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四劍說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2:51

四劍說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鎬庝箞鐪? 四劍說 換血魔衣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貞子 總裁 虐戀情深 古言 言情

江湖風起云涌,安史暴亂,誰主宰江湖?陰謀,霸圖,功利,隨風成空。紫電笑傲,青霜無情,龍泉低鳴,太阿高唱,誰能雄霸天下?看江湖兒女癡情斷,留回憶紛飛難忘?;隊畝了?/p>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一章 紫電

貞子一開始不叫貞子,貞子叫做貞元子,是琉璃觀觀主,其輕功出神入化,卻喜歡晝伏夜出,是以江湖人多笑稱貞子。

琉璃觀是江湖一大流派,觀內弟子不多,卻個個出類拔萃,例如貞子,例如舒氏兄妹。

琉璃觀坐落在伏牛山上,地處中原腹地,可謂人杰地靈,觀內一眾道士道姑清靜無為,不喜叨擾,而貞子是個例外。

貞子喜歡在江湖上四處游歷,其人亦正亦邪,黑白通吃。是以江湖好友眾多,仰慕者甚眾,是很多閨中少女的暗戀對象。

身為觀主的貞子經常不在觀內,觀內的一切事物自然落到了同時位居副觀主的舒氏兄妹身上了。確切一點,是落到身為兄長的未央子身上了。

這未央子俗家名喚舒慊,少年時帶著妹妹舒素蓮拜入琉璃觀。之后刻苦勤奮,終成副觀主。而其妹素蓮卻跟著哥哥受了苦,整天待在道觀,二十出頭了還未經人事。不過素蓮自小聰慧,老觀主的功夫學了個七七八八,修為與其兄長相比只高不低。

這一日天氣晴朗,惠風和暢,未央子正在后院廂房內靜修,突聞弟子來報,說一女子受了重傷,正在門外,要求面見觀主。而貞子不在觀中,于是報于未央子。

未央子聽后急急命人將那女子扶了進來,那女子見得未央子,卻以為是貞子,道:“貞元子道長,劍我送來了?!彼低昃溝沽訟氯?,未央子急忙探了鼻息,竟是死了。

未央子見女子手中拿了一把劍,便取了過來,細看之下,不由驚了。

這把劍乃是江湖人人垂涎的紫電,鋒利無比,只有其他三大寶劍才可相提并論。

未央子心中道:“這紫電是四大寶劍之一,江湖中人人爭奪,觀主怎么惹上這樣一種閑事,不過這劍不是在歸天霸那兒嗎?怎么跑回中原了?這日后人人來奪劍,誰能清修?可是此劍又不能隨便送人,說不好讓別人因此惹了殺身之禍。而且此劍似與師兄有關,更加不好處置?!蔽囪胱鈾妓髁稅胩?,竟沒有絲毫頭緒,于是命人安葬了那女子,收了寶劍,走入內室,打算等貞子回來再做決定。

而此時,三個勁裝男子卻在遠處的一座山頭望著琉璃觀。

左首那個眉清目秀,此刻微微皺了皺眉,道:“這紫電進了琉璃觀,我們再想弄到手就難了?!?/p>

中間的眉帶煞氣,大咧咧道:“怕他個鳥觀,直接殺進去,我倒要看看這貞元子長了幾顆腦袋?!?/p>

右首的那個年紀稍大,扭頭看了中間那人,道:“二弟不可妄動,這琉璃觀不止貞元子麻煩,那未央子同樣功力深厚,我們去怕是討不了便宜?!?/p>

中間的冷哼一聲道:“沒有這紫電我們拿什么與弟云雨斗?他仗著一把太阿劍硬闖咱風源殿,生生毀去了咱大半輩子的心血,這個仇豈可不報?”

左首的又開口了:“二哥,大哥說的不錯,我們這樣去不但搶不到紫電報不了仇,還會惹上琉璃觀,不如從長計議?!?/p>

中間的明顯相當生氣:“每次都是你們兩個畏畏縮縮,風源殿才始終成不了大氣候!”

右首的斜眼看著老二,道:“老二你是不是不滿意我當大殿主?要不你來當?”

老二見老大生氣,心中忐忑,忙道:“大哥開什么玩笑,我哪有不滿意,大殿主你當我是心服口服?!?/p>

老大冷哼一聲,轉身拂袖而去了。

老三看看老二道:“走吧,大哥不會生你氣的?!彼低昶鶘磣吡?。

老二看了看老大老三的背影,又回頭狠狠的看了一眼琉璃觀,呸了一聲,也扭頭離去了。

三人剛離去,從離三人站立位置左側丈許地的草叢里爬出一個人來,這人頭身戴著一個草帽,身上穿著草織的衣服,嘴中叼了一根稻草,面相邋遢。

那人看了看三人離去的方向,又看了看琉璃觀的方向,心中嘀咕:“這紫電很好玩嗎?為什么琉璃觀和風源殿都想要?”那人抽出嘴中稻草,出聲說道:“對,一定很好玩!”說完那人賊眉鼠眼的看了看琉璃觀緊掩的大門,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這人滿臉污穢,看不出年紀,他走至琉璃觀墻外,抬頭看了看圍墻頂處,吃吃笑了一聲,一縱身,便越過了墻頭。

這人跳過墻頭,見門內有兩人正坐著閑嘮,并未注意到他,便躡手躡腳的躲在了一棵樹后。

他四下望了一下,覺得想溜進大廳或者后院不得不引起二人注意,于是那人略一思索又轉身跳了出去。

突然,兩個門衛聽得大門似遭了重擊,連忙開門去看,兩人出的門去,便有一人翻了墻進來,正是那草帽之人。原來這草帽使了個調虎離山之計,趁二人出外巡視,忙竄入大廳。

兩個守門人在門外四下望了一下,并未見人,便又回到門內,關了大門,卻不料早被人闖入了大廳。

草帽進的大廳,只見廳內掛了一幅老子圖,圖前放了一祭桌,桌上是一些祭品和一個香爐,爐內的香兀自燃燒,桌前放了兩個蒲團。右邊擺著一張八仙桌,桌上有一茶壺和兩只茶杯,桌旁擺了兩張凳子??蠢湊獯筇霞撈糜肟吞諞惶?。

那人只是瞄了一眼,便徑自從左邊的側門走了進去。

剛轉過角,見這是一條通往后方的通道,卻聽得有人聲傳來:“聽說這姑娘送來的劍是紫電劍呢?”

另一個聲音道:“我也聽說了,我還聽說師伯最近在外就是為了這把劍?!?/p>

第一個聲音又道:“才不是,我聽說師父要把這劍送給師叔?!?/p>

“你胡說的吧,名劍配英雄,師叔一屆女流,師伯才配用這把劍!”

兩人邊走邊爭,草帽聽得兩人腳步聲漸近,四下望去,見通道左側放了一個大筐,筐內卻是空空如也,卻匆忙跳了進去,隨即覺得還是能被發現,就又跳了出來,往地上一蹲,用那個大筐把自己扣住了。

如此一來,草帽覺得自己安全了,就送了一口氣,聽得兩人越走越近,就屏住了呼吸。

卻聽到那第一個聲音突道:“曉妮這丫頭又偷懶了,卻將這筐扔在這里!”

草帽在筐內瞇了眼從縫隙看去,卻見一個身材頎長的道士正準備來拿著筐,草帽心下惶恐,忙背著這筐向前走去。

二人見這筐自己移動起來,吃了一驚,隨即笑道:“曉妮,你又在搞什么鬼?”說完竟理也不理,徑自走了。

第十二章 心事

楊玉環抬頭看了看天,又想起了那個人。

當我遇見你,我才知道,我在人世走這一遭的目的。

當故事遇見故事,對不起,我只愛童話。

所以,即使我與他的故事再美麗,也只能是故事。而與你,卻是童話。

樂天說:“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p>

我是真的愿意,可是樂天和世人都不知道,我愿意的那人,不是那個很愛我的君王,而是你。

我作的曲,他只知道叫好,他只知道音律齊,弦聲緊,卻不知弦外的辛酸。在他面前,我的心情,只能隱藏,只因為他是君王。

所以,當你出現,我的心就融化了。因為你的豪放,讓我的心情不受自己控制。

早就聽說過你的美名,早就拜讀過你的詩句,你的豪情,你的狂放,你的才華,無不讓我為之傾倒。

我自小被養在深閨,對未來充滿幻想,渴望將來的夫婿能夠疼我愛我。他可以不夠英俊,但必須疼我愛我;他可以不夠富裕,但必須疼我愛我;他可以不夠尊貴,但必須疼我愛我。我能夠忍受貧窮饑寒,可是這個人,必須能懂我。

后來,我被封為壽王妃。再后來,我被納入后宮封為貴妃??墑撬種?,我的心事無處訴說。

都羨慕,三千寵愛在一身,我獨向往,高山流水遇知音。

將士們都說君王為我所累,不理朝政。我無權解釋,也不想解釋。因為我的心里除了你任何東西都容不下了,包括我自己。

都說你狂放,讓高力士脫靴讓楊貴妃研磨,可是他們不知道,那次研磨,我心甘情愿。那是我與你最近距離的接觸了。

你一生漂泊,愛好飲酒,喜歡吟詩。從此我喜歡作賦,喜歡唱曲。

那一年,陽光還明媚,天下還太平。

我認了一個干兒子,我聽說滿朝文武都為此事罵我。我只是一是覺得好玩。那么大一個人,那么大一個胖子,居然認我做娘,你說好玩不好玩?

他們都罵我,連你也罵我,說因為我才使他不理朝政以致安史之亂。我后悔,我恨,我恨自己貪玩引起戰爭,我恨自己為什么做下了可能讓你永遠也原諒不了的事。

你是臣子,我是貴妃,你敢做敢言,我謹言慎行。我們的相遇,我有時會覺得是一個錯誤,但我依然覺得她很美麗。

我醉舞一曲,據說可以顛倒眾生,可為什么,偏偏顛倒不了一個你。自始至終,你沒有正眼瞧過我。

屋內紅燭浮沉,你的聲音又響起。錦書銅尊,是我為你書寫的思慕。

等到身邊青娥老,想起你青絲又染了兩鬢,看那芙蓉未央柳,記憶怎渡?

禁衛請殺,君王無力阻止,而其實我早已有死心。其實,安史之亂爆發后,我的罵名傳至我耳中時,我的心就死了。

圣主庸主,是我的錯;奸相篡權,是我的錯;安史之亂,是我的錯。只是,死之前,最想見到的,是你。

楊玉環下意識的四下忘了一圈,卻沒有發現自己思念的那個人,于是上前走了一步,拉起了已綁在樹上的白綾。

正在這時卻聽到一個聲音傳來:“娘娘且慢?!?/p>

楊玉環與高力士同時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俊氣的青年提著一把寶劍,站在身后。

楊玉環一見寶劍,又愣了下來。當初他就愛提劍闖江湖,以游俠兒自居。這樣一來,楊玉環竟然覺得這青年與他有幾分神似,不由親切的問道:“怎么了?你想做什么事?趁我還活著,我一定求皇上給你辦到?!?/p>

弟云雨卻微微皺了皺眉,心道:“這娘娘是天真還是癡傻?我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她都這樣想助,若是她那個干兒子求她一下,她怎么可能不去找皇上辦事?”

弟云雨這次卻沒錯怪楊于懷,好多人像安祿山、楊國忠都利用過楊玉環這一點,往往哭訴幾句,楊玉環就必定會為自己說話。

弟云雨緩緩說道:“還請娘娘明言,為何有趨死之心,我觀娘娘神色,必有放不下之事,草民若可效勞,定不負所托?!?/p>

這弟云雨真是愛管閑事,梅花客棧之事,風源殿之事,李適之事,都與他沒有關系,但偏偏他都插手了,此刻竟然管到楊玉環頭上了。

楊玉環卻是心里動了一下,對高力士道:“我能不能和這位公子單獨談幾句?”

高力士不愿為難將死之人,走向一旁。

楊玉環從懷里掏出一方大紅的手帕,遞與弟云雨道:“勞煩有機會將這個送給李太白?!?/p>

弟云雨驚得下巴都要掉了下來,這楊玉環竟然還與李白有染?

楊玉環卻不很在乎弟云雨的反應,接著道:“順便再幫我帶一首詩過去?!?/p>

弟云雨剛緩過來,便道:“娘娘請講?!?/p>

楊玉環似是呆了,好久才緩緩吟出一首絕句來:生養在深閨,侯門為君悔。罵名何足懼,一言妾心碎。

弟云雨聽了只覺得傷悲,也顧不上其他,其實楊玉環這絕句太簡單易懂了,可見楊玉環并沒有出眾的文采,只是那對李白的一腔情誼卻真真切切的表達了出來:我生養都在侯門深閨大院,卻因為你的出現后悔自己生養在這個地方,我不懼怕所有人的謾罵,但是你的一句話就讓我心碎了。

弟云雨知道李白也曾作詩罵過楊玉環蠱惑皇上,此刻更是體會到楊玉環這單相思的苦楚,不由抱拳恭敬的道:“草民定不負娘娘所托,必然找到李太白傳話?!?/p>

楊玉環點了點頭卻沒有答話,走向白綾,自縊而亡。

弟云雨與高力士呆呆看著楊玉環的死亡,她竟然沒有一絲掙扎,死亡時的痛苦對她來說似乎算不得什么。

待了半晌,高力士嘆了口氣道:“你快走吧,我得去喊人收尸了?!?/p>

弟云雨默默無語,悄然回到人群中。

玄宗不忍見玉環尸身,早已躲入轎中,眾百姓見侍衛抬著楊玉環尸身過來,才逐漸散去。

玄宗心灰意冷,對李亨道:“你留下登基為帝,穩住軍心,照顧好百姓?!?/p>

李亨假意大哭,道:“父皇節哀,娘娘已去,請父皇執政?!?/p>

玄宗卻不再多言,命侍衛抬了轎子向前走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