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君心堅韌如城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6:27

君心堅韌如城

鍗佷竴閫変簲娌冲寳涓€瀹氱墰: 君心堅韌如城 汝言菲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北遲雪,柒墨,幕雪 仙俠 娛樂圈 豪門世家 民國

她是北遲國流落民間的十三公主,她是鳳凰,無論出身何地,她依舊是只鳳凰,璀璨奪目,讓人臣服。他是弒弟逃亡的仙狐族的十七殿下,你可知,紫瞳之人,必要以殺戮壓制魔性,否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章 驟雨初歇

寧靜卻并不平靜的皇宮,北遲雪抱著還是狐貍形態一臉賣乖的柒墨,帶著從雪花宮帶來的丫鬟周旋于皇宮中,老皇帝和皇后羅氏派給他的宮女北遲雪象征性的留下了一些,她知道,無論是羅氏還是北遲皇帝,都巴不得北遲雪自己于他們,不足為自己的威脅。

“十三妹好心情,竟然有時間在這里閑逛?!北背儺滓渙逞岫竦畝宰瘧背傺┧?。

北遲雪淡淡的笑著,如此不得寵的十一皇子也不過仗著母妃母家在朝中的地位,十一皇子不喜歡她,她看得出來。

“十一哥說笑了,妹妹初來皇宮,難免有些好奇?!北背傺┐鸕?,“十一哥若是有時間可否帶妹妹參觀一下各宮各院?!?/p>

與個鄉野丫頭一起走,想想都感覺丟臉,北遲軒一臉不悅的離開了。

北遲雪狡詐一笑,不過是個嬌生慣養出來的皇子,又有多少能耐。

想罷,快步前去自己的目標-?;?。

?;?當今太子北遲軒亦的寢宮-玉華宮的主殿。

從冰芷調查來的資料得知,北遲軒亦雖貴為太子,卻不得老皇帝寵愛,反道是皇后羅氏及其母家庇佑著北遲軒亦的太子身份,說來,也是個可悲的太子。

初入殿中,便覺宮殿極其華麗,擺放設置雖然都是稀世珍寶,卻顯得庸俗奢靡,可見羅氏家大業大,野心蓬勃。

只是……這些都是民脂民膏,害苦了多少百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個據說只懂得風花雪月,對月吟詩的太子,又是否明白百姓的疾苦。

北遲雪皺了皺眉,抱在懷里的柒墨微微睜開半瞇半睡的紫色眸子,仿佛能聽見北遲雪心里所想。

琵琶聲從前面傳來,旋律雅致優美,好像暮鼓送走夕陽,簫聲迎來圓月的傍晚;人們泛著輕舟,蕩漾于春江之上;兩岸青山疊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蕩月,槳櫓添聲……

從小被嚴格要求精通音律的北遲雪早已聽出這乃是琵琶名曲《夕陽簫鼓》,只是演奏琵琶的人雖然技藝精湛,可是卻心事躁亂,使得曲子倒顯不出本身安逸和樂的感覺。

北遲雪緩慢步入殿中心,周圍并未有宮女侍衛攔截,看起來北遲軒亦早已知道她會來,這個看似無能的太子也許只是隱藏實力,蓄勢待發。

“是誰膽敢闖太子寢宮?”一華服男子語氣清淡。

“十三公主-北遲雪,來拜見太子殿下?!北背傺┪⑽⒌拖律磣?,以顯對太子的尊敬。

“原來是十三妹?!被兇硬匠鏨戳?,一臉和悅。只見他墨發垂肩,一雙清冽的眸子微微帶著些困意,仿似睡夢初醒,“自家兄妹,就不必拘束禮節,隨意即可?!?/p>

“謝二皇兄?!碧釉謚詼嘈值苤信諾詼?,大皇子早年夭折,所以以嫡次子北遲軒亦立為太子。

“十三妹到我宮中來不知有何事?”北遲軒亦輕抿了一下杯中的龍井茶水。

“太子既然早已知道我會來,又何必再問,想必您心中已有定奪,何須我再費口舌?!北背傺┛幢背儺嘁彩歉齟廈魅?,必定早已暗中追查過她的一切消息。

北遲軒亦目光一閃,事實上在北遲雪進宮之前他就追查過北遲雪的來歷,只是在北遲國內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抑著他的追查,使得他浪費了不少時間,才只了解一點點沒用的過去,甚至,極有可能是隨意捏造的過去。

北遲軒亦覺得,北遲雪一定并非那年戰亂失蹤后就一直躲進深山隱居于山林的山野丫頭,從進宮開始,北遲雪的舉止端莊典雅,甚至深知宮廷禮儀,從未失態過,更何況,他曾派黑衣暗衛刺殺過北遲雪,她竟然毫發無損,若說是她身邊的貼身侍女武功高強,可他派去的暗衛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又豈會無一人生還。

他越發感覺北遲雪絕對沒有那么簡單。

“十三妹說笑了,皇兄又怎會知道皇妹的想法?”北遲軒亦說。

“羅氏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北背傺┗卮鸕募虻ッ髁?,“我知道羅氏并非你的生母,且當年是羅氏害你生母死于冷宮,羅氏所做這一切,只是因為大皇子夭折,而她因為生大皇子時難產,喪失了生育能力,才會千方百計的害你的生母,從你生母手中搶到你,撫養一個等著成為傀儡的皇帝?!?/p>

“你應該和我一樣恨羅氏,所以我要報復她,希望太子不要插手,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北背傺┟揮泄脹淠ń?,她知道對于聰明人,不需要謊言。

“我若是不答應呢?”北遲軒亦直視她,有些嬉笑地調侃道。

“我會殺了你,凡是阻擋我報仇的,都不會活著?!北背傺┮渙逞纖嗟拿嫦蟣背儺?,她說到做到,更何況,她殺的人已經不少了,再殺一個又何妨。

“呵呵?!北背儺嘈Φ?,第一個敢威脅他的人-竟然是他同父異母的十三妹。

“皇妹宮中還有瑣事要處理,先行告辭?!北背傺┲?,若繼續談下去,只會浪費她的時間,不如先回宮再說。

待北遲雪漸去,從簾子里走出一紫衣佳人,容貌雖不如北遲雪妖嬈嫵媚,卻顯清麗端莊。

“瀲滟,今天你的琵琶可彈得不好?!北背儺嗬溲岳溆?,不帶有一絲情感。

“少主,是屬下馬虎了?!變蜾俚拖律磣酉蟣凰莆僦韉謀背儺嘈欣?。

“北遲雪,我的十三妹,果真不簡單,連你能夠魅人心智的琵琶魔音都對她沒有用?!北背儺嗔擦肆岔?,轉身對瀲滟說道,“繼續追查有關北遲雪的消息?!?/p>

“是,少主?!變蜾儼還該爰潯憒釉;釹?,身手敏捷,行動迅速。

“想不到,九弟對我們的十三妹也這么上心?!北背儺嚳⑾忠恢痹謁那薰笆睪蜃諾睦溲?北遲軒冽的貼身侍衛,在北遲雪離開后,不免感到好奇,“好像十三妹與九弟是同胞兄妹?!?/p>

北遲軒亦重新沏上了一杯西湖龍井,在心中默默說道,可是,北遲雪卻長得一點不像她的母妃尉遲貴妃,甚至不像他的父皇。

北遲軒亦幼年是曾經見過尉遲貴妃,一個清麗脫俗的美人,并不像北遲雪這般妖嬈禍水,如同妖孽。

或許是歲月造就了不同的人,既能造出尉遲貴妃那般天然純粹的美人,也能造出北遲雪這般妖冶艷麗的禍水妖孽。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第四章 蒼山負雪 2

到新城市的幕雪順利的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一所大學,畢業后又邊打工邊工作在英國讀了博士。

幕雪沒有以前的健談,她總是沉默。

無論多么熱鬧的環境都不能溫暖她冰冷的心。

二十一歲那年,她回家過年,父母念舊,非要回去看看以前的故鄉。

幕雪便陪著父母回到了她所憎恨的這座城市。

那個男人在她十八歲那年出獄后用了不過兩年的時間又爬回了以前的位置,如今倒比以前更加意氣風發。

蘇琳出獄后開始做一些小生意,早早地嫁人有了孩子,每天出車擺攤,皮膚曬得黝黑。

雖然沒有人再提起過去的事,但這究竟是一根刺,深深扎在幕雪的心口。

幕雪的男友是她大學時的同學,追了她三年,幕雪被他的誠心感化,更多的是因為厭煩了他總是跟蹤自己,同意和他交往。

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幕雪便和他到燒烤攤喝了好幾瓶啤酒,模模糊糊間講了自己十三歲那年的事情。

幕雪不想瞞著他,畢竟這些事情總歸是要明說的。

他看起來沒有介意什么,但是眼角的厭惡還是被幕雪察覺了。

之后的幾個月里,他對她越來越冷淡,很多時候只是她一個人傻笑著發著短信。

到了故鄉,幕雪發了張自拍給他,算是報了平安。

畢竟已經習慣了他的存在,盡管有些情緒彼此心知肚明,幕雪還是不愿意捅破他們現在維持的關系。

七大姑八大姨們看起來熱情好客,卻也總是躲著她,幕雪沒說什么,卻也是看在眼里。

父母要去走親訪友,幕雪還有很多積壓的工作,留在家里處理。

幕雪有些乏了,起身燙了一杯咖啡,小喝了幾口,正打算重回電腦前,手機響了。

“幕雪啊,你快來xx醫院,你爸媽出車禍了……”

幕雪沒有掛斷電話,慌忙踏著拖鞋跑出家門,攔了輛出租車,直奔醫院。

“李阿姨,我父母怎么樣了?”幕雪到了醫院便看到守在門口的李阿姨。

“剛剛推進手術室,現在里面的情況我也不知道?!崩畎⒁炭醋拍謊?,有些焦慮,“幕雪啊,你也別擔心了,你爸媽心善,老天爺一定會保佑他們的?!?/p>

幕雪漸漸平靜下來,問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半路出了車禍,你父母駕駛的面包車和一輛大貨車撞在了一起,我和你叔剛好開車路過,看見是你爸媽就趕緊給你打電話了?!崩畎⒁談萘似克?,“一路趕過來,一定很累了吧?!?/p>

“謝謝?!蹦謊├衩殘緣乃檔?。

剛接過水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手機又響了,不過是條短信,幕雪瞟了一眼,眉頭微微皺起。

大約幾個小時以后,醫生出來了,幕雪慌忙涌上前去。

“醫生,我父母怎么樣了?”

“很抱歉,我們盡力了,早點準備后事,讓他們入土為安吧?!?/p>

幕雪呆愣在手術室外,看著醫生護士推出她再也醒不過來的父母。

她感覺頭腦嗡嗡作響,頭疼欲裂。

最在乎她的人,就這么以不完美的方式早早退場。

后面的一個月里,幕雪又延長了假期處理父母的葬禮。

一身精疲力盡后,幕雪重重地摔倒在床上,打開手機翻看著以前和父母的照片。

電話突然響起,幕雪看了看號碼,本想掛斷,思索了一番,還是接聽了。

“阿雪,我要結婚了?!?/p>

“我知道?!?/p>

“對不起,原本我以為我很喜歡你,后來才發現……其實我更喜歡小雅?!?/p>

幕雪按了按太陽穴,小雅是她的閨蜜,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兩個會搞到一起。

“你不就是嫌棄老娘嗎!”

“阿雪,你怎么能這么說……”

“別叫的這么親,我跟你熟么!”

“哎,你這樣我就必須要說了,你以為自己有多干凈啊,每天都裝清高讓別人以為你有多完美,fuck,我當年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追了你三年,像你這種綠茶婊,當年也是為了錢貼上去的吧……”

“徐子恒你這張嘴給我放尊重些!我擦,你以為自己就多么正人君子了么!”

“啪!”

幕雪重重地摔了手機,屏幕瞬間摔裂向四周飛濺。

她縮起身子,抱著雙膝,碩大的淚珠“啪啪”地打濕衣襟。

幕雪打開簾子望著窗外,十七樓的高空寒風陣陣。

這世界,真的沒有人在乎她了。

“嘭!”的一聲巨響,幕雪跌落而下。

“你真的想死嗎?”

“你真的想死嗎?”

“你真的想死嗎?”

幕雪朦朦朧朧間聽見一個聲音,似乎在呼喚著她。

“我……真的想……死……嗎?”幕雪詢問著自己的內心。

“生無所欲,與死而言又有什么區別……”幕雪望著漸遠的天空,她再也抓不住的回憶,摔落進湖里濺起巨大的水花。

幕雪漸漸沉入水底,湖水嗆進她的呼吸道,幕雪越發感覺呼吸困難。

“你真的……想死嗎?若我可以給你新生,你還想死嗎?”那個淡漠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咳咳……咳……”幕雪向著接近水面的上方撲通。

“呵……呵……凡人吶,終究是貪生怕死之徒?!?/p>

“你是誰?”

“你是誰!”

“就這么想知道我是誰嗎?”突然一個男子的身軀迫近幕雪,她被逼著向海底沉入了幾寸,男子銀白的發絲漂浮在水中,一雙金色的瞳孔耀眼奪目,俊美的臉上帶著份貴氣,仿佛一切都要在他面前臣服。

“你……真的……可以讓我……新生嗎?”幕雪望著他,淚水滑落臉頰,與湖水混在一起,“我真的可以掙脫這丑陋的世界了嗎?”

“當然?!蹦兇油蝗晃巧夏謊┑拇?,濕潤的感覺一點一點侵蝕回憶,“數千年了,我尋了你多世,為什么這么輕易的就被凡間所傷害呢?”

幕雪咬爛了男子的唇,慌忙后退。

血腥味彌漫在周圍,男子舔了舔被她咬爛的嘴唇,金色的瞳孔深邃地仿佛一望無際。

“真是一如既往的野蠻?!蓖拍謊┙墾抻蔚淖齏?,男子壓抑住了心中的欲望,“終該給你些教訓,改改你這脾氣?!?/p>

男子突然接近幕雪,咬爛手指,手指溢出紅色的血滴,男子的指尖按在幕雪的額頭,從他身上散發出的金色光芒漸漸包圍幕雪,幕雪看見男子俊美的臉上開始顯現出金色的符文,眉間奇怪的圖案竟讓她有些似曾相識。

幕雪被金光逼得閉上了雙眸,全身漸漸失去了知覺。

“記住了,本尊的名字是……”

還未聽完男子的最后一句話,幕雪就沉入了時間的深海。

紛雜的回憶漸行漸遠。

別了,這充滿惡意的世界。

“今昔一別,一別永年,蒼山負雪,浮生盡歇?!?/p>

幕雪,享年二十一歲,卒于公元2015年,死于溺水身亡。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