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帝高一尺嬤高一丈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6:51

帝高一尺嬤高一丈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鏈€澶ч仐: 帝高一尺嬤高一丈 鹿六花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許長歡,宋子清 婚姻愛情 百合 情有獨鐘 虐戀情深

她乃魔教首席大弟子,奉師命進宮輔佐二皇子。師父:你要輔佐之人若得到這天下,為師定賺得盆滿缽盈!許長歡不敢違抗師命,誰讓昨晚全教弟子抓鬮,就她手氣最差呢!臨行前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五章 二皇子的特殊癖好

“那她昨夜出門時,是以什么樣的容貌出去的?”宋子清沒有忘記許長歡在夜晚會“變臉”。

“如同那晚一樣,都是少女容貌?!?/p>

聞言,宋子清低頭稍稍沉吟了片刻,再次抬起頭時,他開口對良玉說道:“等下次我們出宮時,你去繪意館找白師傅,跟白師傅描述一下她在夜晚時候的模樣,讓白師傅畫幅畫像給我?!?/p>

宋子清說到這兒時頓了頓,腦海中浮現了許長歡年輕個幾十歲的模糊模樣……

他想到人皮面具一事,想要找機會查探一番,但不知從何下手,他一邊緊縮眉頭苦思著,一邊開口問良玉道:“人皮面具可有破綻能令人察覺?”

聽到宋子清這么問,良玉也跟著思忖了片刻,“屬下未曾見過人品面具,一直以來都只是道聽途說。但屬下認為,人皮面筋就算再完美,它在與真實皮膚交界處總歸是會有一些破綻的?!?/p>

“或許是在脖頸處,也可能是在鎖骨或是胸前,但斷然不可能會遍布全身,最多也就是到所帶之人不再裸露被衣衫掩蓋的肌膚處?!?/p>

良玉只是大約摸這么想著,他也沒有把握,畢竟許長歡是魔教弟子……

宋子清計上心頭。

“二皇子,沒想到你還有這種癖好?!?/p>

許長歡伸手挨個兒摸著墻上的馬鞭,口中嘖嘖稱奇,“居然還收藏了一屋子馬鞭……”

今日許長歡又來找宋子清進行登基計劃的第一步,扎馬步!

她還沒說兩句,宋子清就在無形之中把話題岔開,說帶她來看自己更加珍愛的收藏品。

許長歡開始還故作正經嚴肅,推辭說等練完功再去看也不遲。

宋子清俯在她的耳邊悄聲說,“孫公公都沒有看過,就本殿下和你兩個人去,絕對保證你大開眼界?!?/p>

話還沒說到一半,宋子清的余光就瞥見許長歡已經雙眸發亮,散發出興奮與好奇的光芒!

宋子清心下暗暗發笑,許長歡到底是在山上長大的,沒見過世面也心思頭腦單純,他根本不需要費盡心機來引導,她就已經搖著尾巴屁顛兒屁顛兒地跟在自己身后,全然忘記了之前說要扎馬步。

許長歡跟隨著宋子清進了西邊的屋里,一推開門,許長歡就被掛滿了整面墻的馬鞭驚到了。

“你是拿鞭子的人還是被鞭的人?”許長歡終于從一面墻馬鞭的震驚感慨之中回過神來,她扭臉望著宋子清問道,臉上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樣。

“這是馬鞭為什么要鞭人?”許長歡的話,總是令宋子清覺得疑惑不解。

“別裝了二皇子,你可不要以為我什么都不懂?”

這話問得宋子清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根本聽不懂許長歡在說什么。

“我可是輔佐你登基的秘密心腹,這種小癖好告訴我也無礙,更沒有什么羞于開口的?!?/p>

許長歡沖著宋子清挑了挑眉,一副我懂你的模樣嘿嘿傻笑著。

宋子清看著許長歡,覺得她的笑容里帶著些坦蕩的樸實,又帶著些……猥瑣的銀當!

宋子清好笑地上下打量著許長歡,“你都懂什么了?”

“哎呀,二皇子你就放心吧!這就是床笫間的一些個人小樂趣,我是不會對你另眼相看的?!?/p>

許長歡笑著拍了拍宋子清的肩膀,說完后,她扭頭細細打量著墻上掛著的馬鞭。

這一整面墻上,各式各樣的馬鞭整齊有序地擺好。

“這條這么硬,抽起來一定很疼吧?”

“這條抽完之后是不是不會留下痕跡?”

“這條怎么這么長,甩起來不怕抽到自己嗎?”

許長歡這邊在一條接一條地評價著面前的馬鞭。

而已經懂得許長歡話里意思的宋子清,站在一旁扶額,默默不語。

他實在是想象不到,自己此生漫漫數十年人生路上,會有過這樣一個畫面。

七十歲的老嬤嬤站在自己面前,毫不避諱地談論床上之事。

這實在是太刺激了……

不對,是太詭異了!

“二皇子,你怎么不說話?”

評價了半天的許長歡有些口干,她抿了抿嘴唇扭臉,卻發現宋子清一直沉默著沒有插話,神情有些痛苦的樣子。

“被我無情拆穿了以后,你不想說話,無言以對了嗎?”

“……”宋子清沉默,他內心默默道:我現在不想說話,只想抽你!

但他不敢講出來,怕一講出來就讓許長歡想入非非,以為自己想對她怎么樣。

宋子清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他強忍著吐血的沖動,向前踏了一步,強作鎮定詢問面前的許長歡:“你都從哪兒知道這么多亂七八糟的?”

“書上??!”許長歡一臉的理所當然,想起西絕山上的書她就忍不住得意地夸道:“我們魔教最多的就是書了,你書房里的書連我屋內的書都比不了?!?/p>

“什么書上會講有人用馬鞭抽人?”

宋子清從小接觸到的書都是歷屆太傅們精心挑選出來的,在宮外他也曾聽說過一些不可描述的書,但從未見聞過有講到用馬鞭抽人的書。

“《風流王爺之越虐我我越愛》、《霸道皇子暴虐愛》、《俏冤家,輕一點》、《越疼越離不開你》、《請溫柔地虐愛一下我》、《后宮之走一步心一跳》……”

看到許長歡倒背如流熟練地說出一堆禁書的名字,宋子清簡直要瘋。

“好了!到此為止,不要再說了?!?/p>

宋子清閉上眼,給自己一個緩沖的時間。

再睜開眼時,他已經神色如常了,瞧著許長歡還是一副單純不自知的表情,宋子清開口警告,“以后不要在宮內再提及這些書了,小心被砍腦袋?!?/p>

“砍腦袋?!”

許長歡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脖頸,她定定地瞧著宋子清,突然回想起她在《后宮之走一步心一跳》里看到過的內容,深宮之內步步驚心,稍不留意可就是滅門之災??!

她這才意識到今后在宮內她要謹言慎行,以免還沒等到二皇子登基,自己就先丟了小命。

她仔仔細細打量著二皇子,突然問道:“你可是二皇子,你會?;の也蝗夢業裟源畝園??”

宋子清瞄了眼來自己這里尋找安全感的許長歡,瞧著她滿臉皺紋橫生,眉頭皺起的地方堆積了四五條紋路,他又深深望了許長歡的一眼,轉身開門。

許長歡呆愣在原地,只聽見隨著門的打開,外面吹來了一陣兒風。

宋子清簡短有力的回答隨著風飄了進來,又消散在風中。

“難說?!?/p>

第十九章 視花如命的二皇子

回了天華宮,許長歡欲要教授宋子清武功,可還沒來得及開這個口,孫公公就一路小跑過來,臉上帶著喜色通報:“殿下,從外域送來的紅邊白蓮今日已達京城,想必此刻就正往咱們宮內送呢!”

聞言,宋子清也是一臉喜色,他開心地拉著孫公公,匆忙道:“快,速速隨我去宮門口看看!”

“紅邊白蓮?”許長歡納悶地嘟囔著,這是什么東西?能讓宋子清如此高興的,估計就是美人和花了。她瞧著宋子清那歡喜的勁兒就覺得好笑,一朵花而已,還值得當朝皇子親自去宮門口迎接。

許長歡雖然對宋子清這視花如命的愛好不屑一顧,但也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便也跟著宋子清一道去了。

回程路上,許長歡跟在一群宮人簇擁著的水缸后,不緊不慢地走著。

望著前面宋子清對水缸里的花寶貝地不得了,恨不得將花抱在懷里的模樣,許長歡無奈地搖了搖腦袋。

她還當是什么稀奇物種,跑來一看原來還真就是幾株白蓮花,只不過白蓮花的花瓣邊沿都是紅色的而已。許長歡打心底瞧不起如此隆重而來的白蓮花,想她西絕山上高聳入云宛如仙境之地,什么稀奇古怪樣的花草她從小都見慣了,這僅僅是品種不同的蓮花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雖然覺得宋子清這模樣好笑,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許長歡心里再多吐槽,也還是尊重宋子清熱愛花草的愛好,反正花花草草而已,到時候宋子清登了基,總不可能因為喜好花草而令國庫空虛吧!

胡思亂想之際,他們已經回到了天華宮,宋子清直接命人將花抬去他所住的殿里。

許長歡站在廊下,看著院子里的人忙來忙去為宋子清騰出了院子正中的一塊地,宮人們又抬來一個模樣靈秀刻著山水的水缸,然后把蓮花移栽到那個新水缸里,宋子清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

“二皇子,你是不是打小兒就沒有出過宮???”

許長歡左看看右看看都不覺得那紅邊白蓮有何稀奇的,值得宋子清這么大費周章,她實在忍不住,便湊到宋子清跟前,好奇地問道。

“你這話倒像是在笑本殿下沒見識一樣,本殿下十歲開始就常常出宮游玩,你何來此問?”宋子清聽出了她話里的意思,此時心情愉悅,便也不與她計較。

“那你是不是沒有去過那種很遠很遠的山明水秀之地?”

“你有什么話直說便是?!?/p>

許長歡指了指院子中央大水缸里的紅邊白蓮,對著宋子清說道:“這種花在我們那兒的山上隨處可見,不值一提,你居然能如此興奮?!?/p>

“在你那兒隨處可見的,在這宮內卻僅此一缸,那還不足以令我興奮嗎?”

宋子清一下就問住了許長歡,許長歡無話可說。

“不過說起來,本殿下除了這皇城外,倒還真是只去過江南?!彼巫憂寤匾渥旁誚洗諾哪橇礁鱸戮鴕渙誠蟯?,可真所謂是煙花桃花野花都攬入懷里的逍遙日子。

“江南是本殿下心向往之的地方,也是這全天下最美之地,等本殿下將來娶了妻定要在江南建府定居?!?/p>

許長歡被宋子清說的也有點兒好奇,她這輩子第一次下山,只是來到這繁華熱鬧的長安城就足以令她大開眼界了,比長安城還要美的江南,她是去都沒去過,想都想不出來會是什么樣子。

“殿下殿下,江南有多美???”

“書上都說煙花三月下揚州,但在本殿下看來江南的四季都是極美的。主要是江南的美人兒美,那楊柳腰,那桃花面,那……”

宋子清越說越神色向往,許長歡慌忙打斷了他,“二皇子,得了,別說了?!?/p>

許長歡抬眼望去,宋子清還是一副回味無窮的模樣,她深深憂慮國家和萬民,如果二皇子將來真的登基了,不會挖空國庫天天沉迷美人和建造花樓花田花房來養花什么吧……

深夜,許長歡躺在床上,瞪著圓溜溜的雙目,毫無入睡之意。

向來嗜睡的她今晚卻失眠了,因為她在憂!國!憂!民!

雖說師父因報恩命她進宮輔佐二皇子登基,這個恩是得報,但如果二皇子登基后無視朝政,整日里不是美人陪伴就是陪伴美花,那可就離亡國不遠了……

況且,師父說二皇子智勇雙全,她怎么就沒看出來呢?這個二皇子平日里極懶,不看書不練武也不習功課,整日里都無所事事倒還是小事,偏偏他不安分,今日那紅邊白蓮居然是二皇子花了五百兩白銀買來的,且不說來回路上的人力,就這破花也值五百兩白銀嗎?!

她實在是太震驚了,二皇子愛花已經到了不在乎價值這個問題了,看來已經“病入膏肓”了。

反觀大皇子,在御花園時她就聽人說大皇子深受皇上喜歡,人也聰明勤奮,飽讀詩書的同時還會一點護身的武術,為人也很正派善良,宮人們都很喜歡他。

這樣比較下來,大皇子宋祁陽好像比二皇子宋子清更適合這個皇位。

想著想著,許長歡就有些餓了,在思考天下大事之前,她覺得先填飽自己的肚子更為重要,便翻身下床,套了件外衫打開門便飛身而去。

黑夜中的少年早就估摸著時辰差不多了,果不其然看到許長歡飛上屋檐朝著御膳房而去,少年也起身跟上許長歡。

宋祁陽今日下午在殿中被皇上考問十題,最后一題卻答得不是很好,雖也被父皇稱贊有長進,但他剛回來就被皇后娘娘責罰抄書,這會兒已經夜深了還沒抄完。

書房內只有他一人在燭光下執筆寫字,隨身跟著他安公公早就被他打發去休息了,此時夜深人靜,他晚上還未用膳,難免有些餓。此時宮里的宮人們大多都已入睡,他也不想再吵醒他們,便自己悄悄提了一盞燈來御膳房尋些食物來填飽肚子。

許長歡從光滑的瓦上滑落從天而降之時,他剛走到御膳房的廊下,只見有個粉白翩翩的影子落了下來,他也未多想,伸手便接住了那人。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