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莫斷琉璃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9:25

莫斷琉璃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璺ㄥ害鍩? 莫斷琉璃 印歌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柳并竹,穆一封 婚姻愛情 未來 腹黑 豪門世家

琉璃山上的算命仙琉璃,身陷怪病,留下親筆書信后陷入昏迷。信上言,若三月后還未曾醒來,便遵父母對她的安排,以活身嫁入耀城入其族譜,而一日后,就是耀城城主穆一封來琉璃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一章打抱不平(一)

穆一封正待要問柳并竹的名字,卻看著她只顧左右張望好像在找路。

“封公子,席公子,你們沒什么事了吧?那我先走一步了??!”不等他們再開口,柳并竹轉身就走,她想,大不了就在這城里兜上一圈,總能找到的那個郝大人的家。

“她出不去城,那會去哪呢?”看著柳并竹疾走的背影,席琰覺得她一定是去多管閑事了,他們如果不跟上去,這位柳姑娘的虧是吃定了。

穆一封不接話,徑自沉默著。

“城主,不說那位柳姑娘,我們接下來要到哪里去呢?”簡直是明知故問。

“郝府?!蹦亂環饉盜肆礁鱟?。

“啊,那恐怕很快就要和柳姑娘又相見了?!畢镅鎰旖?,神情滿是了然。

“我只是怕這個閑事不管,又要聽你的碎嘴?!?/p>

“城主,屬下這是為你分憂啊?!?/p>

“……”

“誒?城主,城主你等等我啊?!?/p>

席琰越是在身后喊,穆一封腳下的步子就走的越快,等他們找到了要找的人就馬上返回耀城,到時候他就可以把席琰扔給陸師傅處置,最好是罰他擦上半年的藥爐子。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被柳并竹找到了她要找的地方,竟然是個樂器鋪子,匾額上雕著和她手中的木牌一樣的六棱型圖案,陸錦三果然沒騙她。

不過,她也是靈機一動決定先找救兵,但心里卻只是想著賭一賭運氣,她琢磨陸錦三會直接帶她來這露城找人做事,那么城中說不定就是有他的人。

“不知道這鋪子里的人會不會幫忙……”站在店鋪門口自言自語著,柳并竹心里有些發毛,她直接走進去就開口求人,會不會顯得很傻?

不行!她沒有別的選擇了,人生地不熟不說,這里還有許多的事都不是她能在短時間內搞清楚的。所以只有找到能幫她的人,她在那郝府的時候才不會吃虧。

“姑娘,在下是這店的掌柜,姓陸,你是想買樂器嗎?”掌柜走出來和善地問道。

柳并竹心一橫,直接把手上的木牌子舉起來晃了晃,行不行就看對方的決定了。

原來是貴人到門前了,陸掌柜趕緊抱拳恭敬一拜,連聲道:“不知道姑娘是陸家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請您進店來后我們再談吧?!?/p>

“陸掌柜客氣了,請帶路吧?!繃⒅窨推鼗?。

店鋪的伙計們都忙碌了起來,端茶倒水伺候周到,陸掌柜更是滿臉笑容,讓柳并竹有什么要求盡管開口,他們什么事都能做到。

蒼天??!

這簡直像是在拍古裝劇一樣,刺激的地方太多了,尤其是要說的臺詞全部由她做主,要知道不久前她還坐著飛機在幾萬英尺的新時代高空飛著呢……柳并竹覺得長此以往下去,她的演技遲早可以問鼎影后,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

畢竟一次大難不死只能說運氣好,如果在這個地方得混不好,她才是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所以處境還是很危險的。

“柳姑娘是說,我們三少爺親手將這個牌子交托給你了?”陸掌柜放下香茶一杯,聽到柳并竹說了這牌子的來歷后,心里已經有數了。

眼前這位帶著面紗自稱叫做柳并竹的姑娘家,恐怕就是他們日后的三少夫人呢,在他這小小的露城店里能見到這樣的貴客,可真是萬萬沒有想過的事。

“陸掌柜是不是不方便幫忙?”柳并竹心里一沉,看來她高估了這牌子的能力。

“不不,柳姑娘千萬不要這樣想,從此刻開始,只要是您說出的命令我們都會聽辦?!北鸝綽秸乒襠狹四曇?,但聲音依然朗朗有力,說完還起身行了一個彎腰的大禮。

柳并竹偷偷地松了口氣,沒想到這塊牌子的作用這么大,不過若是落到壞人的手里,豈不是什么壞事都能做了?

“我想借人幫我的忙?!迸碌⑽缶昧瞬緩?,柳并竹也不想拐彎抹角,直接就開口提要求。

“姑娘想借多少人?”陸掌柜點點頭,他還算是家大業大,借人是簡單小事。

這可跟小事差遠了,再不濟那個郝德興也是露城的頂頭官老爺,這陸掌柜真的敢幫她到底嗎?

“我要去郝府教訓那個官,掌柜覺得多少人才能把我從里面給救出來?”這話問得心虛,柳并竹不由得將目光瞥向遠處的幾架古琴。

誰料到陸掌柜只是輕輕一笑,他看得出她的慌張,大概這柳姑娘也是平日是很少求人辦事。

“小事一樁,我來安排人就好,姑娘只要交代讓我們怎么去做就可以了?!?/p>

“我要對付的可以你們的城官,你這么簡單就答應我了嗎?”她有些吃驚。

“沒錯?!甭秸乒耱ナ椎?。

“那……那我以后要如何回報呢?”

“柳姑娘客氣了,您若是日后能在我們三少爺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就足夠了?!甭秸乒窨擅煥蝦?,心里清楚著他是在幫什么人的忙。

“啊……我會的,我見到他一定會把這件事告訴他的?!碧范隕下秸乒竦哪抗?,柳并竹說出了承諾。

這事不難,但和陸錦三客棧那一別,何年何月見到她就真不知道了,柳并竹想到這里有些后悔,陸錦三對她這么好,她卻連身份都瞞了他。

陸掌柜依然笑看著柳并竹,本想要多問上一句,但想到三少爺這么多年才遇到一個知心人,他不要壞了事才好,所以最終只是搖搖頭沒有再開口。

可是柳并竹已經敏銳的感覺到了,剛才對上陸掌柜的目光,她就在看出了他的心思,原來他會這么痛快的答應幫忙,是因為誤會了她和陸錦三的關系。

不過牌子的確在她手里,陸錦三也說過需要幫忙就可以找他們,歸根結底,她沒什么理虧的。

“好,陸掌柜既然快言快語,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我們直接約定個時辰,如果到那時我還沒從郝府的側門出來,你就帶人去把我救出來,到時候可能還需要多救一些人?!?/p>

“必定按照柳姑娘的交代去做,只是這事我幫了,但對外絕對不會承認與姑娘是相識的?!甭秸乒竦幕八檔腦倜靼撞還?,只要柳并竹出了這個門,他只當是個陌生人。

他不是不知道那個郝德興的惡行,只是沒有主上的命令他也不好行動。前幾日,他已經收到過一封密函,主子讓他盡快鏟除掉郝德興這個惡人,但又礙于這露城畢竟還是在耀城的地界上,所以正在考慮如何動手,柳并竹就找上門來了。

既然天都有心助他,那不如就順水推舟地去做就好了,趁著柳并竹探府等救兵之際,讓他派去的人趁亂了結那狗官的命,干凈利落部落把柄。

“好,我懂的?!?/p>

柳并竹隨后用了一炷香的時間與陸掌柜商談,約定了時辰和準確接應的情形后就告辭離開,畢竟陸掌柜不好在言語上趕客出門,她自己主動離開就是了。

走在寂靜無人的長街上,她忍不住想起了從前的自己,雖然一直性格開朗的經營著書店,但對于抉擇的時候多少都有些猶豫不覺。不然她不會傻到那么久都沒發現男友和閨蜜的事。

也許,重新活一次不同人生的機會就是為了讓她知道,有些事不是懦弱和善良就能解決的……所以,她真的不留戀從前了,既然怎么都是回不去的,那她柳并竹以后就是這旬朝的人了。

***

郝府,里里外外都已經是張燈結彩,從日出到日落,門檻都差點沒被送禮的人給踩出幾道溝。

新娘子還沒有人選,郝家卻一副喜事臨門的擺排場,柳并竹遠遠看著只覺得是個天大的笑話。任誰都知道這種事不但不能算喜事,而且是犯法的。

不行不行,必須要想辦法阻止,她已經看到有好多個姑娘從側門被人帶進去再送出來,那萬一有沒送出來的,豈不是都要委屈做那個郝大人的兒媳婦了?

“該怎么做才能阻止他們呢?”

“想管閑事,你也要有本事才行吧?”有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問道。

“那也要管??!不是都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柳并竹此時還渾然不知她的身邊多了個人。

那聲音‘嗤’了一下,像是完全瞧不起柳并竹說大話的樣子,“那你的刀在哪呢?”

搓搓空空的掌心,別說刀了,就是木棍兒柳并竹都沒拎著,只是這會兒她也反應過來了,這是誰在跟她搭話???

猛地轉身看過去,大白天的見鬼了,明明沒人???

“你得低頭看啊?!幣桓齪⑼荒頭程吡頌吡⒅竦慕?,他年紀小當然個子也小了。

原來是個小男孩,手拍了拍胸口壓驚,她這是穿越過來留下后遺癥了,動不動就心跳劇烈呼吸急促。想想以前,她也是個遇事淡定非常的人,現在卻是再也不敢說見過大世面了。

“小孩兒,你是找不到家人了嗎?”這個露城真的太像游戲里面的新手村,而現在眼前這個搭話的小孩就是個任務NPC。

“我叫蘇童童不叫小孩兒,我都七歲了?!斃∧瀉⑵艉艫卮鸕?,然后用圓圓的大眼睛瞪著郝府的大門,“家里只有我和大姐,可大姐被他們抓走了,我要救她!”

柳并竹嘆了口氣,她明白了,這個童童這就是個受害人家屬。,

“那你有認識什么能幫你們的人嗎?”

“沒有……”童童抬手揉了揉眼睛,袖子上臟臟的,雖然已經紅了眼圈兒,但小臉的神情卻依然倔強。

天吶!長得好看的孩子真是哭起來都好看,她雖然不想做怪阿姨,何奈這個童童真是莫名的討喜。

“童童啊,我姓柳,你可以叫我柳姐姐,既然沒有人可以幫你,那我來幫你好了?!?/p>

其實童童站在這里看柳并竹很久了,心里只覺得這個帶著面紗的女人好奇怪,現在她開口就說要幫他,她能幫得了嗎?

“柳姐姐,萬一你也被抓進去了呢?“

柳并竹一直正在犯愁如何進去這個郝府,現在想想童童的話突然開竅了,如果是被抓的話,不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進去了嗎?

第十章 隱瞞身份

柳并竹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怎么走哪兒都能見到這個人,她是遇到跟蹤狂魔了嗎?

“我剛剛還在惋惜,怎么沒有問到姑娘的名?!畢那橐緩鎂突崠蚩種猩?,這會已經那么做了。

柳并竹想敷衍地笑一聲都做不到,她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可能有毒,要不為什么她只是看他一眼,就好想死掉呢?

不然她跟老天打個商量好了,就發發善心把她送回到那個暴雨夜的小樹林里去,要么讓雷劈房子時候捎帶著她,要么安排那對雌雄大盜對她下手不心軟。

升天下地都是好的,至少不用受這些精神折磨了,一了百了。

席琰看得出柳并竹相當緊張,見到她后身子都發僵,故而刻意向前又走一步。

“姑娘可是被這個告示上的話嚇到了?”用輕浮的舉止掩飾他真正想探查的事,這一招席琰向來是屢試不爽的。

這句話可是太歧視了,憑什么她是個姑娘就要被嚇到?

“席公子,你刻意看看我的雙眼,我有半分怕了這個嗎?”柳并竹想著席琰是看不清她的臉的,只看眼睛無所謂,況且也只能看到怒氣。

席琰竟然真的傾身,對著她清澈的雙眸認真端詳了半晌,終于點頭稱贊道:“姑娘還真的是不怕,可就是……”

這欲言又止的模樣吊足了柳并竹的胃口,何奈他這‘釣魚’的鉤子實在太直,她當然不會蠢到上當,但卻很想知道席琰到底想要說什么。

咬牙強行壓下心中的好奇,眼前的人不是封神榜中的姜太公,她也不是那個笨到會主動上前靠過去的武吉,不問,就是不問!

“席公子,再次別過了?!庇銼?,屈膝又是一拜,柳并竹其實也不知道做的是對是錯,一切行為全憑感覺走。

席琰嘴角一樣,余光看到穆一封身形一動,就在柳并竹轉身的瞬間已經走到她的身前,只可惜她走的太急,直接把臉撞上了穆一封結實的胸膛。

嘶——她的鼻子好痛??!

柳并竹被撞得淚水橫飛,想不明白,這空曠的街上怎么就平白無故多出一堵墻來的,原本就宿醉的頭現在更暈了,退后幾步卻腳下一個踉蹌,摔倒的瞬間她看到面前出現了一只手臂。

穆一封眉峰緊蹙,他沒料到到眼前的女子會如此莽撞,只顧走路卻不看路,這一撞是真不輕,下意識想去扶住腳下搖晃的她……

“??!”柳并竹伸手去抓那手臂,結果抓了個空,只能悲慘地摔坐到了地上,一肚子的委屈沒處發泄,“不扶我你干嘛伸出手???你這個人的心也太壞了吧?”

“男女有別?!背僖梢幌?,穆一封還是從牙關擠出四個字,他想攔住她的去路沒錯,但無意讓她受傷。

“有別那又能怎么樣?是怕我吃你的豆腐嗎?這么怕被人碰的話,你躲在家里不要出門好不好???”柳并竹的疲憊和煩躁感一起爆發了,才不管他們是什么人,更不想管自己是不是說錯話。

穆一封神情一震,心中泛起莫名落寞,他是心壞的人?

出身身份便無比尊貴,頂撞的話與實話,只能是從不怕死的席琰口中聽到,現在眼前這個女子毫不做作的斥責,讓他有些發窘卻也覺得在理。

“真是越看越古怪,兩個都古怪?!幣慌緣南咭⊥繁哌賭?。

若說這個柳姑娘令他心生疑惑,他家一向冷漠無情的城主會面露失落,就是讓他心生膽怯了。

“姑娘,撞到你只是無意,況且在下身上并沒有豆腐?!蹦亂環馓辶爍詹帕⒅竦幕?,沒有帶著的東西,他自然不會冤枉他人。

“又是對牛彈琴?!繃⒅竦氖峙牧伺乃牡孛?,挺結實的,撞死算了。

聽到她這樣說,穆一封自然聽得出她這是在罵人,卻并不在意,只是問道:“聽說柳姑娘是南城人?”

“聽說?是聽那邊那個姓席的所說,還是你厚顏無恥的在客棧偷聽來的?”柳并竹現在想明白了,只要他們沒有懷疑她的身份,就不會要抓她,那她對他們只是一個陌生人,她的態度越理直氣壯,就能越快脫身。

“……”穆一封無言以對。

席琰長嘆一口氣,前后不過兩盞茶的時間,地位已是一落千丈,這是什么世道啊,他話都沒說也要被無辜連坐嗎?

“很不想打斷您二位的話,但是城門已經封了,我們想離開這露城,總該去找下令封城的人吧?”席琰看了看清冷無人的街上,恐怕家家戶戶都在忙著把女兒藏起來了。

但這些老百姓的應對法子實在蠢笨,那個郝德興是這露城的城官,只需看看官府內的人口簿就可以了,誰家有適齡的女兒都會記載的一清二楚。

“誰說我要離開這里了?!繃⒅裥睦錈靼紫幕笆嵌緣?,所以抬手摸了摸臉上的面紗后慢慢站了起來,只要它還戴得穩就行。

席琰一怔,那剛剛她為何要急匆匆地離開客棧呢?

“不走就是要留嘍,敢問柳姑娘是有親人在這露城中嗎?”

“你的話也太多了,這不關你的事吧?”柳并竹嗆噎了一下,雖然嘴上說的兇巴巴,但心里卻很虛。

真是欲哭無淚,他的一片好心被踐踏在地了,席琰覺得有句俗語說的真好,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啊。

穆一封嘴角微不可見地揚了揚,原來看旁人吃癟的模樣是這樣有趣,尤其這個旁人是席琰的時候,心里更是舒坦。

“我要去找那個昏官理論了!”誒喲!一站起來全身上下哪兒都疼,柳并竹立馬心氣不順地扭頭瞪著該死的罪魁禍首。

只是她這么一看,人就直接愣住了,帥的人她見多了,只是沒見過這么帥的,雖然一時間想不出太華麗辭藻來稱贊,但作為一個用生命在顏控的人,她絕對會因此放棄很多本該堅持的原則。

“你的臉……”算了算了,她還是不要說話的好。

穆一封聽到這半句話更困惑看,他的臉怎么了?

柳并竹隔著面紗捂住了嘴巴,搖搖頭沒打算繼續說,就當她的舌頭已經被野貓叼走好了。

見到柳并竹如此驚慌,席琰立刻一個箭步沖到穆一封的面前,急道:“城主!”

畢竟近日以來屢次有北方絕城的人在暗中算計,絕城人擅使暗器與毒,難道是他的手下人有防備疏失的地方?

穆一封見席琰竟然罕見地沉不住氣了,立刻舉手大力落在席琰的肩上,收緊掌心一握,因為并不想讓眼前的女人知曉他的身份,凌厲的雙眸閃過一絲不悅。

“人家柳姑娘的話都沒說完,我又為何會撐不住呢?”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將席琰的失言輕松掩蓋過去,隨后穆一封將身軀微微前傾,四目自然交接,“姑娘,是在下的臉上是有什么東西嗎?”

這個人的眼神真是非常犀利,柳并竹心里一怯,腳下連著退了幾步頓時頭腦就清醒了,她怎么忘記了,眼前的兩個人都跟那個耀城有關,必須得躲開才行。

“公子,你這么說可是會傷了我的心的?!畢?。

“你有心?”穆一封問。

“……”

面對如此犀利的話語,席琰頓時無言以對,只好抬頭望向遠處的天,長嘆一口氣。

嗯,今日是萬里無云呢。

“不知姑娘是不是曾與我有過前緣呢?”穆一封沒打算讓這事過去,眼前的女人對他的長相這么吃驚,一定是有原因的。

柳并竹篤定地搖搖頭,她到這個地方才幾天,說過話的幾個人用手都能數過來,哪兒來的前緣啊。

“那我的臉是哪里讓姑娘覺得驚訝呢?”

盯著眼前的男人看著,柳并竹緊張地吞吞口水,她沒想到這人竟然這么執著,看來她要是不回答,人是走不了的,“因為你臉上有……有五官?”

這話一出,真是一時間長街更寂靜,大風更喧囂。

“這話說的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席琰的大笑聲突然炸開,才不管穆一封的臉色是不是都青了。

其實這位柳姑娘的反應并不足為奇,既然城主這次敢露臉出行,那遇到這種事就只能認了,長相英俊不是罪過,但太英俊就未必不是了。

“席公子,我都看到你的后槽牙了!”柳并竹一臉冷漠地看著席琰,笑死他算了!

席琰聞言猛地閉緊了嘴巴,明明他與城主都是長相好的人,為什么她就偏偏對他這么兇?

她一定是瘋了,居然就那么順口胡謅,柳并竹心里有點兒不安,萬一惹毛了他們,別說跑了,就是在這街上被掐死了都沒有個人能看到,邊想邊用掌心拍了兩下額頭,那真是啪啪兩聲脆響。

“住手!”穆一封低沉一喝,手已經抓住了她的手腕。

柳并竹瞪圓了眼睛看著男人,她打自己幾下本來沒事,結果差點被他這么一吼嚇死。

看著那泛紅的額頭蹙緊了眉,穆一封的手始終沒有松開她,繼續道:“額頭都紅了?!?/p>

再紅也是她的額頭,關他什么事???

不過,越是猜不透這人想做什么,她就越是擔心,萍水相逢而已,他們到底想糾纏到什么時候?

“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柳并竹自認她做人是能伸能屈,語氣已經算是在示好了,“對了,我還不知道怎么稱呼你呢?!?/p>

略微遲疑后,穆一封還是只說了常用化名,“我姓封,封存的封,是家中長子,故而名為一?!?/p>

“封一?又簡單又好念?!備芯跏滯蟊環趴?,柳并竹也松了口氣,語氣甜軟地稱贊,“嗯……真是不可多得的好名字?!?/p>

穆一封心里冷哼,她這夸獎實在是敷衍,當他是耳聾心盲的人嗎?

“席某單名一個琰字?!畢訓玫囊槐菊員ㄐ彰?,當然也是想追問一下她的全名。

聽到席琰突然插話,柳并竹扭頭看著他,要說這個男人的長相也是真的好看,可是這性子太熱情奔放了,搞得她壓根兒就不想知道他名字。

“美玉為琰?!畢絳檔?。

“啊啊……也是好名字?!繃⒅竦姆笱芨饗粵?。

總算輪到席琰的臉色青了,穆一封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心情大好。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