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府門攻心計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8:17

府門攻心計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鎺ㄨ崘浠? 府門攻心計 之桃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夢云蘭,秦子瀟 靈異 校園 鬼怪 輪回重生

夢云蘭是步步為營武功高強殺手名門的女繼承人,秦子瀟是手握兵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冷血王爺。她是痛恨朝廷一心為父報仇的無助女子,他是囂張狂妄一心收復天下的猛狼惡虎。一

精彩章節試讀:

第27章 想做什么

都城本不允許騎馬上街,可是他秦子瀟怎么會講規矩呢,時間久了,這還成了都城里的一大風景。

只要看見是秦子瀟的烈焰駿馬上街了,百姓就會自覺的讓出道。

雖然大道寬廣,秦子瀟還是刻意放慢了速度,花了兩炷香時間才到宮門。

皇上也不急,橫豎都是必須來的,都城上下,也只有他能請動秦子瀟。

“皇兄?!幣讕墑薔?,沒有跪拜。

“免禮?!被噬系乃?,并沒有請他坐下的意思。

秦子瀟也不在意,反正皇上一向喜歡在小事上爭上下,他的心情好,也不想跟皇上爭。

“子瀟,你可知北齊使者近兩天就要到京城了?”

“臣弟最近聽說了?!?/p>

“齊恒王欲求娶東越公主?!?/p>

“皇上定奪便可?!鼻刈愉煲彩塹乃?。

“朕叫你來,不是聽你的建議?!被噬峽醋潘?,口氣中有了火藥味。

“那皇兄的意思是?”

皇上覺得打太極有點累了,直接說道:“朕原欲讓夢家二小姐以公主的名義出嫁?!?/p>

“嗯?!?/p>

“你可想知道夢二小姐說了什么?”皇上真的有點冒火了,你別給朕裝。

“說了什么?”秦子瀟故作好奇。

“她說心有所屬?!被噬嚇壯穌餼浠氨悴輝謁禱?。

“這事,跟臣弟有何關系?”

“子瀟,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皇上脫口而出。

“這是何意?”

“她說的心有所屬,正是你!”皇上差點沒沖過來掐死他,繼續裝吧,繼續裝。

“皇上明鑒,臣弟從未見過夢二小姐,不知這事?!鼻刈愉燜檔?。

“朕讓你去夢家道賀的時候,沒見過?!”

“皇上明鑒,臣弟不記得什么夢二小姐?!鼻刈愉焓欽嫻牟患塹謎夂湃宋锏南嗝?,“臣弟不敢妄言,皇上,您知道,臣弟常年在軍營,這樣的事,臣弟并未放在心上?!?/p>

見皇上遲遲不開口,秦子瀟繼續說道:“皇兄,臣弟以為,送夢二小姐保公主,是個不錯的方法?!?/p>

皇上聽此也只得淡淡的說:“朕知道了,你下去吧?!?/p>

“臣弟告退?!?/p>

皇上看著他的背影說道:“秦子瀟,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盤,朕是越來越看不透你?!?/p>

你早就有本事謀反奪權,為何遲遲不動手,只是不知,你拖著中毒的身體,還能撐多久。

二老爺一回到屋里就關上門,與夫人商討辦法。

“你看看你平時貫的,馨丫頭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肅北王!這是個大麻煩!”二老爺嘆著氣。

“老爺,這怎么能怪我,那次家宴,馨丫頭就對肅北王有些異樣,這幾日把她關在屋里,沒想到,這丫頭還想著……”

“你說說,你說說,這叫個什么事,本來以為只是遠嫁之事麻煩,這下子有個更大的麻煩!”

“老爺,你消消氣,這事不是沒有解決辦法?!倍蛉私器锏惱UQ?。

“消氣?我怎么消氣?整個東越,誰不知道皇上忌憚肅北王很久了,這時候,馨丫頭說自己愛慕肅北王,你說說,皇上怎么看我們,怕是皇上也開始忌憚我們,你倒是說說,還有什么解決辦法?!”二老爺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差點沒跳起來。

“哎呀,老爺,”二夫人一面倒茶一面說道,“我有一計,若是成了,定能保馨丫頭萬全?!?/p>

“何計?”二老爺接過茶杯問道。

“帶著馨丫頭去找肅北王?!倍蛉搜溝蛻羲?。

“什么?!”二老爺跳起來,“難道你想讓肅北王娶馨丫頭嗎?你瘋了?你不知道皇上有多恨肅北王嗎?皇上肯定會殺了我們!”

“不然還有什么辦法,如果此時不投靠肅北王,那就等著女兒遠嫁北齊做小妾吧?!倍蛉朔吆薜乃檔?,刻意加重最后一句。

“你是說,咱們投靠肅北王?”二老爺不得不承認自己很心動,但是又害怕皇上,“這樣做,皇上肯定不會放過我們……”

“老爺,如果肅北王答應娶馨丫頭,我們可就是王爺的親家,王爺還會不?;の頤鍬??”

“可是,如果,肅北王不答應呢?”

“放心吧,他一定會答應的,不答應也會逼他答應?!?/p>

“夫人的意思是……下藥?”二老爺膽怯的問。

“怎么樣?”

“這……肅北王武功深不可測,我們又不能靠近他身邊,你要如何下毒?下毒的事還是暫且放放,如果被發現,我們也是會死,不如,我們先去求求王爺,說不定他就答應了?”

二夫人一想,自己好像確實沒有想好下毒的辦法,說道:“好吧,明日就去肅親王府?!?/p>

二老爺沒有想到,他一直被監聽著,門外是千予夜,窗外是如風,兩個都是幽靈一樣的人物,來去無聲。

果然是笨蛋。二人同時在心里咒罵。

居然想毒害秦子瀟。

居然想求秦子瀟娶親。

“哈哈!”西門澤聽完如風的匯報笑出了聲,“秦子瀟,你的魅力簡直無邊啊,居然被人惦記到用媚藥引誘你,哈哈!”

“真是蠢?!鼻刈愉煲丫氬壞礁舊嗟幕?,滿臉黑線。

“的確夠蠢,這是蠢人才能想到的手段,不過幸好沒用?!蔽髏旁笠幌氳獎幌鋁嗣囊┑那刈愉斕哪Q?,就足夠他笑上幾天了,不知道被下藥的秦子瀟,還能不能這么冷靜。

夢云蘭也從千予夜口中得知。

“太蠢,這是什么辦法?”夢云蘭強忍住嘲笑,“二老爺也是被逼瘋了,才會找不到方向,等他明日撞了墻,就知道有多痛了,橫豎,再過幾日北齊的人就要來了,皇上是肯定要送夢馨的?!?/p>

第23章 大師兄

“怎么?看到本王很驚訝?”十年了,我們又見面了,兩人都不再是那個少年,可是秦子瀟依舊囂張。

“哼!”南墨初冷冷的看著他。

“看來,南昭王這十年來,每日都會見到本王?!鼻刈愉煒戳絲茨夏蹺⑽⒎⑶嗟難廴?,刻意向后仰了仰,表示不高興。

然而這個小動作,卻讓南墨初稍顯緊張,身后的七個高手儼然也是,雖然七個殺手也是武功高強,但論單打獨斗,肯定不是秦子瀟的對手,但是他們合在一起,拖也能把秦子瀟拖死。

如是想,南墨初緊張的情緒稍稍放下了一些,一定要現在心理上戰勝他,可是一想到父親…南墨初輕輕搖頭,不能想。

這個動作,被秦子瀟看在眼里,頓時失去了與他交手的欲望,冷冷的說:“看來,你還沒有做好準備……”

這個激將法用得好,未等秦子瀟說完,南墨初就抽出手中的利劍,直直刺向他。

秦子瀟也不急,逼近之時,只是稍稍側身,安全的避開了利劍,卻被削掉了幾根青絲,看著隨風而落的青絲,秦子瀟微微皺眉。

南墨初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得意的嘴角抽動,利劍收回,挑眉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在說,我就愛毀你形象。

“南墨初,喜怒于行可不好!”秦子瀟邊說邊抽出自己的長劍,架在南墨初脖子上。

南墨初也不客氣,揮開秦子瀟的劍說道:“你也一樣!”說完又留眼神給身后的殺手。

見七個殺手沖上來,秦子瀟挑眉冷笑道:“八對一?!”

“我可從來不是君子!接招!”南墨初大吼。

“下次出招前,不必大喊?!鼻刈愉旆詞志妥プ×慫眉撓沂?,控制住后,一腳踢開左右兩邊的殺手。

南墨初也不是吃素的,見自己的人受傷,正欲踢腿,右手卻被突然放開,強大的內力,讓他差點倒地,退后了好幾步才站穩。

其實秦子瀟也是沒把握的,他知道南墨初肯定不會一個人來,他沒中毒之前,十個二十個都沒問題,可是自從上次慶功宴中了毒,他的內力一直不穩,他不確定能不能控制好,更不知道還能打多久。

剛剛就已經稍有費力,他一直強撐著,不能被敵人發現自己的缺陷,至少氣勢上不能輸。

正欲再次出招,城隍廟外傳來一個讓人聽了耳根特別舒服的溫柔男聲:“南墨初,你還是這么不自量力?!?/p>

這個溫柔的男聲來自白天在茶樓與白毅寒交談的紫衣男子,秦子瀟在武勝山上的同門大師兄,西門澤。

南墨初一時沒想起是誰,愣在原地。

秦子瀟卻趁此機會上前一步,狠手掐住他的咽喉處:“本王也不是君子?!?/p>

南墨初漲紅了臉,一眼憤恨,秦子瀟又威脅一旁剩下的三個殺手道:“呆著別動!不然本王就掐死你們的南昭王!”

秦子瀟的雙眼已經開始充血,不知情的殺手只以為戰神爺生氣了,實則是他的內力耗盡卻一直強撐的結果。

西門澤來得真是時候,再晚一步,秦子瀟可能會撐不住了。

秦子瀟用盡最后的力氣掐著南墨初,一步一步的往門外退。

西門澤手里拿著折扇,笑道:“子瀟,你什么時候也變得這么卑鄙了?!”

“裝模作樣?!鼻刈愉煒戳絲此擲锏納茸?,惡惡的賜了四個字。

“虛偽?!蔽髏旁蠛斂豢推幕鼐?,看著他充血的眸子,眼里閃過不安。

秦子瀟也不欲與他爭辯,松開掐著南墨初咽喉的手,繳下了他的劍。

雙手被秦子瀟抓著的南墨初看清楚了來者,一臉不屑的把頭別向一邊。

“南墨初,您這是何必呢?上次大鬧我武勝山還不夠嗎?”西門澤似笑非笑的看著南墨初,提示他快想起不光榮的事。

三年前,南墨初為了引出秦子瀟,不惜厚著臉在武勝山上大鬧了一番,然而還沒怎么出聲,就被西門澤打趴下。

這件事,南墨初也一直懷恨在心。

“秦子瀟,你現在可以殺了我!”南墨初已經失去了掙扎了力量,沒好氣的說。

“本王心情好,不想殺你?!鼻刈愉燜檔美硭比?,南墨初現在還不能死,或者說,還不能死在東越,還不是時候。

“快放了我們大人!”廟里的殺手頭子走出來說道。

“要放了他也可以,還請南昭王保證未來十年都不得與本王交手!”龍秦子瀟說道。這也是他心里想的,自己的毒還沒有找到解決方法,不能貿然出手。

“十年?!哼!虧你說得出口?!蹦夏跛檔?。

“本王是覺得,以后十年內你都不是本王的對手?!?/p>

“你!”南墨初張張口,最終什么都沒說,傲氣的別過頭,可是,是的,自己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十年前不是,十年后的今天依然不是,可是要再等十年,那代價太大,誰也說不準未來是什么樣子。

“怎么樣?你到底是答應不答應?本王很忙!沒空陪你一直耗!”秦子瀟一想到自己竟然在黑燈瞎火的地方耗費大量寶貴的時間,就非常不爽,加上內力透空,非常難受。

西門澤只在一旁傻笑。

“你說的只是不與你動手對吧?”南墨初露出詭異的笑容,既然不能跟你動手,可以跟你的人動手吧。

“嗯!”雖然知道有詐,秦子瀟的身體也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他稍稍皺眉,強壓住喉嚨里的甜腥回答道,對方才倒下四個人,本王就吃不消了,皇兄,你可真是下了狠手。

西門澤看出了秦子瀟的不對勁,馬上上前說道:“南墨初,此事就這么定了!”一面扯了扯秦子瀟的衣角,撤。

秦子瀟也不戀戰,推開南墨初,跟著西門澤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城隍廟。

一路上,他倆一前一后,一紫一紅隱晦在黑夜中。西門澤時不時看秦子瀟血紅色的背影,又低頭思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想說什么?!”西門澤再次抬頭的時候,就發現秦子瀟那張放大的死人臉和冷清的眼眸。

“???我想問你還好嗎?”這個男人太可怕了,不過偷看兩眼就不爽了。

“本王很好!”秦子瀟回答道,其實一點也不好,嘴里的甜腥越來越濃,這不是好事。

二人輕功了得,不過半柱香就到了王府。

“王爺,王爺,您可回來了?!蹦薌移ǖ咂ǖ叩母誶刈愉轂澈?,眼神又落在一旁的男人,問道,“這位公子是?”

“給他安排?!鼻刈愉觳⒚揮邪氳憬饈偷囊饉?,也沒有和西門澤交流的意思,留下這句話便急匆匆的回到書房,關上門。

見四周無人了,秦子瀟嘴里吐出一口鮮血,他壓著胸口,背靠桌角,坐在地上,面色蒼白,雙眼微閉,眉頭緊皺:皇兄,你為了壓制本王的實力,不惜用此下三濫的手段。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