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止戰云巔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9:38

止戰云巔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璧? 止戰云巔 文鈞客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情有獨鐘 豪門世家 古言 輪回重生

玄靈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仙境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伸洪荒其始,上古余禍逃離仙界封印資質平庸,卻有錚錚鐵骨一代江山一代客!終有一日會執掌乾坤!馳騁六界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三章 陰謀

白光一閃,這條蛟龍短小而健實的身軀被隨手劈為兩段。在做完這個動作后,季老前輩的眉頭一蹙,孟賀沿著他的視線望過去,登然一怔,這條虬龍根本沒有因此喪失性命,而是更加猖狂地一分為二,成為了更加猙獰的兩條虬龍。

孟賀甚至感覺道它身上的戾氣比方才強了數倍!

這種靈魂寄生而存在的方法令天劫蛟完全不理會自己的軀體是否殘破,只要靈魂猶在,軀體可以隨時被它們的意念而幻化!

“呵呵,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天劫蛟,從未交手,只交一面便可知道個中厲害,怕也只有碰上如此奇怪的妖獸了!”季無為滿是溝壑的臉龐上劃過一絲陰冷,緩緩收了辟魔宣花斧,另一旦掌祭出幾道光芒凝成的劍刃。

季無為這才有些輕松,還未將這些劍刃射向虬龍。卻在剎那間被身邊的小年輕驚訝了:這些劍刃化成一些簡單的電光盡數被不自主地收入了小年輕的體內!

“如何會發生這般的事情!”季無為幾乎瞪圓了眼睛看著這個不知姓名的年輕人。

體內有一股舒適的暖流緩緩流過,在孟賀的掌心間居然匯集出一道青芒,他知道這是暗藏的“青木炎火令”在起莫名的作用,許是?;ぷ約?,許是將要展開戰斗的陣勢。

無法預料到青木炎火令想要做什么,只能靜靜等待它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也許,它與之前冶異宗宗主的圖騰里的妖獸是一樣的,有自己的生命,所以有自己的思想也不足為怪。

側目望向季無為,孟賀猜測這個老人既然是青木師叔介紹的前輩,那么對青木炎火令肯定起碼有所耳聞,問他應該能夠問出個所以然來吧。

眼前的天劫蛟似乎被對方掌上的青芒震懾到了,沉悶地嘶吼了一聲,陡然轉身離開。

不覺驚奇,孟賀疑問道,“季老前輩可知為何?”

“青木絕學,他能傳授給年紀輕輕的你,看來小兄弟將來必為大器??!”季無為贊賞地望著孟賀。

孟賀頭一次聽到有人把他視為“將來必為大器”的年輕人,從來都是鄙夷的目光和揶揄的言語,這個世界竟然也是會變的。雖然他無從臆測為什么師叔會把如此絕學傳給自己,但他相信師叔如此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人謬不可悔,所為諸失,未來都會被無限放大?!奔疚尬乃嘉鏘勻幻揮型A粼諉蝦厥遣皇墻雌娌諾奈侍饃?。

他在思忖另外一件事情。

吐了吐舌頭,孟賀想起自己從南山北麓所盜來的臻技卷軸正在自己的袖口中,對著天劫蛟群遠去的方向,默默翻了開來?!凹糾锨氨?,既然天劫蛟都已然退去了,我們大可安下心來。您為何還如此面布愁容?”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按照老夫的看法,天劫蛟不是退去了。而是去覓更加厲害的幫手了?!奔疚尬勻妹蝦鼐鋝灰?,自己是不是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一點了。

這位老前輩說到這里,面目已經沒有了顏色,冷得可怕?!疤旖袞緣某慚ㄔ臼俏頤翹煊鹱逅幼〉囊環絞艫?,后來天羽族的男人們都前往異地開荒,縱然領地越來越大,這樣的彈丸之地就被拋在腦后了。直到成群的天劫蛟占領了這方屬地,殺光了那里所有的婦孺,才使我們意識到我們被偷襲了?!?/p>

孟賀沒有說話,低著頭,看著卷軸上奇形怪狀的花紋,這些花紋在他的腦海里從四面八方涌入,迅速地凝聚成了一種無形的力量。

迫切的氣流相互撞擊,血液翻滾,險些不能自己。

老者還在喋喋不休,“天劫蛟自以為靠著它們的種群數量和修為境界,可以在巢穴聚集地高枕無憂?;刮創頤翹煊鹱寮蝦昧α?,一個更為可怖的部落向它們發動了進攻。這個自稱為血狼部落的種族,不但將天劫蛟群都收納自有,而且終年追殺我們天羽族的族人?!?/p>

“為什么它們要這么做?”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把氣息凝結完成,孟賀下意思地提問道。

“因為它們的圖騰在追殺的過程中,被我們族里的高手搶奪過來。對它們來說,圖騰代表的是整個部落的精神,如果沒有精神,它們遲早一天會四分五裂?!奔疚尬淖旖腔凰殼韻?,這可能是不幸之中的萬幸吧,畢竟還能夠掌握它們的要害。

孟賀微微點了點頭,大概明白了些,若有所思道,“那么看來,現在天劫蛟的退去只是緩兵之計了,照您的意思,血狼部落才是接下來要出場的主角?”

“不錯!”季無為的眼眸的渾濁中出現了一絲不明顯的惶恐。

這么細小的表情被孟賀察覺了,在他看來,血狼部落肯定是頗有戰斗力,不然天羽族這么一個大族為什么會到如今都沒有真正反抗的能力?

“小兄弟,還是不要在此呆太久了?!碧諾揭桓霰燃糾锨氨哺雍榱戀納?,側目望向聲波傳過來的地方,是一個留著修長黑髯的老者?!氨暇共皇俏頤翹煊鹱宓娜?,無需待到血狼族來了,一起遭受罪禍?!?/p>

“多謝前輩美意,不過既然季前輩是我師叔的至交好友,那亦是我的前輩了。此種事情如何能袖手旁觀呢?”孟賀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說出了如此的熱情。

季無為嘴角輕輕劃過一絲弧度,倒是被這個黑髯老者搶去了話,“小兄弟如此熱心腸,又是尊師重道之人,他日前途不可限量??!”

這是今天第二次被夸了,孟賀有些歡喜地不知說什么才好。

“前輩過獎。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老夫是天羽族的持杖長老,明云臺明長老?!閉萍湎殖鲆壞雷廈?,憑空溶出了一把泛著氣息的木杖。

孟賀一怔,這些長老都是臻技修為者里數一數二的高手,為什么對付血狼族還如此差氣候,到底要怎么樣的修為才能夠解除這場浩劫呢?

三人坐下,兩位老者將前后因果盡數道來,每每說到一些關于天羽族的關鍵問題,兩人便是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起來??吹貿雋餃似涫得埠仙窶?,見解頗有不同。

明長老與季無為的冷漠比起來算是比較能與孟賀這樣的后輩說得上話的。談論到黃昏時分,便引著孟賀前去了天羽族的族群中心城市——天河鎮游覽起來。

天河鎮比起孟賀見過的南山北麓上的一些校場拼起來還要大,人群熙熙嚷嚷,好不熱鬧。對于這樣的年輕人來說,熱情火辣的婦女對他沒有任何的誘惑力,相反是心理上絕對的抵觸。而距離城門口不遠處新開張的飾品店里那對喚作琉璃姐妹的兩位姐妹倒是暗中撥動了他的心弦。冰清玉潔的氣質,吹彈可破的肌膚,連談吐都是輕聲細語的,起伏的身材并未被一層層的薄紗遮擋住,反而更添了幾分神秘的意味。

孟賀沒有見過多少的世面,因此更未在自己原本的村落里見過如此姣好的美女,不禁有些羞澀。

琉璃姐妹遠遠望過來,注意到了這個跟在兩個部落里身份最重要的老前輩身邊的年輕人,自知不是普通人,便投來一種欣賞的目光,更讓孟賀有些難以自制。

“兩位長老今日怎么有空來城里閑逛???”一個年輕人紫袍輕舞,面目清秀,眼神略有輕佻,瞇縫著眼睛望著兩人。

“這是天羽族的現任族長,名字叫單秀?!奔疚尬陀锏?。

孟賀聽得分明,作揖道,“在下孟賀,是南山北麓飛鶴之巔的弟子,見過族長?!?/p>

輕蔑一笑,單秀斜眼道,“素知季長老與南山北麓有些交情,想不到而今季長老喜好結識這些名不經傳的年輕人,這未免也太降了身份吧?!?/p>

輕咳了兩聲,季無為的臉色不甚好看。

單秀也未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便擺擺手與身邊的侍衛道,“不過無論如何,來者都是客,本族長必須也得送點禮啊。這不正巧嘛,我正有份厚禮可以送給孟兄弟?!?/p>

侍衛推搡著一個女子上了孟賀的跟前。

“此女子是我們這里的采桑女,性情溫馴,也能吃苦耐勞,不知與孟兄弟結為伴侶如何?”單秀的眼神里有一絲狡黠。

采桑女突然發出“哎呀”的聲音,似是扭著腳踝,乘機向著孟賀的懷里倒去。

孟賀不覺一怔,這個女子的面目轉瞬間變成了一頭異獸的嘴臉!一道青木從體內陡然射出!將這頭異獸擲出了幾丈之遙!

眾人目瞪口呆!這個年輕人的臻體修為不簡單??!

“妙哉妙哉!我說呢,季長老如何會隨意結識一些年輕人呢,原來是深藏不露??!”單秀陰陽怪氣道。

雖然單秀對孟賀改變了看法,但孟賀更清楚這個所謂的族長是一個心機叵測的人,或許隨時隨地會被他背后捅上一個刀子。想想便也明白了,這就是天羽族為什么那么多年無法抗衡血狼部落的主要原因之一了吧。

言語間,有一衣衫襤褸,滿面血漬的男子帶著哭腔跌跌撞撞而來,“他們來了!他們……”

第十章 偷襲

倏然,一個黑影從一眾星點上飛掠而過,只差是分秒,就消了身形。

“有人!”突然出現的那個人,讓孟賀與其他的弟子的神情都有不自然了。原本昏昏欲睡的軀體似乎在此刻都興奮、緊繃起來。這個人企圖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外,抑或是有甚目的。手心略微出汗,抹了抹,亦發潮濕。

心有余悸地問道,“可有師兄與小師弟我一探究竟而去?”恭敬之后,倒是覺得自己所言不慎,自己去了,撞見黑影便是死路。

“你要去便你去吧。此山必須有人管,否則擅離職守,屆時大師兄得知,必定責罰我等,萬萬受不起啊?!碧挪輝洞σ皇π值陌?,孟賀立即明白了一二,貪生怕死其實與臻體修為高低無關,本性不改,永世孱弱。

應和之人有眾多,孟賀側過面去,遙遙望去,沒有人愿意把這件事情追求下去。畏畏縮縮之人都是三五成群,各自低聲耳語。

淡淡自嘲一聲,背過身去,往著黑影人去往的地方走去,心情越發凝重起來。

自己這般做,是否即是不盡責的行為,且是自尋死路而去。

躊躇良久,孟賀似乎頓悟了什么,默不作聲地又把腳步往回縮了縮。背后一陣徹骨寒風席卷而來,感覺到強大的氣流正在逼近自己的背脊。

背脊之防,脆于瓷品。

側身一躲,凝聚氣旋,囤于腹部,預備反擊之用。對方臻體似乎已然超越了孟賀無數,只是感覺掌風之下留了情面,最多是破甲,而非取人性命。

黑袍人連面部都未裸露,迎著山林間的熱風,輕輕地拂動了袖口,微微開啟聲音:“忠勇正義之士,大抵未有好下場。人生在世不稱意,不如大行中庸之道?!?/p>

“先生此來,并非是教誨在下這樣的不成材弟子吧?!泵⒌氖髁種醒鱟乓徽挪園椎牧?,面對著一個身高甚偉的蒙面黑袍男子。詫異表情在這張臉龐上顯露地特別表情。

“小兄弟也不是為了守護山林而來如此簡單,如果我沒猜錯,這是一場用血涂抹的試煉把?!倍苑降納綦誓馴?,而軀體極其穩定,仿佛這些話都不是他說的一般,面若死人?!叭巳碩際俏俗約捍嬖謔焙虻募壑島屠胬純悸?。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我所言何如?”

孟賀拱拱手道,低語道,“先生也是為了利害?”

“這些山上的人,沒一個有小兄弟的心懷和責任,都是蛇鼠之輩,殘殺殆盡亦不可惜!”黑袍人出乎意料地大笑道,從袖口內取出一柄孟賀識不出的類似長戟的物件,長劍之上點綴繁多,平添了幾分霸氣。

微皺著眉頭,思忖些許,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眼眸盛怒,“先生莫動南山北麓,否者我浴血相搏?!?/p>

一股驟然猛烈的氣旋風暴在黑袍人的掌上凝結而成,轉目之間,就已然化成了一個巨大風暴,還未靠近孟賀,登時神識不清,四肢運動紊亂起來。

謹慎地向周圍掃了掃,目光停留在一展樹梢之上,風暴在對方的喝令之下,席卷而來。孟賀身形淡淡消匿,又即可在枝頭閃現。

風暴怒吼了幾聲,搖動著樹干,爆裂之聲此起彼伏,樹干將在幾分鐘之內轟然倒塌。

“分毫小伎倆,連三腳貓都算不上!”黑袍人的背影融合在山色美景之間,留下了孟賀孤單的身影。

他知道當初要不是自己的一時沖動,或者現在的自己小命都不保了。

隨著數聲的刺破耳膜的慘叫聲和喊殺之聲,孟賀這便回過神來,但已然太晚了。這些聲音在剎那間突兀想起,又在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袍人一定有些來歷,若不如此,這些南山北麓的幾批弟子都根本不可能被擊殺,甚至于如此迅速地死于非命。

未回幾步路,就問道一股濃烈的刺鼻腥味,在整個山林的上空與地表泛濫,刺激地孟賀的神經,濃烈的腥臭幾乎催動了他的細胞

這位微不足道的細胞下面是筋脈賁張之后的跳躍。自己也非常納悶,為何自己遇到這樣殘忍血腥的場面,竟然沒有一絲恐懼,這種恐懼竟然被興奮掩蓋的嚴嚴實實。

他再一次感覺到黑袍人的似近似遠的聲波仿佛在自己的耳邊道,“你所見的那眾死無全尸之人都是跪下來哭喊求饒的。若是見得輕傷的都是我放了一馬,皆要昏迷上幾個時辰。南山北麓遲早要我派取而代之,不妨告訴你,殺這些這些新晉弟子,本就欲斷了南山北麓的香火?!?/p>

臉色微變,黑袍人這番言語恰是引發了孟賀的憎惡與憤懣之心。他冷冷地看著對方,雖然深知自己與此人無法匹敵,但是辱自己可以,企圖對南山北麓不軌,就是自己永遠的敵人。

還未出手,僅是氣旋在丹田內輕輕一搖,黑袍人半露的面目上立即顯現出警覺的神情,單掌半旋,氣息云動,在頃刻間變成了一觸即發的火藥桶。

又感覺到身后一種強烈到壓迫心肺的力量在沖擊自己的背脊,還未轉身,就聽聞到一副鏗鏘有力的朗聲之音:“足下修為不淺,竟不放過一個臻體不逾三重之弟子,就算是贏了,也是勝之不武吧?!蔽叛?,孟賀聽出來是大師兄洪西原的聲音,心中不覺一振,立馬退到大師兄的身后側。

沒有理會大師兄的話語,黑袍人依舊自顧自地在掌間凝聚著強烈的氣流,未有分秒,憑空化出了幾道藍光,交織纏繞。

“異教之徒,竟然侵擾我派,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師兄的面目從溫和轉為了憤怒,目光緊緊地盯著對方不放,緩緩地掏出袖口內的一把短柄神器。

在這空暇的時間內,對手雙方都在匯集臻體內的氣息,只求在一剎那間發揮到自己的極限,用以克敵制勝。

深吸了一口氣,在兩個勝過自己諸多重數的高手對決時分,孟賀被無形的氣流壓抑得有些抵御不住。斜眼瞥見自己皮膚上又泛起了青色與金色的波紋,體內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守護著五臟六腑,猶如炙熱夏天里的冰涼清泉來回拂動。沒過多久,身體已然輕松了不少。

莫不是天葆決與青木炎火令雙雙起了作用,否則為什么能夠這么快地讓自己的軀體融入到這個環境之中。

暗中調動體內氣息,隨著一聲悶哼,在身軀背部活生生地蛻變出一對金芒四射的翅膀,大師兄的眼眸里盡是流光。

山林間,又放出了黑紫色的光芒,在光芒黯淡之后,孟賀無不驚詫地看著黑袍人的背后也長了一對紫翼!而且與大師兄幾乎一模一樣大!

殺氣在紫翼誕生后,變得更加濃烈了,似乎在下一秒,隨時有一個人會被對方無情吞噬!

在孟賀神經緊繃的同時,大師兄袖袍一揮,在掌心上蠕動一條藍色而晶瑩的蛇,這條蛇用臻體氣息化出,卻又栩栩如生。

不知道身體里為何有一股越來越霸道的氣旋壓制了丹田里其他的小氣旋,孟賀驟然感覺頭暈腦眩,不由自主地祭出了“青木炎火令”!給原本就無法呼吸的氣氛下平添了一份新的劍拔弩張!

“你怎么會青木師叔的自創絕學?”在余光瞥見這塊氣化令牌后,洪西原的臉色變了一個調,對這個小師弟刮目相看。這可是青木師叔的心腹弟子才可能學得的臻技!

如此緊張的氛圍之下,孟賀倒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僅是覺得單掌不遠處的“青木炎火令”越燃越急,似乎超出了他本身所能附有的臻體境界。

嗤笑數聲,引得孟賀與大師兄十分訝異,側目望到黑袍人紫翼竟然泛著黑色,看來此人的臻體遠遠在眼前這兩個年輕人之上數倍?!扒嗄舅驕?,都是教授與尋常平庸弟子的嗎?且所謂托付之大弟子都是匆匆敷衍而已。真是可笑之至?!?/p>

在孟賀不經意間,洪西原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雖顯有不甘,沒有吐露絲毫。

黑袍人漸漸感覺到青木炎火令竟然在對著自己炙烤,一股強大的無形氣流旋動著熱量鋪面而來。他側身一閃,卻發現身周全是這種熱流。一個初入臻體境界的小子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意念,絕對不可能!但是確確實實在他身上發生了,也親眼看到了!

紫翼狂振,將熱量盡數歸為一處。

在孟賀的腦海里憑空出現了一個強有力的聲音,“萬物歸一,亦為萬物?!倍溉弧扒嗄狙諄鵒睢狽⒊齔撩頻謀焉?,球狀電光直射黑袍人。

訝異不已的大師兄差點跌坐下來。這完全是突破了孟賀本身體質的承受極限??!

膨!

被熱浪活活地逼退了一步,喉頭一甜,胸中氣血狂涌,強忍住欲從口腔中噴射出來的鮮血,“笑話笑話,真是笑話!”黑袍人好不容易緩過神來,咧嘴道。

強作淡然地輕哼了一聲,大師兄緩緩道,“無論什么魑魅魍魎,凡是與我南山北麓作對,勢必未有好下場?!?/p>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