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馬賊

更新時間:2019-11-13 10:56:02

馬賊

娌冲寳鍗佷竴閫?鍩烘湰璧板娍: 馬賊 安東野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張霖 穿越 校園 架空 空間

醉臥美人腕,醒掌天下權。在馬賊皇帝張霖看來,殺戮是一種救贖!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七章 獵頭行動

大雪丘下面,是一塊比較平坦的空地,巨型火把的火光中,一些身穿白袍的圣會男女信徒,正在嚴刑拷打幾個傷痕累累的薩滿教士,空地中心的十數個木樁上,捆綁著二十多個被砍掉腦袋和削去四肢的人犯,看這些殘缺尸體的破爛衣服,明顯是當地的薩滿教士無疑,場面恐怖已極。

師爺打了一個手勢,三人慢慢地消無聲息,倒回雪丘下,張霖腸胃趕到一陣抽搐,急忙用手一捂嘴,“哇”的一聲,還是將胃里的東西,幾乎全部嘔吐出來。

第二隊和第三隊的狼騎緊接著到達,法官白了面色不佳、欲嘔又止的張霖一眼,下流的低笑道:“你是不是懷了老子的種了???幾個月了啦?”

張霖忍住吐意,低聲回罵道:“法官,你變態!”

“皇帝,分配你一個安逸的任務,留下做槍火的觀察手,其他人,跟我進入‘趙家廟’做事!”說完,師爺便帶隊從張霖和槍火的伏地的身旁魚貫而過,潛向對面夜色里的堡寨。

“好好干,菜鳥,別給老子丟人!”第二個經過張霖身畔的法官,兇巴巴的揮舞了一下醋罐子大小的拳頭。

“干掉八個圣教徒,就夠還我的欠帳了,加油菜鳥,我看好你!”第五個走過身旁的喪尸,還不忘“友好”的拍拍張霖的瘦小肩膀。

“師爺還是挺照顧俺的嘛,派了俺這么一個美差事!”等伙伴們都旋風般的走光了,張霖“嘿嘿”地笑出聲來。

“把嘴閉上!”槍火將身體趴在雪丘里,一面精確調度狙擊槍的瞄鏡,一面陰陰的道:“被下面的人發現有狙擊手調炮來把我們炸飛上天,看你這菜鳥還笑得起來嗎?”

“這些圣會殘余不會有大炮那么夸張吧?!”張霖把彈藥箱里所有的彈藥都拿出擺列好,緊張兮兮的通過望遠鏡往下觀察。

圓形視野里,場地中幾個白袍圣會青年男女信徒,手舉火把,面呈瘋狂興奮之色,口里念念有詞,將一桶桶汽油澆淋在被俘虜的薩滿教士的頭上、身上,男人憤怒的嘶吼、女人絕望的哀求、孩子的無助的哭泣,響成一片。

火光沖天,看著這些薩滿教士活生生的被圣會信徒燒死焚盡的慘狀,張霖忍不住問道:“師爺怎么還不下達攻擊命令?我們為什么不救救他們?還有兩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子呢!”

“混蛋!咱們是打家劫舍的馬賊!不是替天行道的俠客!”槍火近乎嚴厲的沉聲喝罵道:“做好你的份內事!再多一句嘴,我就一槍打爆你的頭!”

張霖果斷閉上嘴巴,乖巧的端起瞄鏡,觀察下面以及周圍的狀況。

“準備好了嗎?伙計們!”火花式無線電里響起師爺沙啞的聲音,電波里一連串的回應傳來:

“沖鋒準備就緒!”沖鋒激越的聲音響起!

“毒舌準備就緒!”毒舌斯文的聲音響起!

“瘋狗準備就緒!”瘋狗癲狂的聲音響起!

“喪尸準備就緒!”喪尸厚重的聲音響起!

“太子準備就緒!”太子邪魅的聲音響起!

“法官準備就緒!”法官殘忍的聲音響起!

“槍火準備就緒!”槍火冷酷的聲音響起!

“菜鳥……媽蛋,錯了!皇帝準備就緒!”張霖緊張的聲音隨之而起,無線通訊里立時響起伙伴們一片善意的笑聲。

“槍火、皇帝,先清除廣場上的目標,其他的伙計清理村子里的!要干凈!要快!各隊得手后,不許有任何耽擱,馬上迅速集結,等候機甲接應回‘狼穴’會合!”師爺深吸一口氣,下令道:

“獵頭游戲,現在開始!”

命令才下,槍火98狙擊槍輕快的點擊聲,幾乎連成一線。張霖瞄鏡里,只見廣場上的圣教徒,一個個的胸前爆出一朵鮮紅美麗的血花,接二連三的倒在雪地里。

“有狙擊手!”一個高階光明圣教士在倒下了七、八個同伴之后,才意識到附近有狙擊射手,他端起一挺花機關槍,朝四周就是一陣瘋狂掃射!

子彈打在張霖潛伏的周圍樹上、地上,發出急劇的“啪啪”聲響,更有一顆鉛彈,幾乎是擦著張霖的頭皮火辣辣地掠過去,嚇得他埋頭趴在雪堆里,連頭也不敢抬起來了。

“該死的!他們沒有發現咱們,是盲目射擊火力偵察你懂嗎?!”槍火恨鐵不成鋼的斥罵道:“蠢貨!把頭抬起來!你是觀察手,老子需要你的掩護!”

張霖哆哆嗦嗦的從雪里抬起頭,剛瞄了一眼瞄鏡,鏡頭里就看見一個大胡子圣教徒推著一門小鋼炮,從土墻后出現,炮彈帶著呼嘯聲和熱浪就沖自己飛了過來。

“尻!真有大炮??!”張霖大叫一聲,又一頭扎回到了雪里。

就聽“轟!”一聲巨響,炮彈在身后的一個雪丘上爆作,那個體積稍小的雪丘,立時炸為未平地,濺飛的土石和冰雪、樹枝,紛紛砸落在槍火和張霖的頭上和身體上,張霖甚至都能感覺到身體下的大地都顫抖了一下!

“媽的!好險!”張霖撥開頭上的雜物,下意識向全身都埋在制高點積雪中、只露出冰冷雙眼和森寒槍口的槍火處看了一下,卻見槍火絲毫沒有收到炮火的影響,爆炸聲響起的同時,鎮定自若的勾動扳機,將那個大胡子光明信徒的眉心,打穿了一個彈洞。

“你他媽的怎么不笑了?皇帝?”槍火陰陰問了一句,又調整槍口,瞄準坡下亂成一鍋粥的光明信徒,展開鬼使索命般的精確射擊。

“姥姥的!”張霖一邊暗罵一邊拉開槍栓,瞄準雪坡下的四散奔跑的獵物,第一個進入他射程的是一名年輕得有些不像話、張著兩顆可愛小虎牙的白袍女孩兒,他甚至可以看清楚這女孩兒胸前寬大法袍里面、因為劇烈跑動而顫動如兔子的一雙物事,幾乎還是孩子的幼稚圓臉上,布滿了汗滴和驚慌。

張霖心里遲疑了一下,他正自猶豫不決自己是不是開這一槍終結這個年輕美麗的生命,那個白袍女孩兒奔跑中猛一抬眼,已經看道高丘雪地里的槍火,她憤怒的嘶喊一聲,抬手就是一棱子彈射了過來,情況危急的槍火直叫:“皇帝,該死的家伙!你在做春夢嗎?!快掩護我右翼!”

張霖見勢急,他一咬牙,扣下了板機,隨著一聲沉悶的槍響,鏡頭里的花季少女美麗腦袋,自眉心陡然炸裂,因為距離太近,整個腦蓋骨都被揭飛了起來,紅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腦漿混在一起,就如同被打翻的血豆腐,跟著少女曼妙的身姿,向后飛去!

“我把她槍殺了……我把她槍殺了……”看著鏡頭里少女被自己像打中成熟西瓜般一槍打爆頭,張霖心里“咯噔”一下,喃喃的道。

“收起你的仁慈心和多愁善感吧!這里是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敢保證那個女人殺得的人,不比你在戰場上殺得敵人少!”槍火一面繼續點射下面剩余不多的目標,一邊冷嘲熱諷道。

張霖緩了一下神,兩耳邊傳來的子彈破空聲和同伴的話,讓他意識到了自己還身處在戰斗中,他打起精神,接連擊斃了五個企圖沖上雪坡的光明信徒。

當最后一個狂沖上來的信徒,應聲栽倒在他近在咫尺的兩米處時,張霖似乎整個人和心都麻木了……

第十六章 魔將出沒

每個村寨前的青石磨盤上,都整齊的擺放著向圣會示威而展示的“異教徒”首級,這些加入若干魔宗高手的獸軍,已經肆無忌憚地將行軍路線通過路的教堂、村寨、獵戶,全部進行大屠殺,不管是否跟圣會有關聯,一律全部就地槍決。

“穿過前面那片密林,應該有一個‘光明大教堂’,那里是我們跟精衛約好的第二接頭地點,薩滿軍隊里有幾個魔君派來的殺手,大家一定要防備這幾個家伙!”師爺小聲提醒道。

“前天遭遇戰中斬傷我的那個滄浪武士,有三把武士刀,刀法不在太子之下?!倍舊嗔成醭戀南湃?。

太子從鼻孔里,發出一聲不屑至極地微哼!

法官惡狠狠的道:“應該是師出‘黑龍會’大佬雄霸的寺一郎,這個混蛋此前曾經跟蹤我和喪尸好長一段時間?!?/p>

“昨晚偷襲我們營地射穿爺爺耳朵的娘們,是個使兩把M1847式轉輪手槍的美國大妞,老子下次再遇見她,一定活剝了她的皮!”灰白色亂發的瘋狗怨毒無比的發出了狠話。

“她是我在美國本土皇家衛隊服役的射擊美女教官瓜哥洛,”槍火冷笑著譏諷同伴道:“恐怕沒等到你扒下她的皮,她的子彈已經穿過你的另一只狗耳朵了!”

“你他媽的在挑戰老子的耐性嗎?!美國雜種!”德國人瘋狗手操大馬士革砍刀叫囂著。

“住嘴!”這是張霖第一次聽到魔瞳的聲音,有一種說不出的魔力,就連脾氣最冷僻的槍火和性格最暴躁的瘋狗,都同時收住了火氣,距離不遠的兩個人,相互用憤怒和冰冷的眼神瞪視著彼此。

就在此時,伏在左前方的喪尸,突然傳出了一聲悶哼!

“喪尸受傷了!”喪尸腿側上爆起一蓬血花,溫熱血水濺了旁邊兒上妖精半張妖媚的臉。

槍火、沖鋒、妖精同時將槍口向外,對準了不同的方向。

“喪尸,你沒事嗎?”張霖第一個撲到喪尸面前,急切地問。在所有狼騎中,他跟喪尸的關系處的最要好。

“媽的,是弩箭!”喪尸痛苦的抱著自己的大腿,一把扯出那支帶有倒鉤地弩箭,只聽“嗤啦”一聲響,倒鉤帶出一條血淋淋的皮肉來,饒是喪尸那樣的壯漢悍賊,也疼得大叫一聲,險些昏厥過去。

張霖抱起喪尸,大聲向后喊:“喪尸受傷了!喪尸受傷了!”

“你這樣像只發情公雞一般的大呼小叫,是想把更多的敵人給引過來嗎?白癡!”毒舌在對張霖隱忍了很久之后,終于忍不住發動了他的毒舌功底。

“你是醫生嗎?”魔瞳目光奇幻的盯著緊緊抱著喪尸不放地張霖。

“不是,”張霖想了想,又道:“不過我以前開過小獸醫樁子,勉強算得上半個獸醫……”

“那還不滾開,別在我面前礙手礙腳!”魔瞳表情和語氣里都充滿了十萬分的嫌棄。

因見感情極深的喪尸受傷,張霖心慌意亂,反應遲鈍的還沒有明白這冰山少女話里的意思,徑自還問了一句:“你是醫生?”

“如果她不是醫生,上次我一人一刀和‘放馬幫’三百刀客火拼,全身中了六十四刀,早就去見萬能的‘薩滿神’了!”接話的太子望向魔瞳的目光,滿滿的愛慕。

“皇帝我草你閨女,你們還是人么?能不能先給老子止完血再聊天……”懷里的喪尸艱難的擠出虛弱的聲音。

張霖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將傷者交給對方,魔瞳撕開喪尸的衣服,只見那傷口外卷,像極了嬰兒的嘴巴,傷口之深,甚至隱約能看里面到白森森的骨頭,血水不住地“咕咕”的外流,看的張霖一陣心酸無助。

“撐住,喪尸,你還沒娶老婆呢?!蹦槐嚦旖蕕母蘇咧寡槐吖睦?。

“大家有沒有覺著……這支弩箭……很眼熟?”機甲審視著射中喪尸的冷箭,眼睛里閃過復雜的神色。

“山鬼!”張霖腦海里突然冒出似曾相識的畫面,在“大高坎鎮”舅父駱駝門前,女悍匪山鬼射殺過街癩皮老狗所用的歹毒弩箭,跟眼前偷襲喪尸的這支,從構造到形狀,幾乎是一模一樣。

——可是,山鬼明明已經被自己殺死了,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惡鬼復活又來找自己報仇了?一想到這里,張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冷戰!

“是山指!”法官狠狠地道:“山鬼有一個親哥哥,自幼投在魔君門下,沒想到他也來了!”

“瓜哥洛、寺一郎、山指,‘暗黑十二魔將’竟然一下子出動了三個!看來這次我們是遇到對手了!”師爺的語態很不樂觀。

法官背起受傷的大塊頭喪尸,師爺、毒舌、魔瞳、太子?;ぷ?,先行穿過密林,去與圣會的人接頭;其余的狼騎則伏在原地,等待隱藏魔宗殺手的出現,大家都抱定一個心思,狠狠教訓一下對方,定要為喪尸出這口惡氣!

爆破手瘋狗已經開始在薩滿軍的必經之路埋設地雷,其他人都慢慢的趴在結冰地水坑里,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和槍管。

“草你血姥姥的!老子一定宰了你山指!”浸在冷水里、情緒激動的張霖托著從喪尸手上接過來的十一式輕機槍,一想到好友蒼白的臉色和顫抖地嘴唇,他心里比捅自己兩刀都難受。

等待中,一小隊薩滿尖兵從山腳轉出來,越走越近,夜色里,這些接連屠村殺意方艾的獸軍,做夢都沒想到前面冰寒刺骨的水泡子下面,有零落露在外面的黑洞洞槍口,直直的對準了他們!

“今天你們都必須死!”或許是因為喪尸受傷的原因,張霖第一次有了這種恐怖的瘋狂念頭。

“轟!”的一聲,幾個倒霉的薩滿士兵,“幸運”的踩中了瘋狗埋設的地雷,粉身碎骨,瞬間被炸飛上了天!

“殺!”伯爵令聲未落,張霖迫不及待當先開火——

他死死的摳住板機,爆射地子彈,像雨點一樣飛向最前面的一派薩滿斥候,那些士兵被張霖的大正十一打得胸膛像破絮枕頭一樣的爆裂開來,透過胸膛中間的血洞,張霖甚至都能看到后面的敵兵。

殺!

殺殺??!

殺殺殺?。?!

沖過來的薩滿士兵,就像被張霖收割的秋麥一般,成排成列的倒下。

后隊的薩滿軍狂叫著,想沖上來支援前隊,瘋狗設置在山石之間的炸藥,再次適時的燃爆,火藥、鐵珠、玻璃渣、連同碎石,在每一次轟天大響的同時,都從不失約的鋪天蓋地落在敵群里面,接連六次的爆炸開花,后隊的敵人幾乎已經所剩無幾了。

張霖一口氣將彈斗里的三十發子彈全部打光,面前已經沒有能夠站立的敵人了,他瘋狂的抽出毛瑟手槍,沖到前面一個呻吟著跪地投降求饒的薩滿士兵身前,槍眼抵住對方的胸口,連連摳動板機!

一個彈匣打完了,馬上又換了一個彈匣,他推開那名被自己打成篩網的倒霉鬼,連扣扳機,將地上凡是能動的傷兵,不管死活都在腦袋上補上一槍!

手槍子彈打凈了,張霖就拾起敵人一把步槍,不停手的用槍托狠狠地砸擊一個奄奄一息的薩滿軍官腦殼,直將對方的腦袋砸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這才停手,猶如野獸般的拔刀四顧,目光瘋狂地尋找還有沒有漏掉的活口……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