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凰傾九州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2:43

凰傾九州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涓€: 凰傾九州 娜愛之夏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上官卿遙,慕容瞑曦 總裁 虐戀情深 古言 鬼怪

江山為棋,黑白翻覆于股掌,一字落,千軍破。在那個群雄逐鹿的時代,上官卿遙以弱風扶柳之 姿,扛起了冥月皇朝的萬里河山。她輔佐自己的夫君踏平四海,統一九州。在繁華落盡

精彩章節試讀:

第17章 針尖對麥芒(下)

“有美酒,有美食,也有美人,現下就差樂舞相伴了?!本蒲縉詡?,慕容玥暝似是無意中說了一句。

慕容暝曦正要喚宮廷舞姬,卻被他阻止。

“想必已經看膩宮廷之舞,臣今日讓義女為皇上獻舞一曲,也好讓皇上換換口味?!蹦餃蓐躁嘏吶氖?,只見一個美若天仙的白衣少女,如空谷幽蘭般出現。

她舞姿輕靈,身輕似燕,身體軟如云絮,雙臂柔若無骨,步步生蓮花般地舞姿,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葉尖的圓露,使我如飲佳釀,醉得無法自抑。有曼妙女子,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水的精靈般仿佛從夢境中走來。天上一輪春月開宮鏡,月下的女子時而抬腕低眉,時而輕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攏握起,似筆走游龍繪丹青,玉袖生風,典雅矯健。樂聲清泠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筆如絲弦,轉、甩、開、合、擰、圓、曲,流水行云若龍飛若鳳舞。

上官卿遙見慕容暝曦看得如癡如醉,心里只覺莫名的不舒服,抬手掐了慕容暝曦的手背一下。

“上官卿遙,你干嘛掐朕?”

“慕容暝曦,你簡直跟那些沉迷酒色的君王沒有多大的區別?!鄙瞎僨湟5蛻?。

“上官卿遙,你這是在吃醋了?”猜到她也許是吃醋了,心里竟然只覺一陣歡暢。

“若言獻丑了?!蔽璋?,微微福身施禮道。

“喂,還不快讓人起來!”上官卿遙出言提醒。

“起身吧?!?/p>

“若言謝過皇上,謝過皇后娘娘。語罷,便退至慕容玥暝的身旁。

“皇上,臣的義女表現可還讓你滿意?”慕容玥暝方才見慕容暝曦那陶醉的模樣,心中雀躍,但面色無異。

“皇叔的義女當真是天姿國色,讓朕心生喜歡?!毖雜錛湮薏渙髁孔旁尢局?。

于是該宴并沒有如上官卿遙他們二人所想的那么難以對付,反而是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結束的。

“上官卿遙,你還沒回答方才朕在席間問的問題呢?!蹦餃蓐躁氐滄×松瞎僨湟5娜ヂ?。

“慕容暝曦,收收你的哈喇子吧。真是個色鬼投胎?!鄙瞎僨湟4聳幣裁揮邢行奈仕?,為何明知道若嫣姐姐是青樓之女,卻為何故作不知。

一股無名火浮上心頭,瞪了慕容暝曦一眼,便帶著紅鳳青鸞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哈哈!”愉快的笑著,笑得得意而放肆。

王忠不禁心生疑惑,為何自己主子被皇后娘娘所罵,何以還能笑得那么開心。

“什么!”桌上的東西全被姜儀柔掃落在地,“你說譽王帶了一美若天仙的女子進宮,而且還給皇上獻舞!”

“不僅如此,聽當時在場的宮娥說皇上還說心生歡喜,怕是這個女子恐怕過不久就會被皇上封妃了?!彼匭男⌒囊硪淼?。

“那上官卿遙當時是何表現?”

“皇后娘娘亦表現得十分歡喜,并無半點反對的模樣?!?/p>

“本宮看這根本就是上官卿遙故意安排的,她又怎么可能反對?上官卿遙,我姜儀柔與你沒完!”姜儀柔咬牙切齒道。

“小姐,那姜儀柔聞訊鼻子都被氣歪了?!鼻圇剿低甌鬮孀拋煨Ω霾煌?,瞥到上官卿遙的眼神,這才停住。

“小姐,為何你的臉色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很好???”

“我們小姐這是吃醋了?!焙旆錮圇?,在她的耳旁低語。

“吃醋?吃誰的醋?”

“你這不是廢話嘛,當然是皇上了?!?/p>

“你們兩個丫頭在說什么悄悄話,也說與我聽聽?!鄙瞎僨湟<嵌慫檔撓猩猩?,便好奇道。

“沒什么,我們先退下了,小姐早點歇息?!繃謔?,一起退下了。

“在這宮中誰都需步步為營,可誰又能保證自己步步為贏呢?”單手撐著下巴,眸光盯著還在燃燒的燭火,若有所思道。

許愿,將吹滅吹滅,輾轉反側,卻是怎么也無法入眠?

披了件單衣,步至院中,抬頭看著那已經被烏云所完全遮擋住的月光,心中不免生起惆悵。

耳旁卻聽見了陣陣哀泣,忽遠忽近,心中好奇,正要往那里而去,卻看到了君翊。

“鳳卿,是因為今日譽王讓穆若嫣獻舞一事而犯愁,這才睡不著的吧?!?/p>

“是,也可以說不是。我只是不明白慕容玥暝明明心中有若嫣姐姐,為何還可以把她獻給另一個男人?”問出心中的不解。

“對于一個男人,尤其是慕容玥暝這種野心勃勃的男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付出什么代價都在所不惜,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女子呢?!本次瞎僨湟=饣蟮?。

“所以我們女子就只能成為你們男人謀奪自己利益的犧牲品了嗎?”不免感到氣憤。

“那也要因人而異,若是鳳卿與穆若嫣一樣的境遇,我敢肯定你絕對會抗爭,并不會任由別人擺布自己的命運?!?/p>

“若嫣姐姐是因情所以才不抗爭的,君翊的言外之意是鳳卿較之無情?”

“無情才能無所牽絆,所以有時無情也并不是一件壞事,對嗎?”并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也許吧,君翊真不愧是我的解憂果,心中舒暢了不少,我回去睡覺了。君翊,你也早點休息吧?!鄙瞎僨湟1徹砝肴?。

“解憂果?做不成你心中所喜之人,這解憂果的身份倒也不錯?!筆腿灰恍?。

“慕容暝曦,你來多久了?”因昨晚歇得有些晚,故而上官卿遙比以往晚起了些。

可誰知她睜開眼睛,就看到坐在床旁的慕容暝曦。

見他那專注的目光,似乎是盯了許久。

“朕聽青鸞說你昨晚回去后的臉色并不是很好看,故而一下早朝就過來了,可誰知你竟然還沒起?!弊旖槍易呸揶淼男θ?。

“瞧你那眼底的深深的黑眼圈,昨晚莫不

不是掛念著美人而不得安眠?!鄙瞎僨湟;刈斕?。

“朕的確是掛念美人,但并不是為朕獻舞的美人,而是賴床的美人?!?/p>

“慕容暝曦,你無恥!”雖心中覺得歡快,但嘴上還是道。

“那娘子想不想夫君更無恥呢?”眸光一沉,扣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一拉,直接將她拉入懷中,上官卿遙才掙扎了兩下,纖腰就被他另一只手牢牢扣緊。

臉劃過一絲戲謔,強制將她壓倒在榻上。

俊臉在她因驚恐而陡然睜大的瞳孔慢慢放大,臉頰泛著紅暈。

“慕容暝曦,你要是敢對我不規矩,我就…我就…對你不客氣?!?/p>

“夫君甚是好奇,娘子究竟會對夫君怎么一個不客氣之法?!閉彼┥砣ノ塹納瞎僨湟5氖焙?,紅鳳闖了進來。

“小姐…奴婢不知皇上在這,這就退下?!焙旆锘嘔耪耪磐肆訟氯?。

“上官卿遙,這次算你走運,下次朕就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你了?!蹦餃蓐躁胤磣?,大步踏出寢殿。

直到慕容暝曦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上官卿遙的視線里,她才徹底松了口氣。

“小姐,你沒事吧?!鼻圇交鵂被鵒塹吶芰私?。

“沒事,剛才多虧紅鳳了?!鄙瞎僨湟6鄖圇叫α誦?。

第4章 不如不遇(上)

慕容暝曦心中一方面牽掛著姜儀柔的病情,另一方面擔心上官卿遙她會傷害姜儀柔,腳步愈漸加快,匆忙往歡儀閣的方向趕去,生怕遲了一秒,就會威脅到姜儀柔的生命。

主子如此心急,奴才們也不敢怠慢,也急忙加快了腳步。他們見皇上如此擔心柔貴嬪,心里都不禁為那才進宮的皇后娘娘捏了一把汗。

姜儀柔和上官卿遙兩人就這樣在院中對峙了許久,直到某人瞥到那抹越走越近的明黃身影,突地噗通一聲跪在上官卿遙的面前。

“姐姐,柔兒從未做出魅惑君主如此不堪之事,更不敢欺君,你又怎么可以如此冤枉柔兒呢?若你真的看不慣柔兒,那柔兒打自己幾下,這樣也好讓姐姐心里好受一點?!?/p>

邊說還不停地抽自己的嘴巴子,淚眼漣漣,我見猶憐。

歡儀閣門外,慕容暝曦此刻正站在那里,陽光打在那高大的身軀上,刺得上官卿遙眼睛生疼。一張俊美的臉,渲染了幾分怒色,冰冷的眸光仿佛要將上官卿遙射穿。

上官卿遙絲毫沒有懼怕之意,依舊仰著頭對上眼前幾乎要將她吞噬的臉。

“皇上……”這短暫的空寂被姜儀柔給打破,惶恐的聲音不斷地顫抖著,睜著無辜的雙眼看著慕容暝曦。

“皇上,姐姐她說柔兒犯了欺君之罪,還魅惑于你,說柔兒罪該萬死!”

“上官卿遙,你就是這樣看望柔兒的嗎?”不穩的語氣夾雜著濃濃的怒氣,憤然一拉,讓姜儀柔強至起身。

姜儀柔從未見過慕容暝曦對自己這般粗魯,原本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順勢流了下來。

“慕容暝曦,你今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原來你所深愛的女子竟會如此演戲!”上官卿遙拍著手道。

“素心將你家主子扶到內殿,宣太醫來瞧瞧?!苯淮曛?,挺拔的身影悠然轉身,冷冷地看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上官卿遙,那雙執拗的眼睛深深地激怒了他。

幸好他來得及時,否則柔兒哪里會是這個心機之女的對手?她上官卿遙哪里來的膽子敢傷害他慕容暝曦心愛的女人?

“上官卿遙你!”幾步就跨到上官卿遙的面前,看著眼前嬌小的身影,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只是冷氣更加逼人。

“慕容暝曦看來果真是我被說對了,所以惱羞成怒了,是吧?!鄙瞎僨湟R廊幻娌桓納?。

“上官卿遙,你這是在跟朕叫板是嗎?作為你的丈夫,朕友情提醒你一句,有那閑功夫在這與朕的心喜之人斗氣,還不如去給你的寶貝弟弟送別。不然你與他怕是今生都永無再相見之日了!”

慕容暝曦努力將自己的怒火給壓制了下去。

“小姐,不好了?!筆擲锘鼓米毆鴰ǜ獾那圇膠岢逯弊駁卮沉私?,“少爺他主動請命去邊關了,怕是這會兒已經出城了?!?/p>

“什么!”上官卿遙臉色驟變,急忙離開。

“上官卿遙,這局你我扯平?!蹦餃蓐躁乜醋派瞎僨湟=バ薪ピ兜謀秤?,嘴角不禁上揚。

“皇上,柔兒昨夜真的是感染了風寒,今晨才略微有所好轉的??墑墻憬闥床恍?,硬說柔兒犯了欺君之罪?!苯僑崆崢攘思干?,白嫩的臉頰因方才用力過重,到現在還紅腫著。

“朕若是知道上官卿遙那個女人會如此待你,朕是絕不會允她過來看望你的?!苯艚袈ё漚僑?,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脊髓之中,心疼之意溢于言表。

“皇上,其實姐姐她也是為了治理后宮,她擔心柔兒失了分寸,這才小懲大誡的?!苯僑嶂臘榫綈榛?,所以懂得見好就收,有時戲一旦演過了,反而會適得其反,這也就是她為何可以一直盛寵不衰最主要的原因。

“朕的柔兒就是心善,你放心朕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蹦餃蓐躁匚兆潘邪椎鬧訃?,對她承諾道。

“其實只要皇上心里有柔兒,柔兒受這點委屈也不礙事的?!苯僑崛嶸?,眸中一汪秋水漸漸蕩漾開來,讓人更添喜愛之情。

“上官卿遠,就算你真的下定決心要離開這里,至少也要跟姐姐道個別吧?!?/p>

上官卿遙策馬出宮去追,在城門與上官卿遠打了照面。

“呵,微臣真是三生有幸!竟還勞煩皇后娘娘的大駕來給微臣送行!”一字一句無不帶刺!

“卿遠,你可還是因姐姐嫁入皇宮之事在怨姐姐?”

“怨?微臣怎么敢怨皇后娘娘的?;屎竽錟鎰鍪麓永炊加兇約旱目劑?,自顧自地決定自己的命運,從來不曾考慮過所在乎你之人的感受?!?/p>

極其平淡的語氣,平靜的面容,卻在上官卿遙的心湖激起千層漣漪。

“卿遠,是姐姐的錯??墑且磺卸莢繅炎⒍?,由不得姐姐去反抗,所以請你理解姐姐好嗎?戰場上刀劍無眼,千萬要珍重!”

“上官卿遙,若想我無恙就好好地活著,答應我在還我沒死之前,你絕對不可以倒下!”話語雖聽上去無情,卻處處透露著上官卿遠對她的真誠祈禱。

后宮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詭譎多變之地,稍有不慎,就會喪命。他只能以此言刺激她,讓她千萬保重自己。

“好?!鄙瞎僨湟V刂氐閫酚ο?。

不再回頭,揚鞭,一騎絕塵而去。

而上官卿遙一直看著他遠去的方向,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