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流煙往兮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6:15

流煙往兮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鍩烘湰: 流煙往兮 浮夢青燈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竹心,竹無憂 仙俠 娛樂圈 鬼怪 民國

我不知道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多可靠,就像我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會相信你,走到最后才發現,其實誰也不比誰簡單。 竹心,我這一生幾乎都是假的,身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可唯

精彩章節試讀:

第34章 身份

“想你了,信嗎?”竹漓湮倚在竹枝上,腳上的小鈴鐺隨風輕輕響,“好了,我不逗你了。你也應該知道阿慕這幾日設宴各大世家的事情了吧,到時候,你尋個由頭把絆住楚痕?!?/p>

“好?!敝裥謀疽擋幌肴ツ歉鏊降難緇?,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些個世家估計要不歸順要不就是被齊慕給收拾掉,去了也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竹漓湮聽她答應滿意地拍了拍她的頭,“乖,那我就回去了,阿慕還在等我?!?/p>

竹心對于竹漓湮這種似乎是在寵小動物的動作側身躲了躲,“知道了,快回去吧?!背?,呵,所有的事情都與你有關,你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看著明月已上種田,“寒梅,明日去同族長說我與楚公子要上山為暗衛采集解毒用的草藥,就不去城主府中了;夏荷,明日清晨替我給楚公子帶句話,便說明日卯時我在城外山上等他?!?/p>

寒梅和夏荷心中疑惑,自家主子和楚公子不是不合么?這又是排的哪一出,怎么還會約對方出去?“主子,楚公子會答應嗎?”自家主子出城向來是不會帶她們四個人的。

“自然是會的?!敝裥拇又裰ι弦輝徑?,“走吧,回竹心榭?!?/p>

寒梅和夏荷看著這樣的珠子心中無奈地嘆了口氣,對視了一眼之后只能默默跟上,主子的心思真是越來越難猜了。

楚痕本來就有打算要找個方式混入城主府中,沒想到一大早便聽說竹心過來請他去城外山上,說是有事相商。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選擇和竹心一起出去,畢竟城主府這邊還可以讓人盯著,竹心那,估計他不去是不行的。

來到城外山上,看著站在半山腰涼亭里的青衣女子,楚痕加快了腳步,“竹四姑娘?!?/p>

竹心見楚痕到來微微頷首,算了打了個招呼。

“竹四姑娘今日邀我前來可不僅僅是為了采藥吧?”楚痕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日頭,雖說時辰尚早,但采藥卻有些晚了。

竹心笑著指了指一旁的藥簍,她倒是真出來采藥,一簍子的藥草已經被小心翼翼地整理好,足以看出采藥者的用心;站在這里,也不過是為了等楚痕而已,“楚公子來得有些晚了,我可都把藥草采好了?!?/p>

楚痕笑了一下,這姑娘說話做事,可還真是半點都不摻假,“莫非還真的是替竹家暗衛解毒的藥草?”

“自然。不然我為何要在清晨上山?”竹心確實是采了替暗衛解毒所用的藥草,句句為真,自然不怕楚痕這問話。

“竹四姑娘考慮得怎么樣了?”楚痕不得不說竹心這性子也是有些倔,又或者,她是否又得知了什么消息,所以顯得如此從容?

竹心沒有回答,只是反問了一句,“楚公子,聽說過‘尋淵’嗎?”

楚痕輕輕嘆了口氣,無奈地笑了笑,這姑娘,倒是快把自己查了個底朝天吧?只是一日功夫而已,居然又查出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還真是不能小看啊,“竹四姑娘這是何意?我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楚公子是‘尋淵’的人倒是瞞得深,若非昨日去了百卉閣,恐怕竹四還得被楚公子再瞞騙一段時間?!輩恢?,竹心這話雖說聽起來好像是在問責,可楚痕總覺得自己在她這句話中聽出了幾分笑意。

看著眼前依舊風輕云淡的翩翩公子,竹心看著他問道,“楚公子,想知道我為什么會知道嗎?”

“還請竹四姑娘為在下解惑?!背鄣掛蠶脛?,自己是哪里出了問題,居然這么快就被竹心查了出來?又或者說,“尋淵”那邊給的,其實并不可靠?只是以玄玦的性子,這應該也是不可能的。

竹心看著他微微一笑,一字一句地說道,“因為,我也是‘尋淵’中人?!幣蛭?,我也是“尋淵”中人,而且我一直生活在臨安,所以我比你更早接觸百卉閣,也與百卉閣更熟悉,你以“尋淵”的名義在百卉閣與我交涉,我自然很快就可以知道。

楚痕突然想起了昨日剛到百卉閣時竹心說的那一句話,“楚公子倒是對百卉閣了解得清楚”,這句話,分明已經說出竹心自己對百卉閣也是極為了解的,自己當時竟然沒有想到。

釋然一笑,這樣一來也便說得通了,看來,竹心,也遠比自己所要想象的更為復雜。自己對“尋淵”的了解確實不多,盡管玄玦給了自己令牌,但是如今的臨安中有多少“尋淵”中人他也并不知道。沒想到當初一閃而過的念頭會是真的,楚痕也難得露出了復雜的神色。這姑娘藏得這么深,他倒是很想知道,她還有什么底牌。

“楚公子不像是會被這種消息嚇到的人,不知可否與竹四說一說,方才在想什么?!敝裥牟虜夤芏嗨贍芑嵊械姆從?,卻沒想到他從聽到這句話之后就一直沉默,陷入了沉思。

楚痕猶豫了一下這才開口,“在下在想,是不是該給竹四姑娘賠禮道歉?!?/p>

竹心眸色微微一沉,到這個時候還不打算說實話,看來自己這次似乎還是沒有找準切入點?也罷,我便再看看你還能怎么能言善辯,“道歉倒是不必了,若是這幾日淵中有人提到,我也不知道楚公子竟然也是自己人,過去倒是多了些誤會。只是竹四不是很明白,公子此來竹家,為的是何事?”

對別人是不能說,可對同是“尋淵”中人的竹心卻是要說的,畢竟“尋淵”可不會讓兩個人去做兩件有沖突的任務。楚痕這些也不鬧,他要竹家無非也是要有才之人為他所用,可不是要一大群無用之人,竹心眼下也不想與他為敵,那么竹家留與不留似乎也已經沒什么差別了,“自然是為了,毀掉這臨安城的世家了?!?/p>

“楚公子前幾日似乎不是這么說的吧?”竹心看著楚痕有些戲謔,她忽然對楚痕給的理由特別好奇,楚痕還能再說出些什么。

第20章 興趣

竹輕安從宴會散了之后就回到了竹心榭自己的房中,而剛一踏入房門便看到一名男子正坐在桌邊等她,與楚痕一樣是白衣勝雪,可眼前的這人卻是把這白衣給穿出了邪氣。

“這邊倒是比你原先的地方好一點?!奔袂嵐不乩茨兇涌謁檔?。

竹輕安反手把門掩上,雖說她這院中沒有下人,但終歸還是小心一點好,“你的傷好了?”這男子是她之前救下來的,當時給他包扎好傷口才發現他已經吃過傷藥沒有性命之憂,第二日人便不見了,她當時也沒有在意,沒想到今天他又來了。

“那點傷勢,我還不放在心上?!蹦兇喲有渲心貿鲆桓雋釓?,黑木制成的葉形令,是傳說中那個組織的信物,“我叫玉子煙,你助我一次,日后我也自會答應你一個要求?!?/p>

“什么要求都可以?”竹輕安坐到了桌邊,給自己倒了杯水。男子狂妄的態度讓她有些并不想和這個人交談。

玉子煙打量了她一眼,眼前的女子雖然沒有半點修為,卻不知為何似乎從骨子里透出一股傲氣,好似并不把任何東西放在眼里,這樣的氣勢他實在是太過熟悉。聽到她的問話他自然肯定回答,“當然?!狽湊蕓煺餛舐驕馱僖膊換崮擦?,到時候什么樣的要求又還有什么關系呢?

“尋淵”出來的人,就算是這么狂妄的話,也能夠讓人深信不疑。這個傳說中的組織,據說只有八十一個人,卻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臣服于“尋淵”的組織卻無盡無窮,不管是世家還是圣宮,那個自詡正義的地方,對它的追殺令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玉子煙勾唇一笑,果然啊,沒有人能夠逃脫來自魔鬼的誘惑,“你可以慢慢考慮?!?/p>

竹輕安見對方的態度知曉對方或許只是隨口一提,卻喜歡這種看別人糾結的樣子,畢竟就算是真的,對方也有實力完成。果然啊,還是實力能夠說話,但是這樣的承諾,不好好利用,怎么對得起對方的狂妄?看著玉子煙的竹輕安忽然也笑了起來,“如果,我說,我要入‘尋淵’呢?”

玉子煙似乎沒有料到她會提出這個條件,停下了手中正在把玩扇子的動作,整個人傾身向前,正好將竹輕安籠罩在自己的影子之下,“想入‘尋淵’的人很多,而你又想憑什么進來呢?”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輕聲的問話猶如來自地獄的鬼魅。

竹輕安別過頭,繞過他站起身來,“自然是實力?!?/p>

“可據我看來,你身上沒有半點修為?!庇褡友討逼鶘?,語氣中總是帶著幾分戲謔,“你確定要用這個條件?”

“確定,又如何?不確定,又如何?”竹輕安反問道,對方的狂妄雖然讓她覺得很像同類,可又不自覺地想要嗆他。

玉子煙倒是正襟危坐了起來,皺了皺眉后才說道,“我會找人替你醫治,至于修為,等你可以修煉了再說?!?/p>

竹輕安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提出這樣的提議,隨著對方態度的端正也正色了起來,她之前便想過入“尋淵”,會在對方說滿足自己一個條件后提出這個既是隨口,也是她的目標,畢竟這個世家恐怕已經走到了盡頭。而她并不想看著這樣一個本該走向隕落的世家茍延殘喘,還不如破而后立。

見對方遲遲沒有回應,玉子煙只得又出口問了一句,“怎么?還有什么問題么?”

“沒,只不過不勞費心。修煉的問題很快就可以解決了?!敝袂嵐不毓窶?,“希望,到時候閣下能夠幫忙引見才是?!?/p>

多么可笑。明明是世家大族的人,更是從小便享受到世家的好處,受寵非凡,可她卻想著入“尋淵”這樣的地方。不得不說竹輕安的想法讓玉子煙有了些興趣,“好,那我便拭目以待?!?/p>

眼見玉子煙離去竹輕安這才熄了燭,她自然知道她這樣的想法讓人難以接受,可是她也明白,世家這種存在不會太久了,如今的圣宮對世家的干涉越來越大,世家自己內部的問題也是越來越多。她們這些所謂的世家驕子,到時候什么也不是。竹心是對這場游戲的規矩玩得很通透,可如果,游戲結束了呢?

玉子煙雖然離開了竹心榭卻沒有離開臨安城,以他的修為這些所謂的世家哪有發現的能力,可偏生,他入的是竹心榭。以竹心那般謹慎的性格,盡管沒有能力攔住玉子煙,也是知曉自己的地盤有了不速之客。

“主子,可要采取什么舉動?”寒梅看著臨窗而立的竹心輕聲問道。

“不必,去看看大小姐那邊有沒有什么事情。若是沒有,便不必理會?!焙韁械吶友凵穹胬?,卻無人得見,“替我聯絡漓湮姑姑,尋個時間見上一面?!?/p>

寒梅應了一聲立刻退下,若是有旁人在場定會被這樣的竹心嚇到,平日里溫順乖巧、與世無爭的竹心,此刻的戾氣卻又如此之重,家族長老之位豈有那么容易得到?這雙手上染的鮮血,可已經太多了,可那又如何?這所有的一切,都應該被毀滅。

閉上雙眸調整了氣息,再睜開時已經是一片淡漠的神色,掩上窗戶,臨安臨安,臨時安寧,注定混亂,這個臨安城可已經安寧得太久了,怎么可以,安寧得這么久呢?

寒梅到了竹輕安住處的時候發現屋中一片黑寂,微微開窗見她安然無恙這才又重新掩上,匆匆離開。既然主子說不必理會她們自然也不會多事?;胤炕渙頌鬃笆獠徘那那背雋酥窀?,替竹心把消息傳給了冥館中的竹漓湮。

玉子煙還沒有離去便看到竹心榭又潛出了一個人,眼中興味盎然,看來這所謂竹府最僻靜的所在,才是這竹府里最精彩的地方。這么一想,也便跟了上去,卻發現對方的目的地,與自己竟然相同??蠢?,似乎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呢。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