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魔道非邪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8:56

魔道非邪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栬蛋: 魔道非邪 子玄玉墨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葉雨 種田 靈異 校園 貴族

何謂正?何謂邪?魔界,人間,鬼域,妖道。究竟是你背叛了世界,還是世界背叛了你?天魔又如何?人皇又如何?鬼帝又如何?妖圣又如何?若逆天而行,則皆為螻蟻!魔道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七章 激戰陰陽劍

“是啊,這些年喝了不少的血,當然要有所成長!來試試看,試試看比陰陽殿那次相比,是否有進步???!”弓榮辰迅速舉起手中的陰陽劍,在身前畫了一個圓圈,圓圈迅速結成一個太極圖案并飛向慕封。

電光火石之間,慕封左手快速結印運起靈氣,把葉雨和棋生推到一邊,右手則用逆龍刃直直頂住飛過來的太極圖。太極圖接觸到逆龍刃的一瞬間,光芒暴漲,迅速旋轉起來,似乎空間都要被扭曲了,飛沙走石,逆龍刃在慕封手上也還算是勉強抵擋住了太極圖。慕封見太極圖突然加強了,迅速右手牽引逆龍刃向下方,自己則一躍而起,只見太極圖重重撞擊到地上,慕封在半空中雙手握著逆龍刃狠狠向弓榮辰砍去,逆龍刃刀身光芒大作,刀背的龍鱗似乎活過來了,龍頭上的龍眼也發出血紅光芒,刀刃更是雷電纏繞。

“轟!”一聲巨響,弓榮辰被震退好幾步。穩住身形之后,又發出一陣笑聲:“哈哈哈哈,似乎也有不少的進步啊,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呢!”

說話間,突然從弓榮辰的背后,一道黑黃相間的靈力直飛過來,重重擊中了弓榮辰的后背,弓榮辰猝不及防,被擊出去好幾丈遠,不過似乎沒能打到他,他又迅速站起來,依舊握著陰陽劍,左手擦拭一下嘴邊的血。說道:“偷襲?這就是你給我的見面禮嗎?婁煙兄弟?!”

“給我閉嘴!無恥之徒還敢跟我婁煙稱兄道弟!”果然是婁煙,之間黑黃相間的靈力擊中目標后,緊隨其后就是婁煙出現,停在半空中,手中握著虎齒槊。婁煙也不多言,握著虎齒槊繼續進攻,當頭砍下,弓榮辰迅速躲開,婁煙雙手一震,橫著掃過去,弓榮辰用陰陽劍擋住,因為還沒落穩就又招架第二招,落了下風,被掃出去了,撞到一面墻上,房屋轟然倒塌。

“搞定了嗎?”葉雨喃喃道。

慕封落到地上,走向倒塌的房子,剛走出幾步,廢墟中黑白兩道光芒沖出,懸空停下來?!骯?,婁煙你小子進步比慕封大呢!看來是下了不少功夫??!”

“為了殺你,我當然要多下點功夫!”婁煙言畢,又是強力殺了過去,不過這一次卻落空了,弓榮成手里的陰陽劍上的黑白靈力快速轉動,一瞬間弓榮辰就消失了,也不知從哪個方向,留下一句回音:“看來今天也難以分出高下,改日有機會我們再戰!”

“呸!”婁煙滿臉怒意,“下次見到你,一定要殺死你!讓你血債血償!”

這時葉雨和棋生走向前來,葉雨道:“你們沒事吧?”

“多謝少主關心,這點程度受傷倒是不會的?!甭ρ袒卮鸕?,“不過讓這個家伙跑了!真是可惜!”

“好啦,我看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吧,剛進城就鬧出這么大的動作,估計在城里也沒有客棧敢讓我們住了,我們還是出城找個地方休息?!蹦椒饉?。

“可是我好餓??!”棋生捂著肚子看著慕封。

“好好好,我去給你們找吃的,婁煙,你們先出城吧,我記得我們小時候常常在城西的那座山腳下玩耍,那里好像有個小山洞,我們今晚就在那里過一夜。我找到吃的就過來?!?/p>

說完慕封就轉身走了,婁煙對葉雨和棋生說:“我們走吧,少主,路程有點遠,我直接帶你們飛過去吧?!彼底啪鴕魎釁鸝誥?,未幾,天空傳來一聲鳴叫,一只龐大的仙鳥飛了過來,落地之后看清了,可不是普通的鳥,是鳳凰!

“這是我的小紅,來吧,上去?!甭ρ趟底啪馱舊戲锘說謀巢?,然后伸手把葉雨和棋生拉上來。鳳凰雙翅一震,飛向了天空,像城西飛去,遠遠看到一座高大的山峰矗立。

話說他們剛剛在大庭廣眾之下大打出手,還損壞了不少房子,慕封為了防止引起旁人的注意,先是飛到城門口換了妝容,易容一下,然后再進來脂州城,大街上又慢慢開始有人活動了,經歷了剛才的這么一出,人比之前是少了不少。慕封找到一家店,選了些食物,然后又匆匆離開了,出了城門,也召喚出自己的座駕--一條巨大的金龍。然后迅速飛上天空中,向葉雨他們飛去。

葉雨他們先落地了,這個山洞不大,就像是人為在這個山體里鑿了這個個洞窟。

“你一定很好奇剛才那人是誰,我們為什么會打起來,是嗎?少主”婁煙送走鳳凰,回到洞內。

“嗯,我是很好奇?!幣隊暌膊徽諮?,問道,“你們好像有深仇大恨???”

“是的,其實他以前跟我和慕封還有····還有菲見,我們四人是一起長大的孤兒,我們在這脂州城外長大,這個山洞就是我們當時的家··”說著說著,婁煙似乎想起了很多事情,聲音開始哽咽,“后來我們被路過此地的魔王看中,認為我們是修煉魔功的奇才,就帶我們去了魔都。我們四個人又成了同門師兄弟。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相處的很好,但是后來,后來在陰陽殿····他殺死了菲見!”說到這里,婁煙幾乎是咬牙切齒了。

“陰陽殿?陰陽殿不就是我師門么?”棋生嘟噥著嘴說,“你們都不是陰陽殿的人,怎么去了陰陽殿?”

“因為弓榮辰這個家伙覬覦你師傅的‘玲瓏寶棋’,想據為己有,于是對陰陽殿發動了偷襲,當時我去執行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無法脫開身,只有慕封和菲見奉了魔王的命令去阻止弓榮辰,不料弓榮辰魔性占據了整個身體,在混戰中殺死了菲見!”婁煙說。

“所以你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對慕封一直耿耿于懷?難怪!”葉雨說道。

這時候,慕封也終于回來了,金龍的身軀非常龐大,著實把葉雨嚇了一跳,棋生因為之前早就見過金龍,也就若無其事。

慕封對里面的三人揚了揚手上的包裹,露出壞壞的笑容?!拔諾攪寺??聞到了嗎?”

棋生第一個跳起來,“先給我一個先給我一個!”

慕封打開包裹,里面是好多烤得金黃噴香的烤雞,還有一壇子老酒!

第十一章 玲瓏棋局

棋生的右手邊是一盒白子,棋生正欲落子,突然好像進入了一個虛幻的空間,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緊接著,正對面的凳子上閃爍幾下,出現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笑吟吟說道:“你這娃娃,我還沒來你就要開始了不成?”

“你是?”棋生問道。

“我???我就是玲瓏寶棋的棋靈??!哈哈,你這小子,怎么敢來跟我下玲瓏棋局?不怕死???”老頭說道。

此時,棋生才定睛仔細看著這個老頭,滿頭的白發,胡須都是白色的,衣服也是白色的,除了臉上和露出來的手,全是白的。頭上還扎著一個頭飾,竟然也是一個非常小巧的棋盤。

“你是玲瓏寶棋的棋靈?!”棋生非常驚訝問道。

“是啊,小娃娃你認識我嗎?我怎么想不起來你是誰???我們認識嗎?”老頭盯著棋生,若有所思。

“你不認識我,我們沒正是見過面,但是我很早就聽我師傅講過,玲瓏寶棋里有棋靈?!逼逕檔?。

“你師傅?是誰???”老頭問道。

棋生:“棋魔?!?/p>

“你!你師傅是棋魔???”老頭幾乎是跳起來問的。

“是的?!?/p>

“棋魔老頭什么時候又收了這么個小娃娃?老家伙現在好嗎?”老頭問。

棋生:“師傅去云游天下了,就是為了找你?!?/p>

“找我?找我做什么?我不是在這里么?”

“其實你現在已經離開陰陽殿快一千年了,所以你不認識我也很正常,我拜入陰陽殿棋魔師傅門下不久,就有惡人來我陰陽殿欲搶奪玲瓏寶棋,當時師傅正在閉關修煉,慕封和菲見趕來阻止,卻不想還是沒能守住,最后還是被奪走?!逼逕檔?。

“誰來搶我?”

“就是現在擺下這個玲瓏迷陣的人?!逼逕檔?。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我說棋魔那個老頭子怎么這么久沒有叫我出來下棋了,原來如此啊,原來如此····”老頭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抬頭望著天空,捋著他的長長的胡須。

“棋靈老前輩,我今天和我的朋友闖進來這里,是因為擺下這個迷陣的人在這里興風作浪,危害蒼生,我等是來此地收拾這個畜生。因為這個畜生,就是當年屠戮我陰陽殿,殺死了門下眾多師兄的兇手,也殺害了菲見師姐!害的婁煙師兄這么多年郁郁寡歡。要不是我當時隨著師傅在乾坤洞閉關,恐怕我也遭了毒手!實在可恨!師傅也就是為此而云游天下,想找回玲瓏寶棋,重新光復陰陽殿的輝煌?!?/p>

“可是今天,你如果破不了我玲瓏棋局,我還是幫不了你,玲瓏棋局,入局無退路,要么勝出,要么困死局中?!?/p>

“我聽師傅說起過。但是今天,我必須戰勝你!”棋生道。

“好好好,我就喜歡有這股勁的小娃娃。來吧,讓我看看棋魔的關門弟子實力如何!”

當下兩人各自坐下,棋靈老頭執黑子,棋生執白子。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棋生?!?/p>

“棋生?好奇怪的名字,呵呵。別怪我沒提醒你,玲瓏棋局每步都異常兇險,如果你自己定力不夠,很容易就陷進棋局而無法自拔,所以,你要小心。哈哈哈?!?/p>

“來吧,讓我看看玲瓏棋局到底有多么神奇!”棋生用手指牽引一顆白子落下,瞬間,猶如千軍萬馬在身邊嘶吼,兵器撞擊的聲音不絕于耳,甚至可以聽到鮮血從人體冒出來的汨汨水聲!棋生頓時心神一緊,屏住呼吸,等待黑子的落下。

“哈哈哈,今日叫你有來無回,小小頑童敢闖我天下第一局!”棋生仿佛置身于一個戰場,突然聽到從對峙的軍隊里傳出這么一個聲音。

“休得猖狂!今天定要破你大軍!”棋生不知從那里來的想法,突然從口里冒出這么一句話。

“咱們刀尖上見分曉吧!哈哈哈”只見對方軍中左翼飛出一員大將,身著全黑色的長袍,沖向棋生所在的白色方陣。

棋生左翼瞬間死傷大片。棋生定睛一看,在敵人后方布下一子,讓敵人后方瞬間元氣大傷。

就這樣,一來一回,在棋面上拼殺著。

而站在一旁觀看婁煙滿臉疑惑:“怎么還不開始???!”

“噓!已經開始了,玲瓏棋局,斗的是心中的局?!蹦椒獬遄怕ρ趟檔?。

葉雨在一旁靜靜看著,突然想起了奧義里的一個畫面,兩軍交戰,死傷無數,血流成河,哀鴻遍野。葉雨也是一怔,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突然腦海里浮現出這樣的畫面。

就這樣,三人靜靜等待著。棋生的額頭開始冒出了細細的汗珠。似乎正在經歷一場異常艱難的戰斗。

突然慕封開口問道:“婁煙,如果真是他,你打算怎么做?”

“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婁煙斬釘截鐵說道?!拔爍萍ǔ?,這些年我忍受了多少常人難以忍受的苦,菲見的死帶給我的,又何止是失去了一個朋友的痛苦····”

“嗯,我明白。當初是我沒?;ず梅萍?,才讓菲見慘遭殺害····”

“其實這不怪你,這些年,我也想明白了,狂化了的弓榮辰,何止是你,就算是棋魔前輩親自出馬,也不一定能阻擋得了?!甭ρ癱扯宰拍椒饉檔?,“即使當年我在場,結局又能如何呢?”

慕封也輕嘆一口氣:“沒想到我們四人,落得如此這般的境地?!?/p>

“這就是命運,不可抗拒的命運!”

“葉雨,你相信魔王說的嗎?”慕封說道。

“你是說魔王說我是天魔命格的事情么?我也不知道,該來的終究會來,躲也躲不掉?!幣隊晁檔?。

“是啊,躲也躲不掉?!甭ρ痰?。

在他們談話間,棋生正在跟黑子做著殊死斗爭,黑子步步緊逼,白子眼看著要失守,局面非常難看,一個不好,棋生就要敗下陣來了!

棋局里的棋生大口喘著氣,目光盯著遠處的黑子的守將,仿佛遠在天邊。放眼看去,戰場上白子已然占了下風。

突然,棋生看到了在地方守將的旁邊有一道生門,如果能突破到哪里,還有勝算。于是棋生悄悄做了幾個掩護,偷偷在幾個角落放下幾個閑散的小將,突然矛頭一轉,在地方主將身邊落下一員身著白色蟒袍的大將,手起刀落,斬下敵方守將的首級,頓時,周圍的聲音消失了,只見三人站在棋局周圍,棋生腦門上的汗珠都沿著臉龐流下滴到了地上。

“我贏了,我贏了!”棋生站起來,朝著這三人喊著?;案章湟?,就倒在了地上。

只見桌上的棋局仿佛有了靈性,慢慢黑白分開,突然一閃,棋盤和棋子都“呼”一下,飛進棋生體內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