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仙斬蒼穹

更新時間:2019-11-13 11:00:20

仙斬蒼穹

鍗佹渤鍖楀崄涓€閫変簲璧板娍: 仙斬蒼穹 水岸天辰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隕天玨 仙俠 情有獨鐘 穿越 穿越種田

一個剛剛踏上修真之路的少年隕天玨在機緣巧合之下來到了世界末日的中心,即末日谷中,獲得了一柄擁有無窮毀滅之力的天誅弓,他的命運會發生怎樣的轉變,是走向毀滅,還是浴火

精彩章節試讀:

第26章 殺豬弓

風雨飄搖了一夜,第二天就停了,云開日出,春光明媚,青翠的樹葉上有晶瑩露珠落下,飄落風中,劃出美麗動人的曲線!

空氣清新,蝴蝶飛舞,流連于花草之間,似乎在品嘗著醉人的芬芳。

經過一夜的風吹雨打,遠遠看去,仙女峰變得更加青翠與美麗了!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斜射入窗時,隕天玨睜開了惺忪的雙眼,他揉了揉眼睛,然后起床穿衣。

側過頭來時,卻瞧見一柄破舊弓箭端放在旁邊的青色茶幾上,他心中猛地一驚:“這是怎么回事呢?昨天我明明已經將它給扔了啊,怎么它突然間又跑回來了呢?難道是它自己飛回來的嗎?還是師父——”

想到這里,他走過去,拿起那弓箭,仔細地看了看,竟發現那弓箭經過一夜的風吹雨打上面竟然沒有一絲的污穢,而且在窗外陽光的照射下它還反射著美麗的光澤,顯然被人精心擦洗過似地,一陣微風從窗外飄進來,還能夠聞到那柄弓箭上面散發出來的縷縷幽香!

隕天玨喜不自勝道:“果然是師父,沒想到師父她對我這么好!”

巨大的歡喜下,他忙推門而出,正要向林露汐表達他的感激之情??墑且煥吹嬌吞?,一看見林露汐,剛剛張開了嘴巴,他整個人突然間就像被凝固了似地,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因為林露汐今天的打扮有點特別,與往昔大不相同;她沒有穿那件淡綠色的裙子,而是穿了一件獵人裝,短袖、低領、緊腰、黑靴子、環佩叮當,長發自然地高高盤起,一身青衣將她曼妙的身材凸顯得淋漓盡致;這與她穿裙子時比起來,少了些沉魚落雁、傾國傾城,卻多了些樸素和恬然的美感;尤其是那雪白的藕臂裸露出來,在燦爛陽光的映襯下,冷艷而性感,可堪稱驚心動魄!

“沒想到師父穿獵人裝居然會如此迷人!”

林露汐此刻正在忙著張羅早餐,見隕天玨進來,便淡淡地叫了一聲:“天玨,你起來啦,來,快來吃早餐吧!”

隕天玨癡癡地瞧著她,沒有說話,好像沒有聽見似地。

林露汐一愣,忙抬起頭來,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也不多說什么,而是先坐了下來。

隕天玨不知道她對昨天的事情是否已經釋懷,但是一看到她那冰冷而又美麗的眸子,他忙乖乖地地走了過來,然后默默地坐下。

林露汐將一碗盛好的飯推過來,便不再說話。

隕天玨悄悄地瞥了她一眼,見她今天雖然穿得美麗,但是俏臉生寒,似乎心情不佳,忙也一聲不吭地吃起來。雖然席間林露汐也會為他夾一些菜,但是表情都是冷冷的。隕天玨也不敢多說話。

其實隕天玨很想問她是否還在生他的氣,但是每次剛要開口一碰上她那冰冷的眸子,心里的話便一下子縮了回去。

時間悄悄流逝,師徒二人就這樣尷尬地吃著。

可是,這時,隕天玨卻突然間想要夾一盤“梨中雪”來吃,而林露汐也想吃這道菜,結果兩人的筷子便同時碰到了一起。

兩人先是一愣,隨即,隕天玨便縮了回來,謙讓道:“師父,你先來吧!”

“嗯?!?/p>

林露汐點了點頭,深深地看了隕天玨一眼,目光變得溫和了許多。

隕天玨也不知為何,突然間就開口問道:“師父,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你說呢???”

林露汐放下碗筷,有些恨恨道。

“師父,天玨錯了,天玨以后會努力聽你的話,不再讓你傷心了!”

隕天玨忙著急道。

“唉,”輕輕地嘆息一聲,林露汐又看了看隕天玨,然后神色平靜道,“我已經原諒你了,我我希望你以后能夠好好修煉,成為像你爹那樣的人物?!?/p>

“嗯!天玨會的!”

“快點吃吧,吃完了我們還要去打獵呢?”

“打獵?”聞言,隕天玨一愣,有些不解地問道:“師父,今天為何要去打獵啊,而你為何穿這獵人裝???”

林露汐瞧了瞧他那傻樣,心中突然間變得開心起來,眼波流轉,笑容甜美道:“我昨天不是說過了嘛,今天師父要教你御弓之道??!”

“哦!”隕天玨若有所悟,又看了林露汐幾眼,然后才饅頭吃飯,但是同時,他卻在心中暗自感嘆:“師父不管穿什么,怎么打扮,看起來都是那么美,美得叫人嫉妒,美得叫人痛苦!”

和美女共進早餐,隕天玨胃口極好,食量也變得嚇人,一連吃了四五碗飯,還覺得肚中饑餓,正欲埋頭再大干一番,林露汐這時卻發現他今天有點反常,忙擔心地問道:“天玨,你再這樣吃下去,會吃成小肥豬的!”

“???”隕天玨渾身一驚,忙抬起頭來,滿嘴都是菜牙和飯渣,儼然一副貪吃的肥豬模樣。

林露汐瞧見如此“風景”,一時間沒忍住,便哈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爽朗動聽,如清晨最明亮的陽光,溫暖怡人。

隕天玨被她一笑,頓覺尷尬,雖然依舊饑餓,但為了自己美麗形象計,只好偃旗息鼓戛然而止了。

林露汐抿嘴,笑問道:“天玨,你是不是還沒有吃飽???”

“嗯!”

“咱們今天去松樹林中去打獵,等打到野味,晚上你再好好飽餐一頓吧!”

“嗯,好的!”

早餐結束后,林露汐吩咐隕天玨拿上弓箭,換上獵人裝,然后就御劍飛行帶著他到松樹森林中去狩獵,并傳授他御弓之道。

松樹森林位于仙女峰西南側,占地面積極其廣闊,林中多有奇花異草、高大喬木,其中尤以松柏居多,郁郁蒼蒼、無邊無際;四周也盡是懸崖峭壁、高山河流;一年四季之中,林中常有野獸出沒,是仙女峰最危險的一片森林。

當隕天玨和林露汐從寶劍上落到林中時,隕天玨打量了一下周圍環境,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他之前遇到渾身是血的黃衣小女孩并遭遇到犀牛怪獸襲擊的那片森林。

他心中微微詫異了一下,便要向林露汐講訴那天發生的事情,林露汐這時卻瞧了他肩膀的弓箭一眼,有些神秘地微笑道:“天玨,在咱們狩獵之前,我想先給你那柄弓箭取個名字!”

“嗯?”隕天玨心中一愣,不明所以。

林露汐也不管他啥表情,有些詭笑道:“昨天我用行云劍打它時,聽它叫得那么慘烈,那么痛苦,就跟殺豬一般,所以我就想到了一個很動聽的名字,就叫它‘殺豬弓’吧。專門殺豬,專門殺野豬的弓;天玨,你說這名字好聽嗎?”

“殺豬弓?”隕天玨怔怔地想了片刻,然后哭笑不得道,“好名字???”頓了一下,卻又道:“不過,要在這前面加上幾個字——‘有點難聽’!”

“啊哈——”林露汐捧腹大笑,笑彎了腰;過了一會兒,才止住笑聲,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微笑道,“好啦,既然你沒有啥意見,那咱們現在就帶著它去殺豬吧!呵呵!”

說著,又忍不住輕笑幾聲,俏臉生春,腳下生風,步伐輕快地朝前面茂密的樹林中鉆去,快樂得像是一個從壞男孩那里騙到哭聲的壞女孩!

隕天玨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一片青翠的灌木叢中,回過頭來,取下弓箭,對著它淚流滿面地說道;“對不起啊,殺豬弓;因為你長得丑,師父她老人家又不喜歡你,所以給你取了這個名字,雖然在我看來有點難聽,但是畢竟有總比沒好吧;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你慢慢地就會習慣的吧!”

說到這里,他十分憐惜地撫摸了一下殺豬弓,可是突然間那弓箭發出一陣響亮的嗡鳴聲,似乎有些不大高興似地,隕天玨奇道:“怎么啦你?難道你這是在抗議不成。不過既然是我的美女師父給你取的名字,你就算不喜歡也要假裝很喜歡啊,只有這樣師父才會慢慢喜歡你嘛。知道嗎,殺豬弓,所以我現在宣布你的抗議無效!”

隕天玨說著說著,情緒激昂,正要將它高舉起來,引吭高歌一番,可是突然“咻”的一聲,那殺豬弓居然化作了一道流光從他手中飛走,隕天玨不由得惶惶大急,忙大聲呼喊道:“給我回來!”

只聽“咻”的一聲,正要鉆入密林中的殺豬弓又閃電般飛了回來,到了他的手上,顯然很聽隕天玨的話!

隕天玨右手擎著它,十分開心道;“雖然你很邪惡,但卻對我百依百順,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日后你跟著我一定會很快樂,咱們會成為好朋友,關于這一點,我想你懂的!”

說完,也不管殺豬弓是何反應,便又傻笑道;“好啦,師父已經走遠啦,咱們現在趕緊去找她吧!”

接著便御弓飛行。

第20章 骷髏頭

他從小怕蛇,心中油然而生一種恐懼,本要立刻轉身離去,但突然想起林露汐那天凝望那紫汐項鏈的眼神,忙又鼓起了勇氣,決定為了林露汐甘冒奇險將那小草采摘下來。

他瞥了幾眼那條蛇姐姐,發現她此刻正在津津有味地觀賞著明月,對于下面的這個俊美男子卻是不屑一顧。他暗松了一口氣,忙伸手向上探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全神貫注地——離那顆小草越來越近,一米,兩米,三米——突然手中一涼,興許是觸碰到了那顆小草了吧;可是緊接著,手指頭縫里也跟著一涼,好像是草葉上的露水流下來了吧——隕天玨這樣想著,正準備將手中的那小草連根拔起,卻突然間抬起頭來,赫然發現那頭蛇姐姐不知道何時已經不再欣賞明月了,而是將深情似海的目光轉向了他這個美男子,那眼神里流露出來的全是愛慕和春色,口水也很自覺地源源不斷地滴落在他的手指頭上、草葉上——“媽呀,不會是個花癡吧,我可不想跟她接吻啊——”

隕天玨大叫一聲,如同觸電一般,忙縮回了手,踏著弓箭,拔腿就跑。

那頭花癡青蛇可能是對隕天玨一見鐘情吧,非要以身相許,歡鳴一聲,便迅速席卷而下。

隕天玨此刻嚇破了膽,又不知道那青蛇究竟有多厲害,只管一個勁地往前奔跑;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于慌亂中回過頭瞥了一眼,卻發現那蛇美人并沒有追過來。

“咦?”見那蛇姐姐沒有追過來,隕天玨又大膽地停了下來,懸浮在空氣,仔細地瞧了瞧她,驚奇地發現那位蛇美人背后居然還長著兩對很漂亮的花瓣狀的緋紅色翅膀,此刻懸浮在峽谷中,雙翅不停地拍打著,但卻無法再前進分毫,那漂亮的藍色眸子依然深情如海地望著他。在她的身體上方似乎有什么鎖鏈將她束縛住了似地,而在那懸崖上方還有一道奇異的影子在隨風搖曳。

隕天玨心生好奇,瞧了那蛇美人幾眼,又望了望那幾顆小草,心中感嘆了一下,便選擇了放棄。又飛了回來,落在了懸崖邊上。

而那青蛇卻又對著明月嘶鳴一聲,雙眸中流出哀怨和遺憾,然后便飄然而起,消失在上面霧靄籠罩的懸崖上。

隕天玨望了對面一眼,便不再多想,轉過頭,要朝著來路回去??墑峭蝗?,一道紫光閃爍,眼前卻出現了一個眼睛般漂亮的水晶球,正是那天使瞳。

“咦,你是怎么跑來的?”隕天玨心生好奇,便向天使瞳問道。

沒想到的是,那天使瞳頗有靈性,似乎懂得他的話語,在空中上下飛舞一圈;一會兒,在隕天玨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圈發光的文字,一一讀過去,卻是:“你管我是怎么跑來的?”

隕天玨一陣氣結,正要來責罵天使瞳的無禮,可是突然,那天使瞳居然搖晃了一下身體,忙朝著遠方的天空飛去,一會兒就到了峽谷中央。

“不會吧,我還沒有責罵你啦,你居然就跑那么遠!”隕天玨心中一陣錯愕。

而在這時,他手中的弓箭突然咻的一聲,化作一道青光,極速朝著那天使瞳追了過去。眨眼間,一個騰空跳躍,那柄弓箭居然就攔截在了天使瞳的面前,然后耀武揚威地照耀著它。

天使瞳停頓了片刻,似乎有些畏懼,但是很快地,它就變得坦然起來,只見它渾身上下冒起一股紫色的魔氣,那些紫氣中仿佛有一縷縷血絲出現,如同根須一般;月光照耀之下,竟有幾分猙獰。

而這時,那柄破弓箭也突然間綻放出萬道光芒,籠罩住了天使瞳。

下一刻,天使瞳便朝著那弓箭沖了過去。

眼前一片金光耀眼,月光下也不知道誰戰勝了誰,片刻后,金光散去,天使瞳和那破弓箭懸浮在峽谷的兩邊,冷冷地注視著對方,就仿佛天生的仇敵一般。

過了好一會兒,緩緩地,天使瞳上面亮起了璀璨的光輝,而那弓箭的上面也跟著亮起了璀璨的光輝。

但與剛才不同的是,在兩者亮起光輝的那一刻,天地間驟然刮起一陣巨大而猛烈的狂風,星月也隨之黯然失色,天地間陷入到一陣沉沉的黑暗中。

可怕的寂靜。

一股巨大無比的牽扯力以那兩者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撒,將天地間的一切大小事物全都卷吸進去。

慌亂中,隕天玨忙抱緊了旁邊的一顆大樹,但卻依然有些無法抗拒那股巨大的牽扯之力。不一會兒,他便感到體內氣血翻涌,煩悶欲嘔。

漸漸地,在那弓箭中卻出現了九個白色的骷髏頭來,而在那天使瞳中卻飄起一個妙齡少女來;兩者一出現,隕天玨便感到天空在顫抖,大地也在顫抖,似乎要碎裂一般,天空上一道道閃電出現。

電閃雷鳴,縱橫飛舞間,那閃電將夜空裂為數塊,然后如同河水入海般化作道道流光流入到那九個骷髏頭中。

下一刻,那九個骷髏頭眼冒紅光,合二為一,組合成一個體積更加龐大的骷髏頭來,然后露出森然的牙齒,怪笑幾聲,便沖著天使瞳上的少女撕咬過來,形如惡魔。

那妙齡少女此刻手握法訣,召喚一聲,將天使瞳握在手中,然后將它放大了幾百倍,一片紫色魔氣繚繞,很快就淹沒了少女的身影。

隕天玨此刻更加覺得痛苦,體內鮮血全部倒流,直欲要盡數破膚而出,意識也跟著越來越模糊。

可就在危急關頭,腦海里突然間想起林露汐望著自己的眼眸,他猛地一咬牙,心中一個堅強的念頭閃過;“絕不能這樣,絕不能這樣,我不要離開師父,我不要——”

突然,他大喊一聲:“給我回來!”

剎那間,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那九個骷髏頭合成的整體瞬間就消失了,而那柄弓箭也呼嘯一聲飛了回來,漫天碧芒,如長鯨吸水般,被吸收到了那弓箭之中。

同樣地,天使瞳上的那妙齡少女也隨著消失,光芒散去后,天地也寧靜下來,天使瞳又恢復成原來的摸樣,飛了回來,在隕天玨面前跳了一舞,緊接著一行行發光的文字就出現在他面前:“沒想到你居然可以控制住這個邪惡的家伙!”

“邪惡的家伙?”隕天玨眉頭一皺,詫異道?!澳訓勒獗且槐骯??”

天使瞳點點頭,又舞出一行發光的文字來:“你仔細瞧瞧,在那弓箭的弓背上面是否有九顆骷髏頭?”

隕天玨渾身一驚,忙舉起弓箭,對著月光仔細察看,卻只是發現在那弓背上面有一些奇異的花紋,此外便別無他物。心中不解,忙又仔細看了別處,卻發現在那弓箭的一端末尾處鑲嵌著一個頭顱摸樣的怪獸,雙眼幽深空洞,看起來有幾分猙獰。

他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氣。

緊接著,天使瞳又舞出一段文字來:“哦,我忘了,你現在還沒有開天眼,根本無法看到那九個骷髏頭,只能看到弓箭末端的聚合體。你現在趕緊把眼睛閉上吧!”

“怎么呢?”隕天玨正在遲疑,突然眼前一道紫光閃爍,他忙閉了一下眼睛,當他再睜開眼睛時,那天使瞳已經消失不見了。

心中正在好奇,腦海里卻響起一個少女的聲音:“你現在再去看看那柄弓箭,瞧瞧是否能夠看見那九顆骷髏頭?”

“你是誰???怎么跑到我的腦袋里面去啦?”隕天玨驚奇地問道。

“你別管那么多,你只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哦,好吧!”

隕天玨應了一聲,但是卻在心底嘀咕:這個小丫頭怎么跟師父是一樣的脾氣??!

然后睜大眼眸去瞧那弓箭,突然一道道金光閃爍,那弓箭的弓背上居然真的出現了九顆骷髏頭,若隱若現。

他心中覺得詭異之極,忙向腦中的那女孩問道:“嗨,你是怎么知道這柄弓箭的弓背上有九顆骷髏頭的??!而且,這柄弓箭究竟又是什么來歷???”

“呵呵,這個我以后再告訴你吧!夜色已深,我不行了,要睡了,你別再打擾我。謝謝啦!”

“喂喂,你先別睡,你先告訴我??!”

隕天玨呼喊了幾聲,可是腦海里已經沒有了任何聲音,他微微苦笑了一下,又瞧了瞧弓箭,雖然不知道這柄弓箭的來歷,雖然看起來還有幾分詭異,但是隕天玨卻舍不得將它拋棄。

因為此時此刻,他對這柄弓箭有一種異樣的情感。

“不管你是邪惡的還是善良的,總之是你救了我,我不會扔掉你的?;蛐砥唄齷崳淶氖焙?,你還可以派上用場吧!”隕天玨這般想著,便駕馭著它,飛了回來。

輕輕地推開門,放好弓箭,將那采回來的兩株小草栽到花盆里,然后放到窗前。一時間困意襲來,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而這時,林露汐卻推門而出,來到他的房間門前,抬起手來正要敲門詢問他半夜去了哪里,可是當她的手指剛剛放到那木門上時,卻又突然停了下來。雙眸冷冷地注視了片刻,嘆息一聲,又回了自己房間,繼續入睡。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