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至尊頑主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8:59

至尊頑主

娌冲寳鐨勫崄涓€閫変簲寮€濂? 至尊頑主 江中石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鄭曉陽 仙俠 寵婚 重生 貴族

我是鄭曉陽,前特種兵,后來成了軍事收藏家。在地下要塞里從一死鬼手里拿了個鐲子被炸回大明成了朱厚照。后來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回到大明是正德那廝的魂兒搗的鬼,他還給了

精彩章節試讀:

第25章 孤真不是故意的

劉建和謝遷在東宮轉了一圈也沒看見太子,后來一打聽才知道,這個時候太子正在御花園的演武場練習騎射呢。

劉健點頭贊曰:“殿下勤勉,精神可嘉啊?!?/p>

“哼,不要被他的表象所迷惑,見了面你再發表感嘆不遲?!?/p>

老哥倆溜達著去了演武場,剛一到那里,只見演武場上熱火朝天,東宮侍衛們在江彬的率領下正在進行隊列訓練。那一排排整齊的隊形,那一陣陣整齊鏗鏘的腳步聲,那一股股彪悍的沙場氣息傳來,讓劉健和謝遷看直了眼睛。

“于喬,這是東宮侍衛嗎?為兄看著怎么這么像九邊邊軍中的精銳呀?!?/p>

“希賢兄所言不虛,不知是哪位兵法大家在操演,這可是人才呀,我去問問?!?/p>

江彬跑到兩位大人面前行禮答到:“末將江彬拜見兩位大人,請問兩位大人有何見教?”

大明文貴武賤即便是同一品級,武將見了文官也要先行禮。何況江彬還是個不入流的小官,見了兩位閣老自然要行大禮。

謝遷:“你就是主持操演之人?”

江彬:“正是末將?!?/p>

劉?。骸懊幌氳僥慊故歉霰ù蠹?,嗯,不錯?!?/p>

江彬:“大人謬贊,江某哪有這個本事。江某是按照太子殿下所寫《大明步軍操典》進行訓練的?!?/p>

謝遷:“《大明步軍操典》為何物?拿來我看?!?/p>

江彬將一個小冊子遞到謝遷手中,謝遷雖是文官,但身處內閣重地,對軍務也是熟悉的。他翻開操典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希賢兄且看,若按此操典訓練士卒,我大明之軍皆成勁旅矣?!?/p>

劉健接過仔細一看,連聲表示贊同。

“于喬哇,所謂聞名不如見面,只此一項就可看出,太子殿下非同凡響啊。李賓之(李東陽的字)所言,太子殿下胸懷錦繡絕不是阿諛之詞。你我快去見見太子殿下?!?/p>

“兩位大人,末將為大人引路?!?/p>

這時候朱厚照正在玩刺激的呢,只見他用黑布蒙上雙眼,站在那里引弓搭箭。唰的一聲,錢寧將一個壇子扔到空中。朱厚照隨即開弓放箭,只聽啪的一聲,空中的壇子被一箭射碎。

“好!殿下威武!”

“再來,兩只?!?/p>

唰唰,兩只壇子飛向不同的方向,朱厚照動了。只見他如獵豹一般竄了出去,行動間快得只剩一條虛影。唰唰兩箭射出,兩只壇子凌空炸碎。

“好!”

“再來,四只?!?/p>

唰唰唰唰,四只壇子凌空飛起,朱厚照搭上三支箭,嘴里叼了一支,一躍而起一箭三發。啪啪啪,三只壇子同時炸碎,剩下一只從空中墜下,朱厚照取下口中利箭,緊跑幾步隨手射出。啪,那只將將要落地的壇子被一箭穿透,飛到一邊摔在地上。

“好好好!”

“樹靶?!?/p>

呼啦一聲,十幾個靶子豎了起來,其中有幾個還在緩緩移動。錢寧用小石子扔向靶子,那石子剛剛碰到靶子,一支利箭呼嘯而至,擊碎小石頭之后釘在靶心上。

如此神技讓劉健和謝遷看得目瞪口呆,劉健咂咂嘴說:“弱齡稚子竟然有此等神技,可見殿下每日必是勤學苦練啊?!?/p>

“武能強健體魄,文可治國安邦,還是讀書重要。殿下如此癡迷武學,似乎本末倒置了?!?/p>

“于喬說得對,帝王就算御駕親征也不用親冒鋒矢,還是讀書重要哇?!?/p>

唰,一箭飛來撲的一聲扎在謝遷的發髻上,別著發髻的玉簪被一箭射斷,謝大人瞬間變成披頭散發的模樣,更像一個游歷江湖放蕩不羈的俠客了。

朱厚照摘下黑布大喊:“誰在說話,孤不是吩咐過了此時不可出聲嗎?孤射中誰了?”

劉瑾:“殿下,您射中謝大人了?!?/p>

“啥?怎么又是他,這下子梁子結大了?!?/p>

朱厚照連忙跑過去,圍著謝遷轉了一圈,又扒開他的頭發仔細看了看,發現沒傷到皮肉才松了口氣。

“謝大人呀,您怎么這么不小心,孤在練射靶的時候,其他人是不能出聲的呀。好在沒有傷到大人,若是傷到大人孤心難安啊。謝大人,謝大人?您怎么了?!?/p>

謝遷臉都白了,還能怎么了嚇得唄。饒是謝遷心性沉穩,也被這飛來一箭嚇得不輕。這也就是謝遷,換做別人褲襠早就濕了。不過此時謝遷真的是說不出話來,朱厚照一見心中著急,連忙叫人弄副軟兜過來,把謝遷扶上去之后,摸前胸捶后背。劉瑾端來茶水要喂謝遷,被朱厚照止住。

“謝大人現在極度驚恐,不能喝水,喝了就有危險。劉瑾,你帶人抬著謝大人慢慢溜達回東宮,請御醫為謝大人開劑壓驚的藥就沒事了。照顧好謝大人,孤一會就回?!?/p>

“是?!?/p>

劉瑾領人抬著謝遷就走,謝遷此時終于緩過勁來說了句:“嚇煞我也,希賢兄,殿下交給你了?!?/p>

到這時候他還沒忘此行的目的。朱厚照轉身看著劉健,大概齊猜到了劉健的身份。

“莫不是劉閣老?”

“臣劉健拜見殿下?!?/p>

劉健現在看著比自己矮半頭的朱厚照心里直突突,朱厚照武力值太高,劉健覺得自己不一定能打得過他?;八稻傭誆歡?,文人士大夫就不能打架,那是匹夫之勇,屬于下乘。劉建決定今天要和太子殿下來個辯論,要憑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得太子殿下羞愧難當自己請罪。

“殿下,臣久聞殿下聰慧,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p>

嗯,先給你個甜棗吃,之后就是大棒,這是劉建的談話策略。

“劉大人過獎,所謂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苦,餓其體膚。孤正是依照圣人之言,勞其筋骨以為將來治國理政打好基礎,不知大人以為如何?”

聰明,都知道用圣人之言反擊了,有意思。劉健瞬間被刺激的情緒高漲,那詞匯就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樣噴涌而出。

“殿下所言雖然有理,但卻是本末倒置。古人云: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自古以來歷朝歷代民分四等,士農工商涇渭分明。士之所以排在首位,就是因為能夠讀書明理,治國齊家平天下。讀書可明理、可知孝道、可通仁義、可懂忠君。所以說讀書才是根本,不讀書的人不可能成為棟梁之才。子曰:……”

“劉大人所言極是,孤這就去讀書。但是在讀書之前必須先完成今天的訓練量。有道是言必諾行必果,既然已經制定出了計劃就必須完成,否則就會一事無成?!?/p>

劉健擊掌贊曰:“善,殿下雖年幼,但所言字字珠璣,句句中的。臣就在此等候殿下完成今天的訓練量。之后,臣會檢查殿下的課業并加以指導滴?!?/p>

劉健很是得意,誰說太子殿下調皮來著,這不是很通情達理嘛。你們之所以沒辦到是因為道理沒講透,你看老夫這一深入淺出,殿下立刻明白了。更難能可貴的是,殿下還知道堅持原則,這種品質很高貴,值得鼓勵。劉健摸了摸荷包又把手放下,他有點得意的過頭了,剛想打賞的時候才想起來面對的是太子殿下,那樣做是為不敬。

朱厚照看看劉健放下的手嘿嘿一笑說:“劉大人是要獎勵孤嗎?所謂長者賜不可辭,孤謝過大人?!?/p>

劉建是相當相當得意呀,順手解下荷包塞給朱厚照。

“臣今天來得匆忙,改日定將名家字畫送與太子殿下。與這些阿堵物相比,那些才是我輩讀書人應該擁有的最好的禮物?!?/p>

“劉大人教訓的是,大人稍待,孤這就開始練習?!?/p>

只見朱厚照唰唰幾下脫掉外衣,只露出身穿的對襟短坎肩,那一雙臂膀上全是疙瘩肉。

“殿下這是要做什么?”

“練習搏擊之術,打沙袋?!?/p>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可輕易損毀?!?/p>

“大人說的是,孤這就戴上手套?!?/p>

嘭嘭嘭,幾十斤的沙袋被朱厚照打得飛蕩起來,朱厚照就在幾只沙袋中間閃轉騰挪,不時出拳猛擊。旁邊的江彬、錢寧和侍衛們也學著朱厚照的樣子不時擺動拳頭,變換腳步和站位。

劉健屬于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用現在的話說運動細胞極不發達。他看了半天只覺得眼花繚亂,覺得這有啥好練的,還不如泡一壺清茶,品品古人詩句來的自在。

“殿下,時候不早了,該回東宮了?!?/p>

“再等一會兒,等沙包都停下來就回?!?/p>

“殿下的意思是說,只要沙包停了就回嗎?”

“正是?!?/p>

“殿下且看,沙包停了。嘿嘿嘿,哎呦我的媽耶?!?/p>

劉健以為朱厚照在和他耍小心眼,所以故意問了那么一句之后,上前抱住一個沙包廢了半天勁才讓它停下。正當他得意的時候,另一只被朱厚照擊飛的沙包飛了過來,狠狠撞在劉健抱著的沙包上,劉健哪里經得住這樣的巨力,媽呀一聲被撞得飛了出去,一頭裁進沙坑里。

厚照等人連忙跑過去扶起他,方才還是官威赫赫的劉健劉大人,此時的樣子實在慘不忍睹。帽子飛了,頭發散了,袍子破了連腰帶都斷了。更可笑的是他臉上全是沙子,連嘴里都是。

朱厚照大聲呼喊:“劉大人,劉大人你咋么樣了?快拿水來~~~~”

厚照這回是真急了,這真不是他故意的,他也沒想到劉健會上來抱住沙袋。要知道厚照打沙袋的時候,就連江彬也不敢直接上去抱沙袋,這是需要技巧的。劉健不管不顧的這么一來,自然要吃虧了。

“劉大人醒醒,劉大人您看這是幾?”

“二?!?/p>

“哎呦,還好還好,劉大人沒事。劉大人,天地良心,孤真不是故意的呀?!?/p>

劉健心說你故不故意的老夫心里清楚,可這面子往哪擱呀。對不住了殿下,為了老夫的面子,您就受點委屈吧。

第24章 太子的歉意

早朝的鐘聲響起,文武官員依次列隊走進奉天殿朝見弘治皇帝。大禮參拜之后,眾臣開始依次奏事。弘治帝一邊仔細傾聽朝臣們的奏報,一邊和三位閣老商議給出答復。

“陛下,太子殿下派劉瑾前來,說是有要事要見謝閣老?!?/p>

“宣?!?/p>

劉瑾捧著一個錦緞包裹亦步亦趨的走進大殿。

“奴劉瑾拜見陛下?!?/p>

“太子讓你來此有何事?”

“殿下說三天前不慎將謝閣老的官服弄破,殿下心中甚為惶恐,特命內廷巧匠為謝大人裁制官服一套,以此表示對謝大人的歉意?!?/p>

謝遷聞言頓覺臉上無比的光彩,太子殿下說話算話,說了損壞東西要賠還就真賠了,眾臣聞聽此事也對太子殿下交口稱贊。弘治帝也很高興,轉臉對謝遷說:“謝卿,太子年幼,難免有些調皮,有不當之處謝卿不要放在心上。李廣,幫謝卿更衣?!?/p>

謝遷:“陛下,太子殿下年幼不假,但卻胸懷錦繡,聰慧過人,而且是仁孝之人。臣那日想檢查太子課業,殿下用腳踏車帶著臣回宮。臣見那腳踏車簡陋,問殿下為何不按照禮儀乘坐車輦。殿下曰:父皇尚簡,身為太子豈可奢糜。省下錢糧為父皇添些好菜,也好讓父皇有精力治國理政。陛下,臣聞聽殿下所言,心中百感交集。古有孝子臥冰求鯉,今有太子殿下躬行節儉敬愛君父。太子殿下仁孝之心可昭日月,實乃陛下之幸,大明之幸也。臣為陛下賀!”

“臣等為陛下賀!”

哈哈哈,弘治帝得意的笑了。

“眾卿免禮,我大明能有今天的成就,和眾卿勤勉是分不開的。你等今后要多多監督教導太子,如此我大明才可以長治久安,百姓才可安居樂業。謝卿,快快換上新袍讓朕看看?!?/p>

不愧是內廷巧匠的作品,這新官袍穿在謝遷身上十分的合體,那繡工那面料極為考究,穿在身上絕對是光彩照人,為老謝增添了幾分重臣氣度。其他人看在眼里心中羨慕,想著自己是不是沒事也往東宮走走。當今陛下就這一個太子,說句大不敬的話,將來太子必是大明之主,此時聯系一下感情還是有必要的。據說李東陽大人已經和太子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如今謝大人又得太子殿下厚待。據說太子殿下還親自騎車帶著謝大人同行,古之圣明君主也不過如此呀。禮部的一些官員甚至在想,是不是向陛下進諫將此事記入史冊,以彰顯太子殿下體恤朝臣以及仁孝之名。

李東陽出班奏到:“陛下,太子殿下已到了讀書的年紀,廷和也快回來了,不如提前讓殿下出閣讀書吧。殿下天資聰穎,早些讀書有益無害?!?/p>

劉?。骸俺家暈?,臣附議?!?/p>

謝遷:“陛下,廷和未回之前,臣自請暫時教導殿下,臣定當盡心竭力輔導殿下讀書?!?/p>

弘治帝:“三位閣老對太子都有輔導之責,謝卿所請朕準了,有勞謝卿。不過,還是要讓楊卿早些回來才是。好啦,我們繼續議政?!?/p>

有了太子殿下親自制作的官袍,謝遷猶如被加持了一甲子的功力,一時間妙語連珠,奇思妙想層出不窮,提出了不少新見解和主張。應該說謝遷的能力絕對夠高,而且也是真正心懷百姓,心懷社稷的。他提出的主張,就連李東陽和劉健也是贊不絕口連連稱是。

弘治帝更是拍手叫好,一時間朝堂之上君臣和諧,對答如流,妙策百出。這樣的氛圍讓那些平時不怎么開口的三四品的官員們,也禁不住直抒胸臆,表達出自己的看法和主張。這是弘治帝最愿意看到的,弘治帝待臣下寬厚,又提倡直言進諫,所以弘治一朝被后世稱為“君子盈朝”是一點都不過分的。

就在君臣熱烈的討論政事的時候,逐漸的有笑聲從后面傳過來??際羌父鋈撕罄綽齠?。劉健皺了皺眉頭,這正在議政,說得也正是開心的時候,誰這么沒眼色膽敢擾亂議政。劉健咳嗽一聲,提醒后面的人收斂些。笑聲戛然而止,不過沒一會兒又響了起來。劉健惱了,轉過身來大聲呵斥。

“汝等因何發笑,陛下問政這是多么嚴肅的事情,你等不思慮如何為陛下分憂,卻在那里竊竊私語,簡直是藐視圣躬。若再輕狂,本官就要奏請陛下治你等之罪。噗……”

威嚴霸氣的劉健不經意間憋了一眼身邊的謝遷,就這一眼劉健險些沒忍住笑出聲來。李東陽不明所以看向謝遷,也禁不住一噗。

兩位閣老都這樣了,其他人更加控制不住,哄的一聲笑了出來。就連弘治帝也是笑得前仰后合。謝遷摸不著頭腦,問劉?。骸跋O停踅〉淖鄭┬?,你在笑什么?”

不問還好,這一問本來使勁憋著的劉健再也忍不住了,指著謝遷的前胸哈哈大笑。謝遷連忙低頭一看方才明白,只見自己胸前的補子上,閃現出一只明黃色的小拳頭還樹著大拇哥。謝遷連忙走動兩步抖抖官袍,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小拳頭不見了。

哈哈哈,眾臣又是一陣大笑,謝遷連忙回頭,只見同僚們都沖他伸出一只手,豎起食指和中指。這個手勢在現代最早是表示勝利,后來用來表示愉快的心情,也就是“耶”的意思,俗稱剪刀手。弘治帝看得清楚,因為此時謝遷正好背對著他,只見謝遷的官服背面,清晰可見一只明黃色的剪刀手。弘治帝發現,這新奇的圖案,只有在光線角度合適的時候才會顯現出來,所以一開始大家都沒看到。后來謝遷越說越激動,忍不住來回的走動,這圖案就顯出來了。

弘治帝明白這一定是厚照搗的鬼,內廷刺繡有一種技法叫做“隱繡”,也就是說繡出的圖案隱藏在別的圖案之下,只有角度合適才會顯現出來。一般是用在后妃們的服裝上,比如在花草的圖案上繡一只蝴蝶,走動之間蝴蝶在花間時隱時現煞是好看。這種技法用在官袍上就不合適了,因為不夠莊重。

這倆圖案弘治帝是知道的,這是朱厚照的發明,小拳頭豎著大拇哥表示“棒”的意思。剪刀手表示勝利和喜悅用一個字表達就是“耶”。加在一起就是“棒耶”,不知道朱厚照是為自己折騰了謝遷高興,還是夸贊謝遷體力強勁能夠禁得住如此折騰。

“呵呵,謝卿,這是太子調皮,朕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教訓他。傳旨,賜謝遷官袍一領,玉帶一條?!?/p>

“謝陛下?!?/p>

領賞是件高興的事,可是謝遷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氣,暗中責怪太子。你本來做的挺好的,這是彰顯你太子名聲的最好時機。但是干嘛來這么一手,挑釁嗎?好哇,老夫就跟你杠上了,就算是廷和回來老夫也絕對不會放松對你的監督,你等著的。

“于喬(謝遷的字)不必在意,殿下年幼,調皮一些在所難免。想想我等自家的小兒女,不也是這樣嗎?莫要在意啊?!?/p>

“李大人,謝遷心中明白,不需大人提醒。今后謝遷定會對太子殿下嚴加教導的?!?/p>

李東陽心說壞了,這個謝于喬和太子杠上了,這可如何是好。不行,得趕緊告訴殿下去。

御花園內演武場,朱厚照正在練習射箭,只見他一邊開弓放箭一邊和身邊的劉瑾說話。

“瑾瑾,你說這老謝怎么這么小心眼呀,孤跟他開個玩笑而已,再說孤做了兩件官袍送到他府上,他怎么還要纏著孤不放,當老師有癮嗎?”

“殿下,這幫大臣就是這樣,依仗陛下對他們的寵信,看誰都不順眼,什么都想管。殿下忍一忍,等殿下登基之后再收拾他們不遲?!?/p>

“嗯,此話有理,你也多張幾個心眼,到時候孤還指望你能和他們較量一番呢?!?/p>

劉瑾跪忙跪在地上連連叩首。

“殿下信任奴,奴定位殿下效死,奴將來一定不會讓這幫老家伙好受?!?/p>

“哈哈哈,對,就這樣,起來吧?!?/p>

朱厚照嘴上在笑,眼中卻是閃出冰冷的眼神。

退朝之后,謝遷在朝房里換了身衣服,準備去找太子。劉健一見心中奇怪,這往日里謝遷最講儀表,就算不穿官服的時候,也是寬袍大袖瀟灑從容。今天卻是一身短打扮,袖口都挽了起來,還用布條扎緊。腰間換了一條牛皮扳帶,還把長衫的前后下擺都塞進板帶中。腳下也換了雙薄底快靴,老遠一看頗有大俠風范,若是再背上寶劍,那絕對是位???。

“謝大俠這是要和殿下比武嗎?”

劉健笑瞇瞇的問道,謝遷鼻子里哼了一聲說:“小弟這是有備無患,誰知道那廝咳殿下還會出啥幺蛾子?!?/p>

“哈哈,就是一孩子,你又何必如此慎重?!?/p>

“孩子,你家孩子這么大的時候是這樣的嗎?那就是個妖孽?!?/p>

“不至于吧,要不為兄跟你一起去看看?!?/p>

劉健和謝遷關系比較鐵,在平時倆人都有點看不起李東陽,李東陽那個“慢半拍”的綽號實際上就是這倆給起的。有道是打虎親兄弟,這哥倆決定一起去會會太子殿下。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