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上海灘之青梅煮酒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8:55

上海灘之青梅煮酒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婂ぉ鐨? 上海灘之青梅煮酒 南有喬木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沈之婳 仙俠 種田 言情 輪回重生

炮火紛爭的年代,可憐的愛情如夢幻泡影。但很久以后,秦太太還是會想起那個如雨后修竹一樣帶著高貴氣質的男人,那個總是傲慢又傲嬌到不可一世的男人,那個不愛交際又獨斷專行

精彩章節試讀:

第20章 羞辱

是,很有效。

沈之婳還是妥協了,她坐回座位上問道:“秦先生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

秦竹玖看著沈之婳,擺出談判的姿勢開始嚴肅的談話。

秦竹玖說:“沈小姐,我和我的未婚妻語湘本來很接近了。兩年前如果我沒有去山東,而是在上海等她,我們就不會錯過,我會把她?;さ暮芎?。我知道她來秦公館找過我,我也曾發了瘋的找她,但一無所獲。語湘她從小就很乖巧,很可愛,有時候也會任性撒嬌,但善良知禮的時候居多。沈小姐知道語湘對我而言有多重要嗎?如果沈小姐能告訴我語湘的下落,我會不勝感激?!?/p>

沈之婳沉默了一會兒。

“看來秦先生很喜歡您記憶中的未婚妻?!彼妥磐匪擔骸翱晌野鋝渙四?。我的確不知道梅小姐在哪里?!?/p>

秦竹玖沉聲問道:“那項鏈呢?那條項鏈是語湘的母親給她的,是語湘最珍視的東西。你是如何得到項鏈的?”

沈之婳說:“我叔叔沈長師,他從前是開典當鋪的,約是兩年前年有一個姑娘把項鏈賤當了,換了一百個銀元。后來當鋪關門,叔叔把項鏈送給了我。就是這么簡單,此前我并不知道這條項鏈和秦先生的未婚妻有特別的關系?!?/p>

秦竹玖的神色間積了一層厚重的陰霾,他凌厲的眼神好像能看穿一切:“沈小姐,我說過這條項鏈是語湘最珍視的東西,她決不可能當掉?!?/p>

沈之婳無奈的說:“秦先生,你是富貴生活過多了,所以不知道窮人的苦。一個人都快餓死了,不抓住救命稻草奮力活下去,難道要在原地等死嗎?我知道秦先生善疑,秦先生如果不信,可以親自求證?!?/p>

沈之婳說完起身離開。

她的自信,讓人不自主的相信事實確如她所言。

秦竹玖盯著沈之婳放在桌上的項鏈也開始推測她所說的話的真實性。

他一直心存兩種推測,第一,沈之婳是梅語湘。第二,沈之婳知道梅語湘的下落。要驗證第二種猜想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等待,但要驗證第一種猜想,就很簡單了。

秦竹玖推開身后的座椅朝那個自信的女人走去。

沈之婳沒來的及走出餐廳,就被秦竹玖抓住連拉帶扯的拉進更衣室里。沈之婳被秦竹玖的動作嚇到,掙扎著想要逃出去,又被秦竹玖一把推回那個漆紅的小房間里。因為不想讓沈之婳離開,他的反應幾乎是下意識的,甚至不給大腦一點點的思考時間。

他們的姿勢很親密,宛如兩個要接吻的戀人。因為在把沈之婳推回去的一瞬間,他的手指與她的手指以一種巧妙的契機和角度十指相扣了。沈之婳的后背緊貼著微涼的墻壁,秦竹玖幾乎要壓在她身上,兩人的視線在一瞬間交映生輝。

然后呢,秦先生突然覺得,就目光而言,沈小姐的確是他見過的最可愛的女人了。不是很美,但就是很可愛,可愛到,讓他理解起萊茵河畔深情接吻的戀人來。

沈之婳微微張開嘴,想說些什么。

“不許動?!鼻刂窬了?。他竟然需要時間來考慮面前的情況。

他與沈之婳交握的手更握緊了一點,整整半分鐘的沉默,他的呼吸依然平穩,眼神卻不似從前那樣波瀾不驚。

最終秦先生好像終于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在確認沈小姐不會從他眼前消失以后,秦先生才一點點一點點的松開沈小姐的手。

不多久,秦竹玖退出了更衣室,沈之婳如獲大赦。但她沒有想到,在幾分鐘以后,另一個女服務員走進了這里。

那個女服務生略有些難為情的表情,讓沈之婳心底不自覺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沈、沈小姐…”女服務員支支吾吾,最終還是抵不住秦先生的吩咐要求,說:“請您把外衣脫下來,我需要檢查一下您的身體?!?/p>

沈之婳不相信自己剛才聽到了如此冒犯的話,反問道:“你說什么?”

女服務生幾乎要哭出來,她焦急的說:“沈小姐,這,這是秦先生要求的,我也是奉命行事,您又為什么反對秦先生呢?我掙點錢也不容易,要是做不到,我就保不住這份工作了,您就別為難我了?!?/p>

沈之婳護住胸前的衣服叫到:“憑什么!我不同意!”這不僅荒唐失禮,更是對她的一種輕賤。秦竹玖把她當什么,一個給錢就給賣的女人嗎?

女服務生回頭看了一眼門外,更加緊迫的說到:“對不起了,沈小姐?!彼還松蛑畫O的反對和反抗就去撕扯沈之婳的衣服。

“放手,你干什么!”

一間更衣室里霎時鬧出不少動靜。

秦竹玖并沒有離開,他靠在貼了暗金墻紙的廊道側耳的聽里面的動靜。他想做的分明不是這些,可事情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呢?

等到更衣室的門再次打開,沈之婳的頭發已經凌亂的不像樣,她憤怒的扯著外套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她看見了廊道上的秦竹玖,她怒火中燒,只是憤恨的盯著秦竹玖看了一眼便走。

秦先生抓住沈小姐的手想對她說點什么,但沈小姐不愿意和秦先生有所接觸,她一下甩開秦先生的手,恨不得反手打他一耳光。

沈之婳以一種極其鄙視的眼神看著他,冷聲說:“秦先生和這個地方真是合襯,一樣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p>

那時候秦先生或許真的知道自己做的不對,又或許不知道,但不論如何,秦先生都不會是那個低頭認錯的人。

他冷哼一聲,問道:“難道沈小姐覺得,我親自動手才更為合適嗎?”

秦竹玖嘗試著走近一步,沈之婳就避之不及的退了三步不止,就像在避開一種可怕的疫病一樣。

“斯文敗類?!彼??!拔掖用幌牘叵壬崛萌俗鋈绱訟鋁韉木俅?,秦先生不是找不到分別多年的未婚妻嘛?或許這就是上天給自視甚高玩弄于人的秦先生的懲罰?!?/p>

秦竹玖突然燥怒起來,他的眼神變得很暴戾,任何人都不能拿語湘做談資,尤其是她。

秦竹玖厲聲吼道:“住口!你憑什么這么咒語湘!”

而沈小姐竟也毫不示弱的吼回去:“那秦先生又憑什么這么對我!”

秦竹玖高傲的看了她一眼,以那種十足的高人一等的姿態看了沈之婳一眼。他說:“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有的人生來就有這樣為所欲為的資格?!?/p>

第8章 江淮

那夜送完沈之婳回家,秦竹玖就出了一趟遠門,他親自去山東找曾經在梅家做過工的傭人。每一戶人家秦竹玖都親自拜訪過,但他們都和一年前一樣,沒有一個人能給出梅語湘的下落。梅念禮究竟把她送到了哪里,沒有人知道。

秦竹玖也拿出沈之婳的照片詢問過,可沒有一個人說自己認識她。如果她不是梅語湘,那么他真正的未婚妻現在在哪呢。

沈之婳知道秦竹玖已經打定主意在家里坐一會兒了,干脆不再理會他,拿起沙發上的書看起來。

秦竹玖看著沈之婳,她的鵝蛋臉粉撲撲的,微卷的眼睫毛疏密有致,樣貌不是如何傾城,一雙眼睛卻很有靈氣,半月不見,秦竹玖竟然覺得這張臉變得可愛動人起來。

秦竹玖說道:“沈小姐,你…”

沈之婳啪的一聲合上手里的書打斷秦竹玖說:“秦先生,安靜喝你的咖啡,別說話?!?/p>

“呵,沈小姐說話真是……”

沈之婳又一次打斷他的話,微笑著說,“我的地盤,我說了算。現在秦先生不是顧客,是訪客?!?/p>

沈之婳以為他還會反駁什么,沒想到秦竹玖竟然真的識趣的閉上嘴,安靜的喝咖啡。秦竹玖,他原來這么乖的嗎?

一間不大的屋子,兩個各懷心事的人。

一杯慢慢見底的咖啡,還有盤子里消失的三明治。

沈之婳等啊等,終于等到秦竹玖喝完咖啡。她收起杯碟,就要把這個男人送出家門外。秦竹玖是一個奇異體,處在哪里都讓人覺得不安。

秦竹玖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身對沈之婳說道,“沈小姐,關于那條項鏈的解釋,我是不會信的?!?/p>

沈之婳愣了一下,“秦先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誰也強求不了?!?/p>

秦竹玖點了點頭,“沈小姐應該知道與寧乘風結婚的只是一個替身。如果我找不到未婚妻,沈小姐猜,我會找誰來代替呢?”

沈之婳沉默了。我怎么會知道呢。

秦竹玖繼續道,“當然是持有詹福妮寶石項鏈的人。沈小姐,你有三天的時間考慮,告訴我項鏈的由來,幫我找回失蹤的未婚妻,或是,你更愿意成為我的未婚妻呢?在我看來,沈小姐也是不錯的選擇?!?/p>

秦竹玖依舊是笑,不過這笑里的感覺已經完全變了味。

這夾帶著威脅與誘惑的一段話讓沈之婳心上一跳,一個人的態度可以在一個轉身里有這樣大的轉變嗎?沈之婳突然發現,如果說現在的秦竹玖是在說笑,不如說此前的秦竹玖所說所做才是玩笑。一個先禮后兵的玩笑。

這世上可怕的從來不是飛揚跋扈的人,而是笑里藏刀的人。

秦竹玖說,“沈小姐,再見?!?/p>

如此彬彬有禮。也讓人不寒而栗。

沈之婳在一年前來到上海,那時候她孤身一人,誰也不敢相信。如果不是沈長師,她恐怕早已經病死街頭。

她從病床上醒來的時候,就看見與自己的病床相鄰的病床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在苦苦勸說一個十八九歲的女人。

秦竹玖是能把你捧上天堂的男人。秦竹玖也是能讓你墮入泥潭的男人。

他對你有幾分興趣,就會給你幾分寵愛。

他有孟天嬌,眼里又怎么會看得見你。

那個女人掩面哭的梨花帶雨,她手腕上纏著重重繃帶,繃帶下將是一條因為割腕留下的永遠無法抹去的疤痕。

那之后沈之婳打聽到,鄰床的是一對父女,女兒和秦竹玖有過一面之緣,秦先生驚鴻一瞥,傻姑娘芳心暗付。傻姑娘為秦先生茶飯不思,用盡畢生勇氣在酒宴上向秦先生表露心跡。秦先生說,我有未婚妻了。

傻姑娘受刺激頗深,自殺,未遂。

那時候沈之婳就覺得,秦竹玖真是可怕。他身邊有太多的花花草草,可偏生他又是一個涼薄的人,對那些錯付真心的花草從不關心。

一年后秦竹玖告訴她,如果你不告訴我項鏈的由來,你將成為我的未婚妻。沈之婳很想問秦竹玖,你對待那些女人的涼薄呢?

秦先生的未婚妻。這個稱呼在沈之婳腦海里不?;氐?,擾的她不能入睡。

沈之婳在床上翻了個身,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戶上,窗臺上的綠蘿也被迫低了頭。沈之婳強迫自己閉眼睡去,戰火紛爭的年代,誰知道明天是什么樣子,她才不要管秦竹玖對她說過什么。

沈之婳在心里想著,秦竹玖是上海灘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對未婚妻的事情不會這么輕率的。

第二天沈之婳在咖啡店外貼了一張招工的公告,冬天里客人會多起來,加上新年將至,采買和換置新用品也足夠沈之婳忙活的。

沒多久就有人推開了門,沈之婳說到,“歡迎光臨?!?/p>

她抬頭就看見一個陽光帥氣的小伙子站在面前,他內里穿著一身白色襯衣,外面套著一件灰色的小馬夾。一個正當青年的男孩,就像正午陽光照射下的向日葵一樣。精氣神倍兒棒。

那個男孩說,“你好,我叫江淮,我是來應聘的?!?/p>

沈之婳問到:“你還在讀書嗎?”

“我之前在思遠商學院讀過書?!苯此檔?。

沈之婳又看了一眼江淮的著裝打扮,“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不缺錢吧?!鄙蛑畫O指著江淮手上的那塊表,“瑞士Constantin定制款,小少爺和家里鬧翻了?”

江淮連忙把手藏到身后,心虛地說道,“哈哈,姐,你真眼尖?!?/p>

“為什么鬧翻的?”沈之婳問道。

江淮說,“家里讓我學商學,可我一直都想去軍校。我想做運籌帷幄的大將軍,指點千萬兵馬打仗,那多威風啊。日軍侵略我中華大地,當上軍人還可以保家衛國,成為民族的大英雄??晌腋縟此滴伊潭佳Р緩?,離開家里就是個廢物,當兵簡直是癡人說夢。我就是想證明我自己,離開家里我也能自力更生,到時候看他拿什么說我,看他怎么左右我的自由和選擇?!?/p>

志氣不小,沈之婳笑了笑,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江淮說,“十九?!?/p>

還不錯,至少不是童工。之后沈之婳又簡單詢問了一些問題,江淮一一回答上來。

“行,就你了?!鄙蛑畫O敲定下來說,“不過,我這里可沒有戰場,也沒有刀槍?!?/p>

江淮說,“有錢掙就行?!彼幟幽油凡緩靡饉嫉奈實?,“那,管飯嗎?我這是離家出走,馬上沒錢吃飯了?!?/p>

沈之婳笑道,“樓上有一間小屋子,江少爺要是覺得住得慣,管吃管住。不過,今天下午就得上工,你可以嗎?”

江淮這下更不好意思了:“姐,你就別叫我江少爺了,叫我啊淮就行。別說下午,我現在就可以上工。那,姐,可以連今天的午飯也管了嗎?”

這一聲聲姐叫的,嘴倒是挺甜?!岸霾渙四愕??!鄙蛑畫O說?!岸粵?,我叫沈之婳,長你一歲,你這句姐倒是沒有叫錯?!?/p>

“哎,沈姐,我一定好好干!”江淮興致高漲,誰說在上海謀個生計很難,他不就輕松找到了嗎?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