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帝皇之途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7:51

帝皇之途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鍜屽€煎熬: 帝皇之途 薺麥青青2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魏無忌 搞笑 總裁 校園 空間

在這里,有儒學治世,有法家強國,有道門飛仙,有佛門禪唱,有武者爭霸,有魔神霸絕天地,亦有人族泣血玄黃。

精彩章節試讀:

第42章 肅州

半個月后,朱雀門上一片肅穆,魏天子身穿明黃色甲胄,看著城外兩支大軍集結。

他的身旁,是魏無涯的母親,當今皇后和魏無忌的母親,沈妃。

兩側,也是大梁的百姓,被組織過來,看看大魏軍威。

本來,今日這個時間,王皇后和沈妃都是沒有資格來朱雀門觀禮的,但誰讓下面的兩個皇子是他們的兒子呢?

是以,縱然禮官以不合禮數為由反對,卻被魏天子無視了。

隆隆隆……

一陣馬蹄聲后,一萬精銳騎兵由遠及近,激起大片灰塵,磅礴的血氣直入云霄,震散了天上的云朵。

城頭一眾文官面如土色,他們何曾見過這等場面?武將們也是微微變色,顯然,魏無涯的親衛出場,就鎮住了所有人!

離城墻百步之時,魏無涯大手一揮,一萬騎兵瞬間停下,隊形絲毫不亂!

魏無涯當先大喝,“參見陛下!”

參見陛下!

參見陛下??!

參見陛下?。?!

騎兵們敲敲胸甲,三聲大呼,仔細看去,士卒個個都是先天級,甲胄,兵器也都是先天級。魏天子只覺得熱血沸騰,有如此騎兵,何愁不勝!

王皇后一臉驕傲,看了看身邊的沈妃,不知道你的兒子如何?

又看了看身后的其他妃子,微微一笑,帶有淡淡的不屑與得意——這,就是我的兒子!

沈妃依然恬然,淡淡一笑。只是王皇后何等人物,自然能夠看到藏在沈妃眼睛深處的擔憂。

身后的妃子們一個個眼睛噴火,卻無可奈何,誰讓自己的兒子不夠優秀呢——這些妃子都是有子嗣的,沒子嗣的再受寵,也沒資格來。

很快,他們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走了,魏無忌帶著親衛和部下上場了。

只見魏無忌騎著一匹地變級天馬,身披黑甲,一馬當先。身后跟著兩人,同樣著黑色甲胄,看清了面孔,魏無憂的母親不由得驚叫一聲。

她發現,魏無忌身后的兩人中有一個正是自己的兒子,無憂!

不同于魏無涯出場的狂暴,魏無忌身后跟著五百親衛——魏天子給他的那五百武卒。

五百親衛個個騎著天馬,身穿地變級甲胄,腰挎地變級神劍,背后背著地變級強弓。

后面的一萬蠻族士兵個個身穿先天級重甲,手持一對巨大的銅錘。

這是魏無忌手下最為強大的陣容了。

一萬余人緩緩迫近,沒有吶喊,沒有嘶吼,只有沉默。

隨著整齊劃一的動作,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所有人都覺得胸口發懵,呼吸困難。

唰!

魏無忌及身后的親衛拔出長劍,斜指蒼天,一股劍氣仿若開天辟地,直刺云霄,虛空都出現一道道裂縫。

嗡~

一萬蠻族兩手輕輕一震,兩只銅錘交擊,沉悶的響聲讓人頗感不適。

參見陛下!大魏萬勝!

魏無忌開口暴喝。

參見陛下!大魏萬勝!

三呼萬勝之后,大梁百姓們也都大呼起來。

大魏萬勝的呼聲經久不息。

魏天子面色紅潤,有如此威武的將士,有支持自己的百姓,還有什么好怕的,任何威脅,都將被朕碾碎!

平分秋色!

魏天子給自己的兩個兒子下了定語。

沈妃笑中帶淚,驕傲的挺起了胸膛,自小吃苦的兒子,如此優秀!

……

祭拜天地后,魏天子親自為東西兩路大軍誓師,授黃鉞。

經過此次誓師,世族算是徹底安分了下來,魏無涯和魏無忌率軍進京,本就是來威懾宵小,震懾不臣的。

真正的大軍,早就出發了。雖然那時候還沒有定下來,但青州靠近中山國,自然是負責中山。

魏無涯的封地靠近越國,理所當然的,要應對越國大軍。

……

中山國,是中州比較大的一個國家了,中州有國家無數,有諸如魏、韓、趙、秦、楚等一流強國,也有鄒,中山,越、蔡等稍差一些的大國。

一路大軍一連行軍十余日,終于在第十七天日落之時到達交戰第一線,肅州。

這一次出戰的,有原青州軍中的五千悍卒,有五千新近成軍的親衛少年軍?;褂興耐蠐陜Ψ陳柿斕穆迤銼?。

婁煩戰意沖天,這天下,只有大魏武卒可以與蠻族交鋒,至于其他的,婁煩不屑一笑,騎兵面前,只有被屠殺的份。

魏無忌身邊的五千親衛的坐騎都是天馬,連這五千騎兵他也不放在眼里。

他有充分的自信,這世上沒有騎兵是他的對手。因為,此時的婁煩部,已經不是當初的婁煩部,配備了大魏精良的武器后,戰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魏無忌當然不可能將這么一支勁旅完全交給婁煩,即便是婁煩部已經發誓效忠與他也不行!

是以,魏無忌安插了大量的講武堂學員進入婁煩部騎兵之中。一來,是起牽制婁煩的作用,二來,則是向婁煩騎兵學習的。

“婁煩,中山國大軍到哪里了?”

“回殿下,再有兩日,便會到達肅州城下?!?/p>

“你了解過地形,有沒有機會打一下伏擊?”

“沒有!”婁煩緩緩搖頭,“肅州一馬平川,那中山國主帥也是個謹慎的人物,根本不會給我們打伏擊的機會的。

要想打敗他,只能以堂堂之師,正面破敵?!?/p>

“那就讓肅州刺史準備糧草,明日給士卒加餐!待后天與中山國決戰?!蔽何藜梢參幢M?,只是出于習慣問問而已。

肅州是大魏重鎮,中山國若想控制住之前攻占的城池,就必須拿下肅州。

而肅州沒,也儲備有大量的糧草,魏無忌準備以此為依托,打敗中山國,而后,殺進中山國內。

下中山五十城,可不只是說說而已,魏無忌自認,也是個言出必行的人,哪能隨便說說就算了?

想了想,魏無忌又找來婁煩,命他派出一支偏師,繞到中山國大軍后面去,前后夾擊中山軍。

魏無忌的根本目的,則是讓這支偏師堵住中山軍的退路,防止其逃竄。當然,還沒開戰,這種話卻是不好宣之于口的。

此次,中山國來犯之敵共有一十三萬。而魏國一方,有一萬五千步卒,四萬五千騎兵,還有四萬肅州守軍,共計十萬大軍,在人數上差不了多少。

這四萬守軍戰力尚可,只是軍心有些渙散,李悝裁汰老弱還未曾裁汰到肅州來,但畢竟他們也是知道了,生怕自己那一天也被淘汰掉。

對此,魏無忌自然是駕輕就熟的,當即下令實行九轉軍功制,只要獲得軍功,自然就不會被淘汰了。

當日,軍心立刻就穩定了下來。

第32章 父子會青州

“弟子多謝先生救命之恩!”魏無忌躬身行禮,真心感謝道。方才,他可是做好了身死的準備的。

“你我師徒,客氣什么!”唐順之笑呵呵的道。拍了拍魏無忌的肩膀,卻是壓抑不住傷勢,一陣咳血。

“師傅受傷了?”魏無忌大驚失色。

“無妨,修養一陣便好?!碧撲持闈啃Φ?。

“師傅先去休息,等傷勢穩定,咱們師徒再聊?!蔽何藜芍棺』勾偎檔奶撲持?,親手扶著唐順之往屋內走去。

一直站在旁邊的魏天子有些尷尬,魏無忌先問自己師傅,卻把自己晾在了一邊,心里著實有些不舒服。

索性黃錦夠機靈,立刻請魏天子進入王府大殿,而后安排人上茶,總算是緩解了魏天子的尷尬。

“兒拜見父親!”安頓好唐順之,魏無忌終于想起自己的父皇也來了,不由得大是尷尬,自己忙著感謝老師,竟把老子給忘了。

“還知道我是你父親啊?!蔽禾熳映磷帕?,方才,他可是太尷尬了。

“呃,父親恕罪,孩兒看到老師受傷,所以……”

“荊川先生救了你的命不假,我就沒救你?為何不先問我有沒有受傷?”魏天子有些吃味。

“荊川先生是老師,畢竟不如父親親近,對于父親你,感謝的話記在心里就好,哪用得著說出來??!

何況,父親您功參造化,收拾區區蠻夷,還不如手到擒來?”魏無忌插科打諢,試圖蒙混過關。

哼哼哼!

魏天子冷笑幾聲,臉色卻是緩和了下來,這個三子雖然讓自己尷尬,這個解釋雖有強詞奪理之嫌,卻也有些道理。自己是他老子,救他也是天經地義。

“這一次,就算你過關?!?/p>

呼!

魏無忌松了口氣,可算是過去了!

“不知父親戰果如何?”魏無忌連忙轉移話題。

說到這個,魏天子頗為得意的笑了笑,道“那蠻子已經被我斬殺,尸體丟回了蠻族神殿!”

“父親戰力無雙,長劍所過之處,萬族誠服,只手斃殺蠻族強者,兒佩服!”魏無忌自是一通馬屁附上。

“哈哈哈,好了好了,馬屁我聽多了,不差你這幾句。再說,我記得上次在麟德殿,你很是討厭那些拍馬逢迎之輩來著?”魏天子語氣揶揄,其臉上的笑容,卻是看得出來。

魏無忌面色微紅,強自辯道“父親此言差矣,兒這是贊嘆,是一個兒子向父親表達敬佩之情,此情切切,豈是那些阿諛諂媚之徒可比?”

“好你這豎子,近兩年來不但實力上漲,這耍嘴皮子的功夫也是大有長進啊?!蔽禾熳又缸盼何藜尚β畹?。

“父親謬贊了?!蔽何藜曬骯笆?,一副謙虛的樣子。

……

魏天子無語。

“話說回來,在天變級大能威壓之下,還能說出那般話語,膽氣真夠壯的??!說起來,你那幾句話,還真是讓人聽得熱血沸騰??!”魏天子突然換了副面孔,肅容道,“犯我大魏者,滅其國,焚其祖廟,毀其貢獻!端的是霸氣無比!我大魏,何時才有這等風采啊,若是當真有機會看到那一天,我真是死也瞑目了?!?/p>

“那蠻族強者若是殺我,技不如人,我毫無怨言!但他想逼我下跪,那就不行了,除了天地君親師,無人能讓我下跪!士可殺,卻不可辱!”魏無忌亦是收起了笑容,正色說道。

魏天子贊道“說得好,士可殺不可辱,技不如人沒關系,但不能沒了骨氣!我大魏的皇子,就該有這等傲氣!”

……

此子志氣不小,雄心勃勃,但愿不是志大才疏之輩,一場大勝還不足以證明其能力啊。

“給我說說,這兩年你是怎么做的?有何感想?接下來要做什么?”

考驗這就開始了?

魏無忌坐正身子,道“回父親,這兩年,兒主要在做七件事,其一,開荒;其二,提高平民地位;其三,改革軍制;其四,行法制,易民俗;其五,興教育;其六,廢井田,開阡陌;其七,便是練兵,修鄔堡了?!?/p>

“詳細說來?!蔽禾熳硬恢每煞?。

“兒到青州后,發現青州并不是想象中一般蠻荒,落后,卻并不窮敝,青州方圓數十萬里,人口卻只有六百萬,其余地方都被野獸兇獸占據,兒初來青州,便發動大軍,絞殺兇獸,開墾靈田。今年秋收,產靈米,靈粟,靈稷等總計兩千萬石,青州已無饑饉之憂。

廢除庶人,全部成為國人,給予其參軍之權。獎勵軍功,不論其出身。

青州民風彪悍,百姓時常爭斗,多人因私斗而死,是以,兒頒布法令,不得私斗,法令頒布之后依然有人私斗,兒當即下令,懲處犯法者,或殺或囚,如今情況已然大為好轉。

……”魏無忌說的很慢,不時的停下來。

魏天子也不時打斷他,詢問詳情,頻頻頷首。

“光說無用,父親不如在青州多留幾天,在青州看看再說?

此外,此戰之中,立功的將士們需要褒獎,父親不如褒獎完了再走?”

“好,正好最近我的事情不多,就留幾天。你這授爵儀式是怎么個章程???”魏天子利落的答應了。

魏無忌小心翼翼的道“首先,是祭祀此戰中死難的將士和百姓。其次,就是賞賜爵位了,這一戰戰果頗豐,能策勛九轉的將士怕是不少,這些人的策勛希望父親你來處理,有您老親自鼓勵有功之士,夠他們炫耀一輩子的了。

另外,也可以極大的激勵士氣?!?/p>

果然,魏天子立刻就皺眉了,“給戰死的將士修建祠堂,無此先例??!此舉雖然能大大激勵士氣,但朝里那些老家伙定然會反對的。

還有,給庶人以爵位,雖然是勛爵,無封地,無實權,只有土地和錢財賞賜,還要交稅,那些人也會大肆反對的?!歡?!你這豎子,是想讓我為你改革軍制背書??!好膽!連我都敢算計了??!”

反應過來的魏天子怒氣勃發,指著魏無忌的鼻子便罵。

“我這不也是為了大魏麼?”魏無忌陪著笑臉,道“父親不是一直都想打壓貴族?可是且不說能不能壓得下去,便是真的被打壓下去了,又由何人來取代他們?國朝這么大,總需要有人管理不是?”

“何況,有了這些新興勢力做榜樣,以后削減貴族封地,打壓貴族特權就有了參照是也不是?”魏天子冷哼道。

“不止如此,如今天下都是貴族,封地自制,朝廷的威嚴遠不如看起來那么強,官員都是世族,他們只會為自己考慮,哪會想到國家?

當然,我不否認,很多貴族都是忠心于我大魏的,可是,他們貴族從來都不用交稅!

朝廷每年還要給他們發放俸祿。以前我以為,世族人口占兩成,奴隸一成,百姓七成,天下的土地至少有五成是屬于官田。

然,以青州為例,八成的土地都掌握在世族手上,百姓之中,八成又都是這些世族的佃農。

也就是說,這八成的土地,是不用給朝廷交稅的,只有兩成的土地,卻負擔著那么多人的開支。

青州如此,其他的地方,也定然好不到哪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