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隋末棄少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7:51

隋末棄少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栬: 隋末棄少 yp卿卿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楊延裕 搞笑 總裁 貴族 言情

魂穿隋末成為望族棄少,受盡嘲諷與冷落,僅有一間破敗酒樓為生,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八大菜系與滿漢全席等接連上市,轟動長安.......亂世將臨,一幫兄弟誓死相隨,主角將于

精彩章節試讀:

第5章 上門挑釁

含光路上各種各樣的店鋪林立,有突厥人開的皮毛雜貨店,也有波斯人開的香粉店,順著街道走著,延裕一路購買了不少的東西,又在吐蕃人哪里購買了香料,這些香料說起來有些讓人詫異,原本延裕是想不到去吐蕃人開的店鋪的。

不過那陣陣的香味刺激著延裕,于是進去轉了一圈,卻震驚的發現了胡椒粉這種東西,可能現在的人不知道這胡椒粉是用來做什么的,也因此這胡椒粉被店鋪掌柜的放在墻角,如果不是延裕眼尖,可能真發現不了這種好東西。

延裕先后又購買了羊肉,雞肉,以及一些如今市面上應有的蔬菜,也不過是苜蓿,菠菜,胡瓜,胡蒜等等這些而已,將這些東西全部都購買完了以后,延裕招呼著店小二將這些東西全部都送去如意酒樓,這才繼續在大街上轉悠。

此時此刻延?;姑揮謝氐驕坡?,而延裕購買的各種各樣的食材,卻已經被人給送了回來,先是肉鋪的小廝將羊肉,雞肉等肉類給送了回來,東西放了之后,就離開了,緊接著街市上賣菜的小販又推著獨輪車,送來了一車車的蔬菜,瞧見這一幕,趙老頭此時此刻已經被這一幕搞暈了。

這些送貨的小販與他并不講多余的話,只說是酒樓東家購買的,他們只是負責送貨,其他的一概不知。這就更加讓趙老頭迷惑了,這酒樓的東家不就是公子嗎?可是公子才出去了多長時間,竟然就購買了這樣多的東西,其實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公子從哪里來的錢?

雯娘聞聽此事,風風火火的從后院趕過來之后,看著堆滿酒樓客廳各種各樣的食材也有些吃驚,看見身旁的趙老頭同樣是震驚的圍著各種各樣的蔬菜和肉食等轉來轉去。雯娘當即就有些疑惑的問道:“趙伯你從哪里來的錢買來這樣多的蔬菜?!?/p>

趙老頭郁悶的摸了摸腦袋說道:“小姐,這可不是我購買的,剛才那些伙計們送來的時候說是酒樓東家購買的,我想大概是公子他買的吧?!?/p>

雯娘聞言立馬脫口說道:“阿弟他身無分文,今天告訴他說要出去轉轉的時候,我只給了他五文錢,你別告訴我,這些東西僅僅值五文錢?!?/p>

趙老頭有些震驚,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正如小姐所言這些東西已經大大超過了五文錢,如果計算的沒有錯的話,這些東西肯定最少價值都在三四兩紋銀左右,一兩紋銀等于一千文錢,也就是人們所知道的一貫錢。而如今少爺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錢,竟然買了這樣多的東西。

(隋朝時期的貨幣制度定位開皇五銖,或者是一種白錢,本書統一定為開皇五銖,另外一文錢等于現在的一毛錢,一兩銀子就等于后世的一百元,舉例說明隋朝時期一斤豬肉也就是二十文錢,如果你在隋朝時期擁有幾百兩銀子的話,那么無疑你就是富豪級別的人物了,簡稱土豪。)

雯娘與趙老頭兩人著急的在酒樓里轉來轉去,這時候,延裕已經邁步走了進來,一看見延裕,雯娘就迫不及待的說道:“阿弟,你是不是今日又給我闖什么禍了?!?/p>

延裕一愣,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阿姐,你說的是眼前這些蔬菜瓜果嗎?”

雯娘不為所動的繼續說道:“你說說今天你又給我闖什么禍了?!?/p>

延裕走到雯娘身邊,將雯娘拉到胡登上坐了下來,這才緩緩的說道:“阿姐,你放心吧,今日我什么禍事也沒闖,這些東西是我將酒樓抵押給當鋪得來的銀子買來的?!?/p>

一聽說延裕竟然將酒樓抵押給了當鋪,不止是雯娘,就連身旁的趙老頭也是震驚不已,他們沒想到公子竟然膽大的這種地步,竟然將酒樓都給抵押了,且不說別的,要是如期還不上當鋪的銀兩,這酒樓以后也就成為人家當鋪的了,那么以后該住在哪里呢?

雯娘氣憤不已的站了起來,用手拍著桌子,瞪著延裕呵斥道:“我看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才幾天的功夫,你又到處闖禍,這酒樓的生意如此慘淡,別說十天了,就是一百天,一年,我看也掙不了二十兩銀子,你現在快去給人家送回去,撤銷抵押,興許人家還不計較,若是等到十天以后,人家找上門來的話,你說我們從今往后該住在哪里呢?”

看著自己阿姐喋喋不休啰里啰嗦的樣子,延裕拉著她的手,微微笑了笑說道:“阿姐,你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計,我保證十天內,我們酒樓肯定能賺取二十兩銀子,而且說不定更多呢?”

這時候,門外忽然走進來了一群人,這些人神采奕奕,風流不羈,此時寒春才剛剛過去不久,這幾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哥,竟然還揮舞著紙扇,這是在裝逼賣傻,還是裝清高,延裕不懂,自然也不會開口發問。

沒等延裕說話,那人群中就走出來了一個人,延裕定睛一看,這不是自己那個好大哥延文嗎?

只見延文有些輕浮的走了過來,用手指著他對身后幾人說道:“你們可瞧見了嗎?這就是我們王府的棄少?!?/p>

延裕瞇著眼睛不說話,人群中又走出來一個身穿青衫的青年男子,看著延裕說道:“裕哥,之前我們與你可是形影不離的,當初你那揮霍金銀的樣子,當真是瀟灑如意,如今怎么變成這般模樣了。難怪之前延文兄說你離了王府什么都不是,看來確實如此啊?!?/p>

聞聽此話,延裕輕輕笑了笑站了起來,看了看這群人模狗樣的公子哥,緩緩說道:“不知這位公子如何稱呼,前幾日在下不小心受了傷,導致記憶有些模糊,是以忘記了你喚作什么名字?!?/p>

那身穿青衫的男子,愣了一愣說道:“看來你果真是失憶了,延文兄剛才說起來,我們還不相信呢?”

那青年又輕蔑的笑了笑,搖了搖紙扇說道:“今日來的都是你之前的好兄弟,我不妨給你介紹一下,我呢?出自博陵崔氏,崔少安,我身后這位身穿褐色的是清河崔氏崔少平,后面這些都是我們太原府一些一等家族或者二等家族中的少爺公子,平日里我們都與你有些交往的,這下你認識了吧?!?/p>

崔少安將這些人都一一介紹完之后,那清河崔氏崔少平輕蔑的笑著說道:“少安你說這些與這棄少,如今也沒有什么用處,畢竟人走人道,犬走犬道,我們還是去飄香樓喝我們的酒吧,莫要在這里與這低等庶民玩耍了?!?/p>

第6章 徒增煩惱

聞聽此話,延裕盯著那崔少安說道:“崔公子說的有道理,所謂人走人道,犬走犬道,只是不知道你們催家養著犬嗎?”

崔少安不懂延裕此話何意?當即說道:“我府中自然是有犬的,干你何事?!?/p>

延裕笑了笑說道:“有犬就好,不知道你們家的犬是圈養呢?還是四處亂跑呢?”

那崔少安仍舊不知道,延裕到底要問他這些是干什么的,當即有些生氣的說道:“我家的犬自然是放養的?!?/p>

延裕哈哈大笑繼而說道:“既然如此,那你說什么人有人道,犬走犬道不是一句廢話嗎?”

聞聽延裕竟然敢說出這種辱罵他的話,崔少安憤憤不平的說道:“誰給你的狗膽罵我的,難道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收拾你這個所謂的棄少嗎?”

延裕并沒有因為崔少安一番恐嚇,就流露出害怕的樣子,他繼續說道:“之前你說了人走人道,犬走犬道,而你家的犬是放養的,那也就是說你曾經和你家的犬走過同樣一條路,而且不止一次,看來催少你是與犬形影不離呀。堂堂男兒竟然日日與畜牲待在一起,唉……”

延?;耙凰低?,身旁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崔少安看著身邊的人都嘲笑自己,不由得一怒,對身后自己的家仆喊道:“去給我打死這個敢嘲笑我的混蛋,我倒要看看如今身為賤民的王府三少,到底憑什么這般囂張?!?/p>

催少安這般吩咐以后,身后那些爪牙就吆五喝六的沖了上來,這時候雯娘一看這班人竟然要出手教訓自己的弟弟,立馬從趙老頭的身后沖了上來,站在了延裕的身前。

延文看見這一幕也是有些吃驚,自己雖說對這個三弟也不是喜愛,但是自己從小卻是在雯娘的屁股后面長大的,雖說如今雯娘被趕出了王府,但是,這些感情還是有得,于是他趕緊對身邊的崔少安說道:“崔兄,雖說我這三弟捉弄了你,又得罪了你,但是還希望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畢竟他曾經也是我的三弟,如今落到這般模樣,也是他咎由自取的,要不今日我做東,飄香樓,怎么樣?!?/p>

崔少安的臉上原本是掛不住的,這時候王延文這一番話恰當的說了出來,也讓崔少安的臉上有那么一絲絲的竊喜,不管怎么樣這延裕也是王府的三少,雖說已經被趕了出來,但是人家延文畢竟與延裕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誰知道哪一天王府的家主,一開心了又將延裕給召回去,那對于自己反而有些不太好了嗎?

想清楚這些,崔少安瞪著延裕說道:“今日要不是延文求情,我肯定會讓人將你打的滿地找牙,以后記住了,見了我等,立馬掉頭就走,要不然看見你一次打你一次?!?/p>

話一說完,這群公子哥就大搖大擺的走了,延裕說不上來自己是什么心情,怒氣沖天是肯定的,想要出手教訓崔少安一頓,但是,好像又是行不通的,畢竟自己如今只是一介白衣。

活在這樣一個時代里,有很多你感到無奈的事情,畢竟自己已經是王家棄少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在長安城可以橫著走的三少爺了,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可以在長安城欺男霸女的三少爺了。

人總是需要成長的,成長的道路上少不了別人的嘲諷和譏笑,也或許只有這樣自己的心才能更加的強大,今天這件事情給延裕的打擊太大了,他開始明白在這樣一個時代,有一個好的出身是多么榮耀的事情。

換句話說,如果今天延裕氣急敗壞的將那個崔少安給打了,那么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牢獄之災,也說不定崔氏會勾結官吏,將自己的罪名給加大一點,當然延裕也知道王仁義肯定不會救他的,那樣一個怕老婆的人,自己是指望不上的。

現在做事情必須要考慮后果,畢竟他還有一個姐姐,這樣一個外表柔弱的姑娘,當自己受到一點點欺辱的時候,總會堅強站在自己面前,延裕是斷斷不能不考慮她的感受的。

那些人走了之后,延裕默默的一句話也不說,就獨自回到了后院,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我要穿越到古代,為什么穿越到古代,我竟然一點點的金手指也沒有,為什么別人都是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為什么別人不是皇帝,就是公子哥,而我竟然僅僅只做了一天的公子哥,就被人趕了出來,恥辱,這是恥辱,從今天起,我一定要振奮,我就不相信,在這個所謂的時代,我竟然活不下去。

我就不相信兩世為人的我,竟然在這個時代步步維艱,寸步難行,連生活都成了問題,躺在床上的延裕悲痛欲絕,不過,悲傷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過了一會兒也就沒事了,作為一個男人,不管是在現代也罷,還是身處于如今這樣的時代也罷,延裕從來不會輕易放棄的,畢竟活著是一件讓人感到很開心的事情。

屋內的延裕獨自悲傷,而屋外的雯娘卻是一副憂心的模樣,雯娘非常的擔心屋內的延裕,她知道延裕剛才被人欺辱之后,受到了些許刺激,她也能想的開,弟弟曾經好歹也是這王府的三少爺,落到如今這般被地痞欺辱,被公子哥們欺辱的份上,放在誰心里也不會好受的。

她輕輕的敲了敲門,想安慰延裕一番,可是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理清了頭緒后,她推門走了進去,看著延裕躺在床上有些淡淡悲傷的樣子,輕輕的說道:“對不起,都是阿姐不好,阿姐要是當初在王府中多說些好話,說不定大伯母就會同意我們留下的?!?/p>

面對阿姐的安慰,延裕坐了過來,輕輕的握著雯娘的手說道:“阿姐,你不用安慰我的,我不過是有些累了,所以才進屋休息一會兒的?!?/p>

雯娘撫摸著延裕的頭發,溫柔的說道:“打小你就是我帶大的,你什么性子阿姐我能不知道嗎?”

延裕這才莞爾一笑說道:“阿姐,其實你不用自責的,該自責的應該是我,要不是我貪玩從房頂摔了下來,我想我們今天也不會住在這種地方吧?!?/p>

雯娘撫摸著延裕的手說道:“阿弟,如今結果已經是這樣了,從今以后阿姐身邊就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所以,阿姐希望你以后多讀書,而今陛下設立了科舉,只要你多讀書,到時候參加科舉,當了官,光宗耀祖,阿姐也就足矣了,我也對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了?!?/p>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