的嘴,然后一刀將他抹了脖子。

另一個大漢見此情景,趕忙大聲呼喊起來。房間里的燈紛紛亮了起來,傲雪心中大叫一聲不好。立馬想盡快翻墻離開。

無奈另一個大漢卻不讓她逃離。手里開始和他比劃起來。傲雪情急之下卻與那大漢難解難分。

很快,劉成也披衣出來了。召集了其他人將傲雪團團圍住。

傲雪本意是想悄悄將錢昊天結果了的,但是卻沒想到劉成家里住了這么多家丁。一時之間與他們戰做一團。

纏斗了多時,突然一聲槍響。人們立馬停了下來。

劉成舉著槍來到傲雪的面前,惡狠狠地說:“你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傲雪暗叫不好。要是被他見到真面目的話,于秋文也要暴露的。

傲雪只好暫時穩住劉成,于是變了嗓音道:“大家有話好說,我今天來只為求財?;骨敫嚀Ч笫?,饒我一命?!?/p>

劉成則完全不吃這套。走到傲雪跟前就要摘掉她的蒙面布。

傲雪見他走了過來,趁其不備的時候右手一把搶過他的槍來。然后左手一圈,圈住劉成的脖子,將槍抵在劉成的太陽穴上。

劉成連忙叫家丁不要輕舉妄動。

傲雪挾持著劉成,走進了原先兩個大漢看守的屋子里。卻不見錢昊天的影子。只有一個二十歲上下的男人被綁在柱子上。

傲雪有些失望,手上卻用上了勁,直勒得劉成吐舌頭。

傲雪道:“他是誰?”

劉成翻著白眼道:“是我家里的一個家丁,因為與我的小妾偷情,所以將他綁在這里。準備明天再好好收拾他。小妾已經被我打死了。就準備好好折磨一下他。敢給老子戴綠帽子,老子絕對不能饒他?!?/p>

原來錢昊天并不在這里。傲雪怕待得時間太長再生變故。將劉成挾持到墻根下。一手松開了他,然后跳上墻頭逃走了。

劉成的院子一時之間熱鬧非凡,劉成忙命人追捕傲雪。

奈何傲雪的身手了得,不一會兒就逃過了劉成的追捕。

這一次算做有驚無險。等回到家里的時候,于秋文還沒有睡。

“怎么樣了?錢昊天是在劉成那里么?”于秋文忙不迭地問道。

傲雪將自己在劉成家里的遭遇向于秋文講了一遍。

于秋文聽到這么驚心動魄的故事,不禁對傲雪有幾分敬佩?!澳愕姆從κ翟諤昧?。幸虧劉成這幾年忙著吃喝嫖賭,疏于了功夫,才讓你有了可趁之機,不然,以他的塊頭,再有一個蔣傲雪也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你能從那么多人之間來去自如,實在是了不起了?!?/p>

傲雪聽到于秋文這樣夸她,心里不禁喜滋滋的。

“但是,錢昊天到底在哪里呢?”于秋文不禁一聲喟嘆?!鞍裂?,恐怕還要你去將他找出來了。不找到這個人,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死在軍統的手里?!?/p>

第16章 轉戰天津

經過多方打聽,傲雪才好不容易找到龍飛照相館,并且見到了秦泰。

秦泰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美男子,堪與穆少媲美。

兩個人對過暗號。順利地接上了頭。

秦泰說:“歡迎你的到來,現在我們正缺人手呢?!?/p>

傲雪道:“我能為你們做些什么事么?”

秦泰說:“這次的任務就是潛伏在日埔商會的會長歐陽一鳴的身邊。

說起這個歐陽一鳴可是個大漢奸,他替日本人做著買賣,倒賣珍稀物資。他開著三家工廠,五家商鋪。并且擔任著日埔商會的會長。他的商鋪大多也賣的是日貨。簡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漢奸。

但是,歐陽家也不全是漢奸,歐陽一鳴的父親歐陽明澤就是個愛國的人,歐陽老爺子經營生意的時候,從不和日本人沾邊。但是,自從歐陽老爺子中風過后,留下了很嚴重的后遺癥。不能再繼續經營生意了。這才把生意交給歐陽家唯一的獨苗——歐陽一鳴身上??傷擦喜壞秸饃獾攪慫擲锘岜涑燒庋?。

傲雪這次的任務就是潛伏到歐陽一鳴的身邊,找到他和日本人交易的渠道。方便我黨找到當時的稀缺物資。并且盡量爭取他棄暗投明,掌握了他,就相當于掌握了天津很重要的一條經濟命脈。

傲雪道:”那我怎么接近他呢?“秦泰道:”這一點我們會安排的。歐陽一鳴這個人喜歡附庸風雅。平時喜歡寫些話劇劇本什么的。我們會安排你做女主角,讓歐陽一鳴注意到你,并且接納你,這一點很不容易,就看你的了。

傲雪道:“這些我都知道了。再難我也會爭取的?!?/p>

秦泰給傲雪就近安排住處,并且又給了他些錢,保證她的生活沒有問題?!扒靨┳吆?,傲雪望著空蕩蕩的屋子,一時間感慨良多。小時候從死神手里被人救出來,然后又經歷過幾次生死,一直到了現在。自己的人生怎么就不能平平淡淡呢?她寧愿過那種采菊東籬下的田園生活。好想陪伴在穆少的身邊,像個普通人一樣,平淡地度過自己的一生。

但是,現實卻是戰爭不斷,日本人肆意踐踏著中國人的國土,國民黨又在制造著國共和平的假象。生于不太平的時節,便有許多身不由己。

過了幾天,秦泰過來說帶傲雪去劇院。

傲雪猶疑地說:“我不會演戲呀?!?/p>

秦泰說:“誰也不是天生就會演戲的,你悟性高,保證一學就會。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讓歐陽一鳴認識你,承認你?!?/p>

兩人驅車來到劇院,一個人接待了他們。秦泰介紹說:“這是老袁,劇團的導演,自己人?!庇侄岳顯檣艿潰骸閉獗閌俏液湍闥倒慕裂?,蔣小姐?!襖顯潰篭"看蔣小姐的容貌就當屬女主角無疑了。相信歐陽一鳴也會對你有興趣的。不管怎么樣,既然你要演這個女主角,戲還是要排一些的。否則也太假了。

傲雪本來沒有絲毫的表演經驗,但是,好在老袁和其他演員都肯教她,對她有耐心。戲,便也順利地排練了下去。

隔了幾天,歐陽一鳴果然來看排演了。他對自己寫的戲一直非常關注。

傲雪在臺上表演著,暗瞟了歐陽一鳴一眼。只見是個非常文弱的青年,耳邊還搭著眼鏡腿。怎么看都不像是個漢奸。

排演間隙,歐陽一鳴走到臺上,對眾人說;“大家都辛苦了,演得非常棒。尤其是我們美麗的女主角,演的更是不錯。你叫什么呢?”

傲雪見歐陽一鳴終于注意到了自己,便道:“我叫蔣傲雪,還是導演教導得好?!?/p>

歐陽一鳴哈哈大笑說:“老袁這次可選了一個美人呀。在你身上多花心思也是應該的。而且蔣小姐也不必這樣妄自菲薄。好就是好,不承認,它也是好?!?/p>

歐陽一鳴沒等排演完便離開了。之后又來過幾次,還約過傲雪喝咖啡,傲雪吊了他幾次胃口才同意一起喝咖啡的。這樣交往了幾次,傲雪始終若即若離。這反而讓歐陽一鳴對她更感興趣。

傲雪問過他對日本人和共產黨的印象。歐陽一鳴道:“無論是和誰合作,只要能確保我的利益就可以了。現在看來,和日本人合作才是最明智的選擇。共產黨么,他們可實在太窮了。跟他們合作可不上算?!?/p>

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傲雪覺得歐陽一鳴也不是純粹的漢奸,至少他對中國人是沒有傷害的。就像他說的一樣,他只是自保而已。這是一個精明的盤算。傲雪想,要策反他,就是要讓他放棄口口聲聲提到的利益。

傲雪問歐陽一鳴:“你覺得除了利益,還有什么是最珍貴的?”

歐陽一鳴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道:“感情咯。比利益更重要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了。一個沒有感情的人是可怕的。也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不久的?!?/p>

“那如果有一天,在我和利益之間選,你會選什么?”傲雪故意難為他。

“既然這樣的話,歐陽一鳴頓了頓道:”那就選你咯?!鞍裂┎恢勒獾峭階擁幕笆欽媸羌?,完全揣測不出他的真實想法。

有一次,日本特高課的課長請歐陽一鳴吃飯。歐陽一鳴帶上了傲雪。

地方約在一家日本料理店。傲雪印象最深的就是推來推去的手推門。不知道經過了幾扇這樣的門,二人才終于到達。

傲雪第一次見到了特高課的課長——田中一郎。

田中一郎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而且微微有些禿頂。傲雪對他很反感。他長得就是一副晦氣臉。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死在他手里。

席間大家推杯換盞。氣氛倒也融洽。

最可憐的便是傲雪,明明對田中一郎厭惡得要死,卻還要裝出一副笑臉。實在備受折磨。

酒至半酣,田中一郎對歐陽一鳴道:\"不知道我們那批盤尼西林什么時候可以送到。我們要把它們分派到戰場上去,拯救日本天皇的子孫。\"歐陽一鳴道:\"不出三天,盤尼西林便可以運到了??緯げ槐刈偶?。\"傲雪暗暗記下了他們的運貨碼頭。

第二天的時候,傲雪來到龍飛照相館找到秦泰,將情報送了出去。

秦泰鄭重地說:\"你給的這個情報非常有價值。能截獲到這批盤尼西林,對組織來說太重要了。又有許多受傷的戰士有救了。\"傲雪高興地說:\"那太好了。希望這次行動能成功。\"秦泰說:“你見我在櫥窗里掛上結婚照就說明行動成功了。如果我掛上全家福則代表行動沒有成功。我們也就暫時不要聯系了。免得歐陽一鳴懷疑你?!?/p>

傲雪說:“我記住了,看來也只好這樣了?!?/p>

傲雪等了幾天,等到那批盤尼西林到港的第二天,傲雪去龍飛照相館,看見櫥窗里放的竟然是全家福。這便代表行動失敗了。

傲雪萬萬想不到安排周密的行動會失敗,看來日本人還是很狡猾。

傲雪叫了輛黃包車,回到了秦泰為她租賃的屋子來。

這是一座筒子樓,人員很多也很混亂,方便傲雪隱藏身份。

歐陽一鳴曾經來過一次,坐在車里都沒有下來。見傲雪住在這樣的地方,就對傲雪說:“蔣小姐這樣的佳人,怎么能住在這樣亂的地方呢,不如我給蔣小姐另外找個住處吧?!?/p>

傲雪說:“謝謝歐陽少爺垂愛,我還是住在這里吧,反正都習慣了。你對我已經很照顧了。怎么敢還勞煩歐陽少爺呢?!?/p>

歐陽一鳴道:“蔣小姐還是不把我當作自己人呀,和我客氣什么呢?我們認識時間雖短,但是我對你卻是一見如故。這是我愿意做的事情,請蔣小姐不要推辭?!?/p>

傲雪見他講得誠懇,再拒絕好像就不對了。于是只好點點頭道:“那就謝謝歐陽少爺了?!?/p>

歐陽一鳴道:“以后就叫我一鳴就可以了。別叫我少爺,我沒有那么多毛病?!倍倭碩儆炙檔潰骸捌涫滴以緹透美窗莘媒〗愕?,只是生意上遇到了點問題,所以現在才來?!?/p>

傲雪沒有問他是什么事,猜想一定是那批盤尼西林的問題。

傲雪不知道秦泰派去的都是什么人,怎么會失手的。但是顯然也對歐陽一鳴造成了一定的困擾。

最后還是傲雪妥協,讓歐陽一鳴為她另找住處。

傲雪將近有兩個禮拜沒有去龍飛照相館了。這天實在忍不住了,叫了輛車就來到了這里。這次櫥窗里擺的是結婚照。顯然秦泰也覺得危險期過了。

傲雪最好奇的就是行動怎么會失敗的。秦泰道:“本來我們已經設計好行動方案了。我們一共五個人,人人有槍,一到了碼頭就和他們火并起來。哪知對方突然間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許多拿槍的黑衣人,我們寡不敵眾。只好撤退了。這次敵人早有防備,是我們大意了。太小看這些日本人了?!?/p>

傲雪聽完也很惋惜,失去了這批盤尼西林,不知道哪次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出了龍飛照相館,一出門,卻看見歐陽一鳴的車子從身前從容地滑過,然后停了下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