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縹緲錄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1:45

縹緲錄

娌冲寳涓€瀹氱墰11閫変簲: 縹緲錄 殤情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九念,方術 搞笑 種田 靈異 歷史

適合性情溫和的人觀看,情節比較虐 易落淚

精彩章節試讀:

第25章 卻也無顏(2)

這幾日異常平靜,有點兒像暴風雨來之前的寧靜,靜的讓喻無顏感到害怕,而她的害怕也不是空穴來潮。

因為,沈謹琛休了喻無顏。

喻無顏看著手中的一直休書,久久回不過神來,無意識道:“為什么?!?/p>

沈謹琛仍是無所謂的樣子,施施然開口:“阿喻,我之所以休了你,是要讓你轉而去嫁給沈御?!?/p>

喻無顏如遭雷劈,顫抖說:“沈謹琛,你到底把我當什么!”

沈謹琛站起身,走到喻無顏面前,輕撫她的面容:“阿喻,別鬧,乖乖聽話好不好?!?/p>

喻無顏苦笑,到頭來,她終是輸了,將休書收好,干澀道:“沈謹琛,我就幫你最后一次,這一次完了,你就放我走吧?!?/p>

語畢,未等他的答復,便提腳出了房間。

放她走,怎么可能呢,沈謹琛微微瞇眼,眸色中滿是暴戾因子,他啊,向來不是這樣輕易放手的人,更何況那個人是他的阿喻呢。

事實如喻無顏所料,在她大婚那天,沈謹琛帶兵攻破了皇城,沈御被迫讓位。

沈御氣的面容扭曲:“沈謹琛,你不得好死!”

沈謹琛惡劣一笑:“皇兄啊,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你看你都自身難保了呢?!?/p>

沈御被士兵壓在地上,最終還是認了命。

喻無顏紅裙飄飛,容顏傾世,望著向她款款走來的沈謹琛,心下再無波瀾。

沈謹琛緊緊的抱住喻無顏,笑的如同情竇初開開的毛頭小子,言語中滿是寵溺:“阿喻,我知道你不想做他的皇后,那么,做我的皇后,可好?”

喻無顏微微仰頭,語氣漠然:“沈謹琛,傾匪,是不是我妹妹?”

環抱住她的手臂一疆,喻無顏又繼續說道:“是不是你殺了她?”沈謹琛不語,喻無顏的心終于慢慢沉了下來,繼而伸手環抱住了他:“你可知,她是我最后的親人,但是,你卻殺了她?!?/p>

沈謹琛松開喻無顏,笑道:“阿喻,我們把冊封大典定在后日好不好?”

喻無顏落下淚來,緩緩開口說:“沈謹琛,你就繼續自欺欺人吧?!庇銼?,甩袖而出。

沈謹琛的笑容有一瞬間的破裂,眼睛已有赤紅的痕跡,自欺欺人?自欺欺人又怎樣呢,只要他的阿喻不離開那就什么都好。

自冊封大典后,喻無顏就絕食了,這讓沈謹琛很是苦惱。

“阿喻,你好歹吃點兒?!鄙蚪麒∫槐咚狄槐甙鎘魑捫詹疾?,眼中滿是溫柔笑意。

喻無顏動了動動手指,睫毛顫了顫,繼而沒有任何動作。

靜默許久,沈謹琛“啪”的一聲放下筷子,許久,嘆了口氣,疲憊的按了按太陽穴,說道:“阿喻,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都給我?”喻無顏終于開口說道。

沈謹琛垂眸,答道:“是,只要我有?!?/p>

喻無顏抿了抿唇:“那你的江山,你的命呢?”

沈謹琛毫不猶豫道:“那你也拿去?!?/p>

喻無顏眸色變幻,終是不說一語。

她本以為沈謹琛只是嘴上功夫,但沒想到他竟會真為她做到這種地步。

邊疆戰亂頻繁,朝中大將已壓不下去,無奈之下,沈謹琛只能親自掛帥。

皇帝掛帥可真不是一件小事兒,出征前排場大的很。

喻無顏站在高高的城墻上,華府翩飛,風吹亂了她的三千青絲,美得動人,望著沈謹琛遠去的背影,陡然生出一股滄海桑田的感覺來,突然,沈謹琛朝她回眸一笑,喻無顏瞳孔微微收縮,那心臟又是一陣刺痛,似乎又有因他而開始跳動的痕跡,喻無顏咬唇,轉身離去。

“擺駕回宮?!?/p>

沈謹琛望著喻無顏離開,眼中終是閃過一絲悲涼。第四回.

離沈謹琛出征已有半年之久,喻無顏整日坐在宮中刺繡打發時間。

秀爾終于忍不住,朝喻無顏開口說:“娘娘,您這成日待在宮內也不是辦法,奴婢看御花園的木槿開的正好,我們今日就出去走走吧?!?/p>

喻無顏手中的動作頓了頓,終是放下的針線,去了御花園。

喻無顏甚是喜歡木槿花,所以沈謹琛專門在御花園空出一塊地方,為喻無顏種了木槿花,每逢開花季,都漂亮的驚人。

喻無顏望著手中的花,心下感慨,原來,都長得這么繁盛了,猛然間,心臟一陣刺痛,花掉落在地上,喻無顏按了按心臟,壓下了那股子不安,但眼眸卻望向了一處,那是沈謹琛掛帥的戰場。

錦國大勝倭寇,喻無顏這次又站在高高的城墻上,等著沈謹琛的歸來,但是不安始終是不安,沈謹琛沒有回來,準確的說,是再也回不來了。

喻無顏聽到了這個消息,眼前一黑,便沒了直覺。

醒來之后,也不管虛弱的身子,直奔赴前線。

撩開營帳,見副將全都面色凝重的站著,喻無顏突然怒道:“沈謹琛呢,就算人死了,他的尸體呢?”

副將說,尸體沒有找到,喻無顏突然大笑,厲聲斥責:“一群廢物?!?/p>

他們說找不到沈謹琛的尸體,喻無顏不信這個邪,找了三天三夜,終于,喻無顏懷抱著沈謹琛冰涼的身體,滿身血污的坐在一大堆尸骸當中,做了一天一夜。

“沈謹琛,你為什么要讓我找到呢,如果,你沒讓我找到,起碼,我還可以有點兒僥幸,有點兒念想,可是,你為什么要讓我找到呢?!?/p>

沈謹琛大葬的時候,他的下屬將一紙信封教給了喻無顏,說是沈謹琛留給她的,喻無顏面色蒼白的拆開,仔仔細細的看完,終是嚎啕大哭。沈謹琛,活著你不讓我走,你死了,也不讓我走。

可是,你醒來也好啊,你醒來,我便就一直陪在你身邊,怎樣都行。

我們好好過,好好過。

沈謹琛,我愛你,你,不是一直想聽這句話?

現在,我說了,所以,你醒來,好不好。

錦國二百四十三年,一待明帝沈謹琛就義于戰場,傳位于南杳后喻無顏,享年二十三歲。

錦國二百七十六年,先帝沈謹琛死后的三十三年,女皇喻無顏彝,與先帝葬于同陵,享年五十一歲。

第27章 癡心一片為君傾所有

將他平安的送出南疆皇宮

“方術,我最重要的事便是你。所以我愿意?!?/p>

一瞬間他動容的濕了眼眶

原來她沒失去神智

他回頭

只見她在向他擺手

如初遇那時對他癡癡一笑

“方術方術嘿嘿方術……”

癡癡傻傻

真是癡兒

“方術,我,我叫……”

她在他眼前自爆了

除了一片血霧

她什么也沒留下

她到底還是沒能將名字說出口

一瞬間他情不自禁的去擁抱那片血霧

痛哭流涕肝膽俱裂

他叫她癡兒

原來也并不癡

她知道他在南疆來犯時

是他派人故意對她說的

那人對天真的她說

方術一直為南疆的傀儡盅愁眉不展

已經愁苦了一月有余

若是有人愿意去南疆當臥底銷毀傀儡盅

那另當別論

而且據說傀儡盅抓的人都是陰月陰日出生的

而傀儡頭則是陰年陰月陰日

只是這樣的人實在少中又少

南疆才會沒有傀儡頭

她果然如他想的一樣義無反顧的要去南疆

因為她正好滿足了傀儡頭的要求

她的生辰在向他求禮物時說漏

他不知的是她的生辰只有他一個人知曉

所以她知道

那人是在經過他的指示前來詢問她的

她接受的毫不猶豫

欣然前往

這才有了臨走前那時她那糾結的模樣

她希望他記住她

又不希望他記住他

據說傀儡盅會吞噬意識

變成個徹徹底底的殺人魔

她不希望他記住她那般丑陋模樣

她需要在那強制控制意念的傀儡盅中保持意識

每每堅持不下來時便在心中念著方術的名字

這無疑是萬分痛苦的

甚至到后面她會喊方術救我

一切徒勞

誰也不會來

后來她成功了

成功的清醒著意識控制著傀儡盅

獲得了南疆國主的信任

知曉了制盅的地點和方式

暗中開始不動聲色的摧毀著

但在他面前她險些破功了

她涌起了無數情緒

都被一一的壓了回去

不行啊

她連方術的眉都不愿意多皺一下

怎會舍得方術再為傀儡盅多傷神幾分呢

還是忍著吧

方術也是這么希望的吧

可她為什么還是萬分難過呢

她是個癡兒啊

是個他人眼里的傻子

以往只會傻笑

無論如何也配不上他

更別提如今的她是個傀儡盅操控的傀儡了

這得多絕望啊

她萬般難過

只是方術

若這是你替我選擇的結局

我心甘情愿的接受

我愿用我的方式去證明我對你的癡心

他總相信她不會走很遠

只因為她是個傻子

她這次走了很遠

就因為她是個傻子

回京之后

他依舊是那個王爺

只是不再理會朝中之事

他不經意間會迷失在深谷幽蘭之中

聞著隨風而動的沁香

心微酸著

“方術,方術,我最重要的事便是你,所以我愿意……”

還真是個癡兒

他微閉眼

這般想著

淚又沒入發中

似乎也能體會當初她連一點一滴的小事都想對他說的感受

那是她的所有了

雖然卑微

但全部給了他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