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戰龍在野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6:51

戰龍在野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鐩存挱寮€: 戰龍在野 戰長風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娛樂圈 種田 校園 輪回重生

他曾經是一個年青有為的將軍,他的父親曾經是兵部尚書。但是,自那一件事之后,一切都變了。父親入獄,他被流放。然而。當帝國烽煙四起時,為什么他仍要領兵出征?面對兇殘的

精彩章節試讀:

第22章 偽神

“嗯,”戰長風點點頭,“這次回去我就求求太陽神,再賜給你們四十枚,讓他們都能長生不死?!?/p>

村長激動的手足無措,趕緊說:“那我就代表他們多謝太陽神的恩惠了,不瞞神使,二十年前我也服食了仙藥,二十天后,就會踏上仙途的?!貝宄じ咝說乃?。

戰長風有心看看這踏上仙途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這些仙藥真的能讓人長生不老嗎?

戰長風撿起一個仙藥的空殼,滿是細毛的外殼掰開,里面像是大豆似的,有一個圓圓的凸起,似乎是安放仙藥的地方,把它放在鼻子下面聞聞,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如果真是仙藥,應該是仙丹之類的東西,這分明就是一種植物的果實。

這些東西看得戰長風一頭霧水,也不好多問,怕村長起疑,便漫不經心的擺擺手,說:“咱們出去吧!”

村長一直在等著這句話,趕緊開門,陪著他們出去,剛剛到達洞外,便看到一名村民慌慌張張的跑過來,說道:“村長,有外人出現在村子附近,他們發生了沖突,死傷了好幾個村民?!?/p>

村長和戰長風等人說:“幾位神使先回去休息,我們還有事要處理?!閉匠し綰芟肟純吹降資竊趺椿厥?,便對村長說:“有我們神使在這里,竟然還有外族敢來搗亂,走,我們和你一起去,讓他們看看我們神使的厲害!”

一聽到他們肯同去,村長自然是格外高興,幾個人跟在那名村民的身后,村長又召集了數十名村民,帶著弓箭和兵器同往,來到村外的林邊,就聽到林子里短弩聲大作,“難道是梭但他們到了么?”昂當輕聲的在戰長風耳邊說,戰長風也覺得這極有可能,這幾個人聽說戰長風與昂當昂敏入了山,只怕也會閑不住,沒準兒到了這里,與村民們發生了沖突。只見十幾名村民躲在樹后,不停地向著對方射箭,幾名村民倒在地上,不只是死是活。

對方也知道村民的箭術異常精準,都躲在樹后,偶爾還擊幾短弩。

“他們有多少人?”村長問鄧佐。鄧佐的胳膊上鮮血直流,已經受了傷,他用獸皮把傷口捆住,說道:“對方有十個人左右,我們射中了一個?!?/p>

村長在身后的一名村民耳邊說:“你帶幾個人從旁邊包抄過去,他們的武器很厲害,你們要多加小心?!?/p>

那人答應一聲,一招手,帶著十幾名村民繞著彎子去抄對方的后路,“嗒”一聲短弩響,對方的一人射了一短弩又極快的藏到樹后,他僅僅露了一下臉,戰長風便看清楚了他的長相,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那人正是倫迪,看來戰長風猜的沒有錯,真是梭但他們到了,只是不知道傷亡情況如何,如果真的被對方夾在當中,并來個兩面夾擊,他們可真的危險了。

“怎么辦?”戰長風的大腦飛快的轉動著,戰長風當然不能看著他們喪身在這些村民的弓箭之下,急中生智,戰長風大喊道:“哪里來的幺麼小丑?竟敢到這里來撒野?”戰長風邊喊著邊走了出去,只是他的心臟在劇烈的跳動著,村長這邊是不敢動手的,因為他們怕傷到了戰長風,可是梭但那邊就很難說了,萬一他們沒有聽出戰長風的聲音來,或者看走了眼,戰長風這一百多斤就得交代這里了。

“戰將軍,不要出去!”昂當說道,戰長風也不想出去冒險,可是實在沒有別的辦法,眼見著村民就要摸到梭但他們的身后,如果突然襲擊,肯定會有很多人死傷的,戰長風只能孤注一擲了!

“神使注意安全?!貝宄ひ脖幌諾昧成璞?,如果神使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他們的罪過可就大了,村長忙讓村民停止射箭。

戰長風站在林木稀少的地方,梭但他們的那一伙也能夠看清戰長風,幾支短弩從樹后伸出,幸虧他們并沒有射擊,梭但從樹后露出半個身子,不知道戰長風在搞什么鬼,戰長風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梭但雖然和戰長風有些默契,卻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是太陽神的使者,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或許神會寬恕你們的?!閉匠し緄幕霸嚼叢講惶?,梭達躲在梭但的身后,說道:“他們一定是被對方動了什么手腳,才會變成這幅模樣,我們不要聽他的?!?/p>

戰長風不敢做太大的動作,怕被村長他們看出來,眼睛向著斜上方瞟去,他的眼睛都轉的發酸了,梭但還是沒有明白,戰長風把雙手攏在身前,食指悄悄的向著他們身后指了指,梭但斜著眼睛向后看了看,這才發現已被村民包圍了,這種形勢下,如果硬拼,很可能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梭但正在猶豫,戰長風又說道:“這里的人都是太陽神的子民,我們是神的使者,你們乖乖投降,太陽神不會為難你們的?!彼蟠鎪且部吹攪稅膠竺嫻拇迕?,有心背水一戰,梭但擺擺手,輕聲說:“戰將軍不會打無把握的仗的,他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不如就聽他的安排好了!”說罷,當先站起來,把雙手舉在頭頂。

別無選擇,其他人也學著梭但的樣子走了出來,“歡迎你們投入神的懷抱!”戰長風迎上前去,對著梭但使了個眼色,神使竟然毫不費力的就把那些外族人降服了,村長他們自然崇拜得五體投地,他們不敢違背戰長風說過的話,用繩子把眾人綁了起來,梭但他們只有九個人,還好都沒有受致命的傷,卻沒有看到千迎的身影,戰長風知道他多半是兇多吉少了,這種情況下也不好多問,戰長風對著村長說:“把他們押到我們住的山洞里,我要讓他們接受太陽神的懲罰?!?/p>

村長不敢多言,忙讓村民把他們帶到山洞里。

村長對戰長風等人敬若神明,當然放心把梭但等人交給他們處置,看到洞外的村民已經走遠,戰長風才把洞門關上,梭但低聲問:“這是怎么回事?”昂當笑著把他們怎么當的神使的過程講了一遍,說道這里的村民篤信太陽神,姍曼的話就是神諭,只要他們不露出破綻,村民絕對不會懷疑他們的。

眾人唏噓不已,如果不是陰差陽錯的當成所謂的神使,他們這些人都會很危險的,戰長風又問梭但他們是怎么到這里的,果然不出所料,梭但等人得知戰長風和昂當昂敏進山,心中發癢,也相約出游,只說跟著戰長風的行蹤走,匯合后一起出游,沒成想卻發生了這樣的沖突。

“千迎怎么沒有跟來?他出什么事了嗎?”戰長風問道。梭達搖搖頭,嘆了口氣說:“他不會來了?!?/p>

“你們不是沒有再遇到什么危險么?千迎怎么會遇害的?”戰長風納悶到。

“這件事說起來也很怪異,”梭達說,“昨晚我們在一個山坡下休息,輪到千迎值夜的時候,他就在火堆邊坐著,大家一路勞累都睡著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只看到在火堆邊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體,他的整張皮不知道被什么給剝了下去,如果不是他脖子上掛著的那個掛飾,誰也看不出來他就是千迎?!畢肫鵯в廊ナ鋇牟易?,梭達也是傷感不已。

“這山里多得是黑熊,據說它的舌頭上滿是倒刺,添一下就會把人的皮肉全部都帶進嘴里。他可能是遇到黑熊了?!彼蟠鎪?,“還好,黑熊只舔了他一個!”他好像對千迎的死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相反的還怪他沒有值好夜。

“喂,你在說什么?”倫迪和千迎的關系非比尋常,聽他這么數落自己遇難的伙伴,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抓住梭達的衣服領子,舉拳就砸。

大伙忙把他們拉開,看到倫迪真的生了氣,梭達勉強管住自己的嘴巴,走到一邊去照顧吳年溫,吳年溫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他好像沒有聽到爭吵聲似的。

戰長風覺得梭達所說的千迎被黑熊舔死的話沒有道理,如果真的有熊出沒,絕對不會只傷千迎一個人,而別的人還可以在一邊安然睡覺,其中一定另有隱情,戰長風看了看梭但,梭但眨了眨眼睛,沒有說話。

“咱們隨時可以離開這里,大家想什么時候動身?”戰長風問道。

“不急,既然他們把你們當成神使,咱們住在這里還是很安全的,這兩天的奔波,大伙的身體都快要受不了了,咱們就休息一天再說吧!”梭但說道。

其他人也點頭同意。戰長風于是讓村長找幾處山洞給他們住,說等他離開時要帶著他們一起走,村長欣然同意,好酒好菜的招待,并沒有慢待他們,只是他們不能隨便走出山洞。

次日,大家剛想要離開,忽見洞外的村長臉色慌張的跑到姍曼住的山洞里,不一會姍曼也顫顫巍巍的在村民的簇擁下走了出來,姍曼好像也很緊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戰長風讓昂當他們呆在洞里,跟在姍曼他們的身后走到一座很普通的山洞前,那里已經圍了很多村民,姍曼分開眾人,走了進去,看到戰長風過來,村民自然不敢攔阻,山洞里的人不多,只有丹契村長和鄧佐還有一名身穿豹皮的村民看來他在村里的地位也不低,見到戰長風跟姍曼一起來了,村長他們忙迎了過來,“發生什么事了?”戰長風問道。

村長指了指地上的獸皮,沒有說話,獸皮鼓鼓的,下面好像蓋著什么東西,姍曼伸出手,緩緩的掀起那塊獸皮,一陣血腥味撲面而來,看到里面的東西,姍曼被嚇得后退好幾步,沒有幾顆牙的嘴張得好大,半晌才說處話來:“魔鬼,魔鬼來了!”

戰長風站的位置比較偏,看不到獸皮下面的東西,戰長風走過去幾步,這才看清楚,原來獸皮下面是兩具面目全非的尸體,那兩具尸體臉上的皮被完全揭掉,眼珠在空洞的眼眶里顯得異常的怕人,脖子以下還被蓋在獸皮的下面,可從脖子處的模樣也可以判斷出整個身體上的皮膚都不在了,兩具尸體倒在那里根本就分不出來是男是女。

一聽到姍曼說”魔鬼來了“村民都被嚇得面如土色,就連村長都后退好幾步,可見他們對姍曼所說的魔鬼是異??志宓?,看到這兩具尸體戰長風想起了梭但他們所說的千迎死去時的模樣,如果千迎真的是被黑熊舔去了皮,那么相似的情況不可能在村里發生的!這只能說明兩個問題,也許殘害千迎的東西跟著梭但他們到了村子里,或者那個東西根本就藏在他們之中!

姍曼讓村長把那兩具尸體埋掉,吩咐村民在晚間不要出門,把門都關嚴??吹剿勒叩牟蟻?,誰還敢不聽她的吩咐?吩咐罷,姍曼低聲在村長耳邊說了幾句什么,村長斜著眼睛看了看戰長風,然后讓村民各自回家,他陪著姍曼回去,戰長風慢慢的走回山洞,一直也沒有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這些是傳說中南洋的巫師干的嗎?

山洞內,只有梭但和昂當在里面,見戰長風回來,昂當問:“發生什么事了?”

戰長風把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跟他說了一遍,“什么東西這么陰狠竟然只剝人皮?他們剝下皮來到底有什么用?”

戰長風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問道:“梭但大師,你們看到千迎被剝下來的皮了么?”梭但搖了搖頭,說:“除了尸體附近有一大灘血跡外,那張皮就像蒸發了似的,一點蹤跡都沒有?!閉飧匠し緲吹降那榭齪芤恢?。

“我懷疑,”梭但沉著臉說,“在我們這些人中有不是人的東西!”

戰長風也是這么想的,可那到底是什么東西?他真的想象不出來,眾人都和正常人一樣,絲毫看不出來破綻,“梭但大師,你說那個東西剝人皮的目的是什么?”

第01章 救命草

風吹的峭壁呼呼作響。如果緊貼著峭壁往下扔一把刀,這刀會毫無阻礙的一路掉到山腳下,絕對不會碰到任何巖石。因為這峭壁本身就如同刀劈斧砍的一樣,幾乎是完全垂直的。

這是螺殼山。螺殼山位于廣東廣寧縣東北部,被譽為“粵西第一山”。民謠中說:“螺殼山高,離天三尺,人過低頭,馬過貼脊”。在幾十里平原中間,更顯陡峭,它的三面是平緩的坡,一面是可怕的峭壁。

人們上山,只會從平平緩的坡上上去,不會走峭壁,因為這樣的峭壁,不要說人,就算是猴子都難以攀爬。

但偏偏就有人在爬,而且正是在最陡峭的這一面峭壁之上!

這個人已經爬到了近山頂處。他的額頭上都是灰塵,但沒有汗水,一點都沒有。因為風太大了,已經把汗水吹干了。

他年紀三十左右,身材削瘦,滿臉的灰塵仍遮不住那一臉英氣。此時他的膝蓋已經磨破了,雙手十個手指都滿是小小的裂口。這一段峭壁,真不是隨便能爬上來的,更糟糕的是,當他爬到離山頂十幾丈時才發現,再上固然上不去了,但要想重新爬下去,也做不到。

他雙腳死死的支在兩個硬踩出的小坑里,腿在發著抖。現在,他向上上不去,向下下不來。也許他現在只有兩種選擇:要么支撐到撐不住時掉下去,要么,繼續向上爬,爬到失手掉下去。

雖然選擇有兩種,但最終的結局卻只有一個:掉下去。

他雙腳努力支撐著,輪流甩動著雙手。因為他的雙手實在是又酸又痛,已經快抓不住了。

“戰長風,你活該!”這個人大聲叫著自己的名字,以最嚴厲的話在譴責著自己,“你以為你能爬上來把金葉草采到?你以為你能幫得了老吳?現在你看看,你是什么處境!”他越說聲音越大,很久以來悶在心里的話都在這一刻,在這無人可及的半山峭壁之上吐了出來,“你記著,你是貪官的兒子!你父親,前兵部尚書戰英豪是天下第一貪官,你現在不再是將軍,而是貪官的兒子,是流放到此的罪犯!沒錯,你知道你父親只是因清廉的沒錢給母親治病,一時動了念,你知道你父親只收了四百兩銀子,但天下人都在傳,你父親貪了四億兩!象你這樣的人,就該天打雷劈才是,你居然還想幸運到采下無人能采到的金葉草?”

他的腿有些支撐不住了,不得不雙手抓住巖石,又小心的輪流動著腿?!澳愕男以擻猛炅?,戰長風?!彼絳猿白?,“你父親沒有被那些平日里大貪特貪的人弄成死罪就算你走了大運了,現在,你再也沒有運氣可以活下去了,哪怕象你父親一樣在牢里活下去都不、不可能了?!?/p>

他喘了口氣,閉上了嘴。因為他說不下去了,他快沒有力氣了。

他的手指一點點的從巖石上往下滑落。而腳上卻無法支撐住,他感覺著自己的身體在極慢極慢的往后仰著。

他從心里嘆息了一聲??蠢?,這一回,自己死定了。

這是他自找的?;實郯閹鞣諾秸飴牡腦戀?,就是希望他在此自生自滅,以防這位前兵部尚書的兒子,曾經的戰場名將會有什么反叛之心。而現在,他為了給村里的老吳找到治病的金葉草,正在貫徹皇帝的旨意。他沒有“自生”,現在,他就快“自滅”了。

不行了,他實在是抓不住了。他感覺自己到了應當放手的時候了。

“父親。。。。。?!彼諦睦锍ぬ咀?。

啪的一聲,從頭頂上垂下了一條軟索。軟索的盡頭處打了一個結,系成一個大圈,大小剛好可以把他的腰套進去。

山風很大,吹的這軟索來回搖晃,只在他身后二三尺內,一下東一下西,漂乎不定。戰長風的手指在慢慢往外滑,再有片刻一定會掉下去。

他突然雙手向巖壁上一推,轉身撲出,一下子抓住了軟索!

他的手在軟索上哧哧的往下滑了半尺,在繩結處停了下來。

隱隱的,山頂上傳來一陣驚呼聲,軟索先是一沉,緊接著開始一下下向上拉動著。

戰長風的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他的雙臂好象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如果沒有強大的求生意志,他現在已經是第無數加一次放開了雙手。

軟索越拉越快,臨近山頂,他已經清楚的聽到山頂上有人在叫:“快,快拉,他要支持不住了!”軟索在最后的幾尺幾乎是飛快的拉上來的,就在最后的尺許,戰長風終于抓不住了,雙手一下子向下滑去,與此同時,一雙手接替了軟索,一把拉住戰長風的手臂。

“拉我一把,我抓住他了!”抓住戰長風的人叫道。

幾雙手伸過來合力將戰長風拉上山頂,戰長風攤倒在地,看著那幾個村民淳樸而焦急的臉,喘息著說道:“告,告訴老吳,我沒能找到金葉草?!?/p>

一邊上,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嗚嗚的哭了起來,撲嗵一聲跪在戰長風面前。那是老吳的孩子?!罷絞迨?,您已經盡力了,我父親的在天之靈會感謝您的?!?/p>

“什么?!”戰長風大驚,叫道:“老吳死了!什么時候?”

一邊上,另一個村民嘆息道:“你離開他往這里來之后不久他就不行了。我們幫忙處理后事,所以才來晚了。幸虧你沒事,不然我們可真是內疚死了?!?/p>

戰長風嘆息了一聲,感覺著身體里一點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咬著牙慢慢站起,說道:“我去看看老吳,見他最后一面?!?/p>

“不可以?!幣槐呱?,一個干巴巴、平板板的聲音插口。

戰長風向一邊看去,居然看到幾個差役站在一邊!這幾個差役有的拿著水火棍,有的拿著鐵鏈,在一邊等候了有一會兒了。

戰長風看著身邊的村民:“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他們聽說我們來找你,就跟著來了,也不說是為了。。。。。?!蹦譴迕窕姑揮興低?,嘩啦一聲,鐵鏈已經套在了戰長風的脖子上:“你可是戰長風?縣太令親令,立刻抓你去縣衙!”差役喝道。

戰長風苦笑了一聲,看著村民們焦急卻又躲閃著的眼睛。這些善良的百姓對縣太爺的畏懼并不少于對老天爺的畏懼,所以雖然他們對戰長風滿是感激和焦急,卻連一句支持的話也不敢說。

“走吧?!閉匠し綞圓鉅鬯檔?。

他沒有問究竟自己犯了什么事要被差役鎖著到縣衙門去,因為差役不會知道,即使知道也不會回答。他們不過是奉命行事,縣太爺讓他們抓誰就抓誰,至于為什么抓,抓來做什么,那都不關他們的事。所以,問也是白問。

差役們拉著戰長風下了山,一路前行,鎖鏈在戰長風的脖子上嘩啦作響,兩邊的道路上,幾個村民站的遠遠的,偷眼看著,偶爾與差役或戰長風的目光一碰,都急忙垂下眼睛。

“快著點兒!”一個差役吼道,“老子還趕著吃中飯呢,你磨蹭什么!”

戰長風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只是微微加快了些腳步。

他并不生氣,差役也是人,雖然他們算縣太爺的走狗,但他們也是為了生活,只是在長期的執行公務過程中,他們已經形成了這樣一種------嗯,可說是職業習慣吧。何況,現在也真的快近中午了。

戰長風到達縣衙門時,衙門前停著好幾輛馬車,每輛馬車都十分的華貴,一看就知道,這是高官大吏的馬車,馬車邊上還威風凜凜的站著一些身著錦衣的衛士,那是至少三品以上大員才有的待遇??蠢?,縣衙門還真有什么大事發生,只是不知道這大事和戰長風這個流放的人有什么關系?難不成皇帝良心發現,放了他爹爹官復原職,派員接他回長安?

戰長風自己被自己的這個想法逗的微笑起來。別說皇帝不可能良心發現,就那些當初拼命的主張要殺了他爹爹的高官們能同意嗎?特別是新任的錢尚書能同意嗎?這位人如其名,姓錢又愛錢,而且會搜刮錢的尚書,好不容易掀翻了他爹爹成了兵部尚書,皇帝要真打算讓他爹爹官復原職,錢尚書還不得和皇帝拼命?

“笑什么,給我進去!”那個急著吃中飯的差役見戰長風居然站在那里微笑,在戰長風的后背上狠狠一推,戰長風沒有防備,一個踉蹌,差點跌倒,這一下戰長風真有些生氣了,他轉頭狠狠的瞪了這差役一眼。

“看什么看!”那差役被戰長風這一眼瞪的心里發毛,粗起嗓子吼道,“老子姓李,叫李虎,你要有命出來,不妨找我試試!”

戰長風哼了一聲??蠢湊飧隼罨⒉壞輩鉅鄣憊吡?,當小混混只怕也當慣了。他不再理會李虎,邁步進了縣衙。

縣衙大堂上,縣太爺,九品大員------至少對百姓而言算大員------史正鄉史大縣令端然正坐,一見戰長風上堂,他抓起驚堂木啪的一拍,喝道:“戰長風,你可知罪???”

“不知。縣太爺,您知道?那您說說吧?!閉匠し纈迫換卮?。

史縣令立時語塞。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戰長風有什么罪。只是今兒一大早,兵部派了一個行走急急趕到,下令要史縣令立刻找到戰長風帶來。廣東到長安,相隔千山萬水,兵部居然派了高官要員一路急行到這里,點名要這個戰長風,而戰長風又是“名滿天下”的大貪官前兵部尚書戰英豪之子,戰英豪現在還在獄中,這當然是要治戰長風的罪了。

兵部行走大人一路拼命趕來,累的要死,交待了這件事就到后堂休息,史縣令坐在大堂上,親自等待戰長風。現在戰長風既然帶到,史縣令要不發一下威,怎么能體現出他縣太爺的威嚴,又怎么能表現出對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敬畏?只是戰長風這一句回答,實在讓史縣令無話可說,他不由得老臉發紅。

“先打他三十板!”史縣令喝道,“等一會兒唐行走休息好了,再來治他的罪!”

李虎在一邊答應一聲,上來就扯戰長風,心中想著,這一回他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混蛋小子了。

“干嘛,你們干嘛?”一個尖細的聲音從史縣令身后響起,一個四十多歲,細皮嫩肉的男子急急的跑了出來。

史縣令急忙站起行禮:“下官無禮,驚擾了唐行走休息,還請見諒?!?/p>

唐行走卻根本沒理會史縣令,他急急的跑到戰長風身邊,一把把李虎推開,伸手去拉戰長風,嘴里連連說道:“抱歉抱歉,戰將軍,下官一時不查,讓這幾個人如此粗魯,您受驚了?!彼槐咚狄槐咭笄詰陌鎰耪匠し绱蟶ㄒ路系耐?,轉頭喝道:“還不備座上茶!”

史縣令驚的臉色慘白,他萬沒想到,自己這一回拍馬屁居然拍到了馬腳上,原來唐行走不是讓他抓人,是讓他請人!這可不怪別人,怪他自己。人家唐行走只說了要“找到戰長風帶來”,史縣令就根據自己那偉大的大腦推出的偉大邏輯,認定了既然是找下獄的大貪官的被流放的兒子,當然是抓來。問題是,“帶”和“抓”有時候一樣,有時候可是大不一樣的。這一回,就是不一樣的!

好在史縣令是官場老手,雖然混了幾十年也只是九品縣令,但他的經驗可是十分豐富,而且臉皮也練的十分之厚,他一呆之后,立刻答道:“下官知罪,下官知罪!”隨即對李虎吼道:“混蛋,你還站著干嘛?上茶,快上茶!”

李虎轉身去倒茶,那茶倒的滿桌子都是,他端著茶杯往戰長風坐的地方走,一路走一路哆嗦,那茶杯在托盤里咯咯直響,晃個不停。

唐行走見這差役臉上發白,滿面虛汗,手還直哆嗦,他自然不知道此前這位差役和戰長風發生了什么,還以為這差役心臟病發作了呢,生怕這差役把茶摔了,急忙伸手接過,雙手托著遞向戰長風。

戰長風嘆息了一聲,接過茶放在桌子上,問道:“這位行走姓唐?唐行走,有什么話您就直說吧,您這客氣的我感覺著后背發涼啊?!?/p>

唐行走嘿嘿笑了起來,答道:“戰將軍,下官有一封急件,是兵部專發的,特請戰將軍一閱?!彼底派焓秩牖?,拿出一封火漆封的文書來,上面赫然是兵部的大印。

戰長風接過文書,拆開來看著。大常上靜悄悄的,所有人都不敢出聲,只有李虎牙齒相擊偶然發出的“的的”聲。

戰長風看罷了文書,笑道:“兵部讓我去緬甸平叛?皇帝也同意?這可真是恩重如山吶,兵部能人戰將無數,怎么就偏偏想起我這個罪人之子了?”

唐行走有些尷尬的搓著手,答道:“戰將軍也是名將,只是受令尊牽連,所以有此難。戰將軍近在邊疆,不必從長安出發來此,比之其他將領要近便的多,緬甸王室已被叛軍驅逐到了我國云南,連上急本向皇帝陛下求助,陛下哪能不理,此事急如星火,不能等待朝中大員慢慢趕來。何況,戰將軍長在邊疆,于這荒蠻之地很是熟悉,而且身體強健,這種種原因,讓陛下和兵部都認為戰將軍帶兵出征最好了?!?/p>

戰長風撲哧一笑,答道:“唐行走真是會說話,要是我說,其實就是因為緬甸蠻荒之地,沒人愿意去,所以就把這任務給我了,是吧?”

唐行走的臉上發紅,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站在那里憋了片刻,突然說道:“皇帝親口答應,只要戰將軍能平復緬甸,令尊的刑期一定大為縮短?!?/p>

戰長風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條件還算可以,那么,我答應好了?!?/p>

唐行走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轉頭對史縣令喝道:“還不快開飯!戰將軍吃罷了飯就要去云南接手部隊,可耽誤不得!”

“這就開飯,這就開飯!”史縣令一迭連聲的答應著。

一邊上,李虎悄悄的往后退著,心里想著自己今兒無論如何要上廟里還個愿,現在看他居然有可能全身而退,帶著自己的腦袋出縣衙,真是祖上積德啊。

“李兄弟,等一等?!閉匠し緙罨⒃諍笸?,突然揚聲叫道。

李虎的全身立刻發軟,他撲嗵一聲跪了下來,一時也找不到什么話可說,只是沖著戰長風連連磕頭。

戰長風一呆,笑道:“干嘛?不過是想請你一起吃中飯而已,至于這樣嗎?”

云南,芒縣。

定遠將軍費正清端坐在馬上,背向大營,面向西北。風有一陣沒一陣的吹著,他長長的花白胡子也隨著風一陣飄起,一陣落下。

他的身邊,一溜排開著各軍將領,三位常將軍廉自潔、岑參、薜如雪靜靜的陪著費將軍站著。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