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狂武九州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9:17

狂武九州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璧板娍: 狂武九州 芻狗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秦紫辰 百合 種田 貴族 言情

我等生于天地之間,何人膽敢高高在上!生亦何歡,死亦何懼?若有一日,我能證道飛升,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再覆不了我心,我要這洪荒,覆滅在我手中!

精彩章節試讀:

第20章 妖瞳

秦紫辰的身影漸漸的從棕黃色的大門之間顯現,緊跟其后的是看上去十分開心的小琉璃。即便剛剛經過一場戰斗,但是此時此刻,喜悅似乎已經掩蓋過了疲憊。

“小紫辰,我很開心?!斃×鵒O陸挪?,用它的小腦袋在秦紫辰的腿上蹭了蹭。

秦紫辰見狀俯身將它抱在懷中,淡笑著的說道:“你怎么了?”

小琉璃的雙眼似乎被此處的塵沙弄得有些濕潤,它吸了吸鼻子:“自從我記事以來,便沒有家人,似乎我便是憑空出現在這世上的,你能把我當做你的家人,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p>

“唉。。?!鼻刈銑匠ぬ玖艘豢諂?,撫摸著小琉璃的毛發,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我只道自己是世間可憐之人,卻忘記這大千世界,如我一般之人不知多少,從此往后,我們二人便是相依為命的了?!?/p>

小琉璃用它毛茸茸的小爪子揉了揉自己的雙眼,朝著秦紫辰的懷中蹭了兩下。

秦紫辰笑著在它的小腦袋上敲了一下道:“難不成賴在我懷里了不成,我們該去下一個地方了?!?/p>

“哼!”小琉璃哼了一聲,很不情愿的從秦紫辰的懷里竄了出來,乖乖的站在他的肩頭,只不過年紀尚小的秦紫辰,臂彎能有多寬廣,倒是小琉璃的身體變化十分明顯,從兩年前的嬌小,若是算上尾巴,都快有四五歲的孩童大了,站在秦紫辰的肩膀上感覺十分滑稽。

小琉璃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的從秦紫辰的肩頭坐到了他的頭上,九條小尾巴順勢耷拉在他的臉上。

“小琉璃。。?!鼻刈銑蕉鍆飛锨嘟鈧泵?,卻又拿它沒有任何辦法:“你可以換個方向,你的尾巴擋住我的視線了。。?!?/p>

小琉璃嬌笑一聲,調皮的說道:“不和你鬧了,去下一處吧?!比歡疵揮寫憂刈銑降耐飛舷呂?,而是真的只是換了個方向。

秦紫辰無奈的嘆了口氣,朝著驚門走去。

依舊是那扇棕黃色的大門,只不過大門上的血紅大字,比之之前似乎黯淡了一些。

“你恢復的如何了?”秦紫辰將頭上的小琉璃取了下來,抱在自己面前問道。

小琉璃似乎因為突然被人從一個舒適的地方給挪走,顯得十分委屈:“七七八八吧,若是再來一只鬼魖我可是對付不了的?!?/p>

秦紫辰刮了一下它的小鼻子笑道:“可不會再有鬼魖了,既然我們破了傷門,我相信這驚門之內的東西,可不會依舊是一只鬼魖。走吧,讓我們看看這驚門之內,又是什么牛鬼蛇神!”

“可是你的體內,已經不礙事了嗎?”小琉璃擔憂的問道,畢竟那只鬼魖的修為可是在兩人之上的,若不是它沒有第一時間痛下殺手,恐怕秦紫辰現在也不會如此輕松了。

秦紫辰聞言搖了搖頭道:“不妨事,只是內府稍稍有些不穩,這等小事,忍忍也就是了?!?/p>

之間他話音剛落,便推開了驚門的大門,與傷門不同的是,這一次并沒有那么強烈的吸力,但是門內的世界,似乎比剛才的世界更加黑暗了。

“走吧?!鼻刈銑剿蛋?,緩步的走進了驚門之內,隨著大門的關閉,整個溶洞再次恢復了平靜。

“這里是。。?!?/p>

當大門關閉的瞬間,整個么內的世界瞬間亮堂了起來,在他的面前,是一片廣闊的草原,與這片草原相連接的,是一片連綿的山脈,在這片山脈上長滿了翠綠的樹木。

秦紫辰感覺眼前的世界看著是那么眼熟,他轉過身,卻發現自己的身后是一片無盡的汪洋。

“這里是我剛從佛塔大門處進入的地方?”秦紫辰說著,便下意識的朝著身邊看去,想要問問小琉璃的看法。

然而,在他的身邊存在的只是翠綠沒足的青草。

“琉璃!”秦紫辰心中一驚,因為他突然發現小琉璃不見了!

從進入驚門到現在,小琉璃一直都跟在他的身后,可是現在卻不見了。

“這到底是什么回事!”

秦紫辰有些茫然,他已經無法感受到小琉璃與自己之間的血脈鏈接,一旦和自己靈獸斷開了血脈鏈接,那么只有兩種解釋,一種便是靈獸身死,一種便是宿主身死。

不過按照目前的情況看來,很顯然不可能是秦紫辰出了問題。

“不,這不是真的,不可能的!”突如其來的絕望如洪水般灌入了秦紫辰的內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這樣的在乎小琉璃。

“以后就叫你小紫辰了?!?/p>

“真論起年齡的話,我似乎還要比你年長一些?!?/p>

“小紫辰,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p>

“不?。?!”秦紫辰絕望的怒吼著,那嬌小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腦海中閃過,他記得它的淘氣,他記得它的調皮,他記得它的不畏生死,他記得它的一切。

秦紫辰失魂落魄,如同丟了魂一般,漫無目的的走著。

“你來啦?”突然之間的一個聲音讓秦紫辰驚醒,這個聲音不是冷藏鋒的聲音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死了?!?/p>

冷藏鋒見秦紫辰不說話,淡淡的說道。

“師傅,不會的,這不可能?!鼻刈銑講輝趕嘈耪飧鍪率?,眼眶漸漸濕潤了。

“堂堂男兒居然為了一只畜生落淚,成何體統!”冷藏鋒大喝一聲,一掌甩在秦紫辰的臉上。

秦紫辰倒退了兩步,愣住了,冷藏鋒居然對他動手了,當初他保下小琉璃的性命時,冷藏鋒也沒有動怒,當初在寒山寺禁地內頂撞他時,冷藏鋒也沒有動怒,如今,他動手了。

“師傅?”秦紫辰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冷藏鋒,實在是無法理解他的行為:“堂堂男兒一定要鐵石心腸嗎?”

冷藏鋒冷聲道:“死了便是死了,管那些作甚?”

“尸體呢?琉璃的尸體呢?告訴我在哪兒?!鼻刈銑潔乃檔?,兩行清淚緩緩從他的臉上落下。

“什么尸體?我哪里知道有什么尸體。怕是早就被孤魂野鬼給瓜分了吧?”冷藏鋒轉過身去,并沒有直視秦紫辰。

秦紫辰忽然間覺得似乎有什么地方錯了,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對。

他緊接著問道:“師傅,它是怎么死的?!?/p>

秦紫辰用沾滿了灰塵的手擦了擦自己的臉龐,失魂落魄的他似乎在這一刻找到了些許眉目。

然而,在這片空間之外的某個地方,一個和秦紫辰長相一般無二的人筆直的站立著,一動不動,木訥的看著前方。

他的面前站著一個的女子,她長發如絲自然的散落在兩肩之上,秀美的臉龐上帶著入骨的妖媚,最關鍵的,這女子的眼睛有著三角瞳孔,媚意盡顯。

只見她的嘴角翹起了一個勾人的弧度,用手撫摸了一下自己身后的尾巴,嬌笑著說道:“看來你著主人倒是有些聰慧呢,你說是嗎?小家伙?!?/p>

只見女子懷中乖巧的臥著一只九尾狐,其中有兩條尾巴已經變成了紅色,還有一條正在逐漸轉變,這不是秦紫辰的那只小琉璃,卻又是誰了?

“他可是笨死了!”小九尾狐嬌嗔道,但似乎并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有些開心,開心到眼簾上逐漸布滿了一層水霧,因為它可以看到秦紫辰所經歷的一切,包括秦紫辰那兩行清淚。

第9章 魔種

白發老者有些懼怕的看著普空手中的金色火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年少的秦紫辰看在眼里,奇怪的問道:“師傅,你是冷藏鋒,他也是冷藏鋒,你二人本是同出一體,何必劍拔弩張?師父曾說,同門相殘終墮阿鼻地獄,如今師傅自殘己身,不失為同門相殘,甚有過之之意?!?/p>

普空聽罷,身體頓了頓,一時間居然無話可說。

“方才他也曾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我雖雙親具喪,但也知傷在己身,痛在父母之心,還請師傅饒他一命?!鼻刈銑剿蛋?,朝著普空深施一禮。

白發老者聽了秦紫辰的話,心中甚是驚嘆,一個如此年少的孩童居然能說出這般言語,倒是讓人驚嘆,但是他嘴上卻是冷哼著說道:“你以為我真的怕了這禿驢的西庚銳金火不成?”

普空手中火光再次升騰,比之前的火焰更加暴虐,低沉道:“西庚銳金火雖是佛門三火排名最末,但是卻也能焚燒世間邪祟,使之永墮輪回,不得超生,你若不信,可來一試!”

白發老者聞言,體內靈氣急速運轉,整個禁地結界內頓時陰風大作,鬼哭狼嚎之聲不絕于耳。三人頭頂,似有邪云聚集,乃是魔道中人獨有的標志。

“師傅。。?!鼻刈銑獎歡說鈉蒲蠱鵲拇還?,臉色蒼白,汗如雨下。

普空聽到秦紫辰的低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又想想秦紫辰方才所言,手中的西庚銳金火慢慢的黯淡了下去,漸漸的消失不見。

“罷罷罷,你方才所言也有些道理,為師今日便放過他了?!逼湛仗玖絲諂?,看了一眼對面的白發老者無奈地說道。

白發老者見狀,氣勢也漸漸的收了起來,但卻保持著警惕之心。

普空想了想,朝著白發老者說道:“今日是我徒弟為你求情,你才能免此大劫,你可莫要忘了?!?/p>

白發老者冷哼一聲,卻并沒有多說什么,顯然他對普空手中的西庚銳金火還是十分忌憚的。

過了片刻,普空卻突然說道:“不過卻不能如此揭過,從今往后,你是你的冷藏鋒,與我再無半點關系,你生也好,死也罷,都與我無關?!?/p>

白發老者怔了怔,不自然的笑道:“多年前不就已經如此了么,如今再說又有何意?”

普空并未理他,轉身朝著秦紫辰說道:“癡兒,你今日之舉,為師雖然沒有反對,卻也并不贊成。但這么多年來,你是唯一一次在正理上說服為師,為師也就再給他一次機會?!?/p>

秦紫辰再施一禮,恭敬的說道:“謝師傅?!?/p>

普空想了想,緊接著說道:“你如今筑基已成,可自行修煉,吸取天地靈氣,感悟法則,修行功法為師皆不傳你,只留九字真言與你。接下來,直到你成人之日,你都不得離開禁地半步,算是救他一命的代價,須知這世上,可沒有白來的便宜,更沒有白來的性命?!?/p>

說到這里,普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冷藏鋒,緊接著說道:“你救他一命,他自然不會害你,你二人便在這禁地之內待上幾年吧,待你成人之時,這禁地結界自會解開,你也好自為之吧?!?/p>

普空說罷,袈裟一揮,徑直走出了禁地,不在理會留在禁地內的二人。

秦紫辰看著普空離去的方向,慢慢的跪了下來,磕了三個響頭。

“你倒真是膽大,就不怕我害你性命?”冷藏鋒陰冷的聲音在秦紫辰背后響起,倒也提醒了他在這結界內卻不是只有他一人。

秦紫辰站起身來,朝著冷藏鋒說道:“你若要害我,我亦無能為力,若喪于你這恩將仇報的小人之手,我也無話可說,不過倘若你真要害我,卻也不用等到此時?!?/p>

秦紫辰頓了頓,緊接著說道:“而且我想,師傅他之所以打開結界封印,便早已想到你能破厄而出,師傅也許早就想放你出來,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理由罷了?!?/p>

冷藏鋒聽完秦紫辰的言論,卻是吃了一驚,當下便是驚嘆道:“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眼見,真是難得。你這小娃娃倒是奇怪,在這佛門之地待了這么多年,卻也不見你念一聲佛號。你師從普空,卻也不見你身懷任何佛門功法,怪哉怪哉?!?/p>

“師傅說我與佛無緣,不愿度我,佛門功法一概不傳,佛門戒律一概不受?!鼻刈銑降掛膊宦?,實話實說道。

冷藏鋒聞言,眼中卻是閃過一絲了然之色,只是一瞬,已然不察。

“你可愿做我徒弟?”

秦紫辰聞言一驚,雖說冷藏鋒與普空本是一人二體,但是佛魔自古不兩立,這冷藏鋒此言究竟是何意。

眼看著秦紫辰不答,冷藏鋒緊接著說道:“你莫要多想,他既然不傳你佛門功法,我便傳你些功法門道,也算報了你救命之恩了?!?/p>

“這。。?!鼻刈銑秸蘇潰骸笆Ω檔奈鞲窠鴰鸕閉嬡绱死骱??想來前輩修為也是歸仙圓滿之境,距離人仙怕是只有一步之遙,方才才會如此和我師傅說話吧?”

冷藏鋒看看了身后的佛塔,冷哼一聲說道:“你這小子懂的倒是不少,只是你未免太小看人仙與歸仙境之間的差距了,況且那禿驢說的也不錯,西庚銳金火的確是所有魔道中人所懼怕之物?!?/p>

聽到禿驢二字,秦紫辰臉色表現的很不舒服,畢竟這個詞指的是他師傅。

秦紫辰不再言語,如冷藏鋒這般人物自然懂的比他要多得多,能聽到一些修仙軼事倒也不為所失。

“你不拜我為師也行,你是普空弟子,便也同于是我弟子。你方筑基,尚未穩健,到你離開這結界,怕是還要八九年時間,我先傳你一套道門功法,穩固你的修為,至于你最后想不想和我修習,皆在與你?!崩洳胤嬋吹角刈銑降牧成興浠?,卻也并不在意,倒是向他拋出了一個很誘人的條件。

秦紫辰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了一個問題:“前輩,晚輩有一個問題,一直不得解惑,若是前輩能為晚輩解答,我便拜你為師?!?/p>

冷藏鋒聞言一愣,怪笑道:“想我冷藏鋒只有挑選徒弟的份,哪有主動收徒,還被設難的,罷了罷了,你且問來?!?/p>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佛殺一人,與魔殺萬人,有何區別?”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