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青春校園 > 紈绔?;ǎ耗猩袂肓舨?

更新時間:2019-11-13 09:57:37

紈绔?;ǎ耗猩袂肓舨?>
                </div>
                <div class=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璧板娍: 紈绔?;ǎ耗猩袂肓舨?/em> 用神火沐浴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劉洋,宇翔 未來 豪門 寵婚 貴族

我是叛逆?;?,他是法律系學子。我喜歡上了他,義無反顧。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章

吃飯的時候,他們討論了一下薛圣雪這幾天住哪兒的問題,劉洋本來想讓薛圣雪去她們寢室的,但想到她和室友們的關系并不好,瞬間帶個人過去實在太唐突了。但總不能住旅館吧,太浪費錢了,然后劉洋眼睛就瞟到了宇翔身上,盯得他心里發毛,最后宇翔實在受不了劉洋的眼神,嘆了口氣,說道:“好吧,住我那兒吧。我睡沙發?!?/p>

劉洋連忙得意地笑了笑,“那太感謝了,宇翔你真講義氣??!”

薛圣雪則有些不好意思,“這怎么好意思呢?”

劉洋拍拍她的肩,一臉放心啦地說道:“沒事兒,宇翔人很好的,你就住他那兒,要是有什么需要哪怕麻煩他,沒關系的!”

你丫還真不客氣??!宇翔看著劉洋,用眼神說道。

都是朋友嘛!劉洋笑著回敬了他一眼。

吃過早飯,劉洋就拉著薛圣雪在理工大的校園里逛,宇翔因為上午還有課沒有陪同。薛圣雪本來怕影響劉洋學習,便說:“我一個人可以的,你也去上課吧?!?/p>

劉洋撒了個謊,笑著對她說道:“沒事兒,我上午沒課?!?/p>

薛圣雪這才安心讓劉洋陪著她,劉洋帶著她在理工大里瞎轉,一臉興奮地樣子,和她說了很多很多,她都只是輕輕地應了幾聲,劉洋卻沒不滿,還是繼續興奮地對她說話。一路上,都沒有問過她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要回來。

他們整整逛了一上午,到中午時,劉洋才給宇翔打了個電話,要他一起去出去吃午飯。

他們選了個理工大附近的一家小餐館,這個店的面積不大,但味道不錯,劉洋和宇翔來過好幾次。宇翔因為還有些事兒,說晚點兒去,劉洋就和薛圣雪先去了。

一進店里,劉洋就看見了一個讓她無盡心痛的人。

“孫夜雨?”劉洋一臉疑惑地坐在看著門口那張桌子上的孫夜雨。

孫夜雨抬頭看他們,也疑惑,不過因為看見了劉洋,而是因為看見了薛圣雪。

“薛圣雪?”他疑惑道,他站起來又問道:“你怎么回來了?”

“回來玩兒幾天?!毖κパ┣崆岬匭α誦?。

“哦?!彼鏌褂甑愕閫?。

“你和女友來這兒吃飯???”劉洋看著孫夜雨,問道,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意味兒。

孫夜雨看向劉洋,輕輕說道:“不是,我出來幫室友買飯?!?/p>

“哦?!繃躚笄崆岬賾α松?。

“嗯?!彼鏌褂曖α松?,這時,服務員把他的飯菜提了過來,孫夜雨付了錢,接過飯菜,對她們說了句:“那我先走了?!?/p>

“嗯?!繃躚笄崆岬賾α松?。

孫夜雨對她們笑了笑,從她們身邊走過。

孫夜雨走出去后,薛圣雪才對劉洋問道:“他有女友了???”

劉洋只是輕輕地應了聲,“嗯?!泵輝俁嗨?。

薛圣雪看了看她,她的臉色還是那么平靜,但眼底卻有一絲憂傷,薛圣雪也再說什么,走到旁邊的桌子上坐下,劉洋也走過去坐下。

這場未開始就結束了的戀情所帶來的傷痛,究竟,何時才能痊愈?

薛圣雪回來兩天了,始終未提起她回來的原因,劉洋也未問起,但是不代表劉洋不關心,不在乎。

這天,她實在是覺得不安心到了極點,總覺得薛圣雪發生了什么大事兒,為了搞清楚薛圣雪到底怎么了,她特地去找了宇翔。

“你在家有沒有發現薛圣雪有什么不正常的舉動或者是反應???”劉洋神秘兮兮地對宇翔問道。

“沒有???”宇翔奇怪地看著她,“怎么了?”

“你幫我多觀察觀察她?!繃躚罌醋龐釹?,認真地說道。

“到底怎么了?”宇翔實在不解。

“我總覺得她這次回來后,整個人都變了?!繃躚笥切擬瑋緄廝檔潰骸八隙ㄖ胺⑸聳裁詞??!?/p>

“你干嘛不直接去問???”

“唉!”劉洋無力地嘆了口氣,“我怎么問?她自己都不愿意說,我問了也是白問?!?/p>

“好啦,我幫你多觀察下?!庇釹枧牧伺牧躚蟮募?,“你別擔心?!?/p>

“嗯?!繃躚蟮愕閫?,心里還是很擔心。

孫夜雨已經三天沒有理郭美玲了,她打來的電話,他不接,看見她了,他就轉頭走掉。這樣的態度,讓郭美玲極其郁悶,也很害怕,害怕孫夜雨真的和她分手。

郭美玲這幾天為了見孫夜雨,天天都跑到男生寢室去給阿貓喂食,遇見過孫夜雨好幾次,但孫夜雨看見她后,就轉身走了。

這天中午,郭美玲到男生寢室去喂阿貓,今天一定要和他說上話,郭美玲在心里暗暗下定決心。

可是,她現在在男生寢室前面的一棵大樹下和阿貓玩了都一個多小時了,卻還是未見到孫夜雨,連個影子都木有。郭美玲自嘲似的笑了笑,用得著躲得這么徹底嗎?

郭美玲這下也死心了,知道今天定是見不到他了,起身準備走。

郭美玲剛一轉身,就看見孫夜雨走了過來,她心里頓時幸喜若狂,看著孫夜雨裂開嘴傻笑,孫夜雨也看見她了,但立刻就撇開頭,直接往男生寢室走。

郭美玲頓時黯然失色,但還是不能放棄,好不容易見到他。

“孫夜雨!”郭美玲激動地叫道。

孫夜雨沒有停下,繼續往前走,郭美玲連忙跑過去,拉住他,“你等一下?!?/p>

孫夜雨轉頭,冷酷地她說了句:“放開?!泵揮靡壞愣露?。

郭美玲看著他,眼底滿是憂傷,“別這樣好嗎?”

“你到底想怎樣?”孫夜雨的態度沒有半點兒舒服,冷酷地讓人寒心。

郭美玲看他這樣,心里更是郁悶,想到自己這些天做了這么多,而他卻這幅態度,心里就覺得委屈,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點兒讓孫夜雨這么不待見了。

“別這樣對我好嗎?”郭美玲眼里滿滿的憂傷,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對不起,我不該那么無理取鬧的。對不起,別不理我好嗎?”

孫夜雨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眼神仍是那么的波瀾不驚,一汪平靜的湖水,連小小的漣漪都沒有。

郭美玲見孫夜雨還是那副冷酷的態度看著她,她的眼淚就下來了,“我知道錯了??贍鞘且蛭以諍蹌惆?!我喜歡你!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從小······我就是一個人,小的時候,家里窮,爸媽都忙著工作沒空管我,后來家里富了,他們就天天吵架?!?/p>

郭美玲抽泣了一聲,繼續說:“我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人,我不會和身邊的人交流,沒有朋友,你是我第一個想要緊緊抓住留著身邊的人!我真的很重視你!所以我不知道······不知道該怎么對待你······我每次和你在一起我的心里腦子里都是亂套的······我······”

郭美玲再也說不下去了,只是低著頭輕輕地抽泣著。

孫夜雨心里也不好受,他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淚了。哪怕不喜歡郭美玲,但看著她這樣子,孫夜雨還是心軟了。

“好了,別哭了?!彼鏌褂晟焓幟ㄈス懶崍成系睦崴?,“其實你也沒什么錯,是我的問題?!?/p>

郭美玲抬起頭,看著他,愣愣地問道:“你不和我分手了?”

“我沒說過要和你分手啊?!彼鏌褂晡弈蔚廝檔?。

郭美玲激動地抱住孫夜雨,“不要和我分手,一定不要?!?/p>

“不會和你分手的啦?!彼鏌褂晡弈蔚?,心里還是有些抵觸郭美玲抱她,但人家都哭了,他也沒辦法,伸手摸了摸郭美玲的頭,“好啦?!?/p>

郭美玲放開孫夜雨,抬頭看他,她眼角還掛著淚水,裂開嘴傻傻地笑:“咯咯呵?!?/p>

“咯咯?!彼鏌褂晡弈蔚匭α誦?。

這事兒,就算結束了。唉!

宇翔回到家,發現房屋里一片漆黑,沒有開燈,以為薛圣雪還沒有回來。他打開燈,嚇了一大跳。

薛圣雪坐在沙發上,抱著雙腿哭泣著,感覺周圍都亮了,才抬頭,臉上掛著淚水,宇翔愣了一下,他能清楚地看見她眼底那滿滿的悲傷,她的樣子,那么無助。

“你怎么了?”宇翔走過去,問道,從茶幾上的紙盒里抽了幾張紙遞給薛圣雪。

薛圣雪顫抖著接過紙巾,咬著嘴唇晃了晃頭。

“發生什么事兒了?”宇翔看著薛圣雪,低聲說道,“我和劉洋是好友,和你也算朋友了吧。到底怎么了?和我說說吧。你要是不想讓劉洋知道,我就不告訴她?!?/p>

薛圣雪沒有說話,她緊緊地抱著雙腿,眼睛不停地落著淚,狠狠地咬著嘴唇,不然自己哭出聲來。

宇翔也無奈,他不會安慰人,只能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她。

薛圣雪將頭埋進懷里,身子不停地顫抖著,發現細微的“嗚嗚嗚”的抽泣聲,世界似乎又安靜了,整個房間里只聽得見薛圣雪那小小地抽泣聲。

宇翔只是輕輕地看著,不知該作何反應。

薛圣雪的哭聲漸漸大了,她咬著手指,身體不停地發著抖,發出“啪嗒啪嗒啪嗒”的哭聲,那哭聲漸漸地變大了。哪怕她咬著手指,但在這安靜的房屋里,聲音還是極大的,一時間她的哭聲充斥了整個房屋,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后來,她受不了,不在咬著手指,張著嘴,直接嚎嚎大哭了起來。

她哭得那么的撕心裂肺,那么的歇斯底里,但宇翔只能這么靜靜地看著她,他能感受到她的悲傷,知道她一定發生了什么大受打擊的事情。

薛圣雪一直哭了良久,宇翔也不知道自己在旁邊坐了多久,感覺身體都僵硬了。

薛圣雪抬起頭,吸了吸鼻子,拿手上之前宇翔遞過來的紙去擦臉上的淚水,宇翔連忙又抽了幾張紙遞給她,“哭好了?”

薛圣雪擦著眼淚,點點頭,“嗯?!?/p>

“現在可以告訴我怎么了嗎?”宇翔看著她,問道。

“我······”薛圣雪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和男友交往一年多了,感情一直很穩定?!?/p>

“嗯?”宇翔看著她,期待她說下去。

“一個星期前,一個女人來找我,威脅我要我和我男友分手,我當然沒同意。我以為男友外遇了,就跑去問他?!毖κパx了一下頭發,緩緩說道:“他說那個女人是個瘋子,一直纏著他,他并不喜歡她,沒和她交往過,是她自己一直一廂情愿?!?/p>

薛圣雪將腳放了下來,放在地上,放在沙發上的手不禁在沙發上摳了摳,“過了兩天,那個女人出現在我和男友面前,當時她很激動,拿著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脅我男友說如果我男友不和我分手,她就死給他看。我男友當時以為那個女人只是嚇唬他的,就說他不會和我分手的,叫那個女人有種就刺下去??!我當時也以為那個女人不是認真的,也附和了幾句,叫她有種就真刺下去?!?/p>

“可是······”薛圣雪身上瞬間又開始發抖了,哽咽道:“我沒想到她真的會刺,我······我不是真的想讓她刺的······我······我沒想到······我只是······不希望她再纏著我男友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薛圣雪又哭了起來,宇翔有抽了幾張紙遞給她,看著她,問道:“后來呢?那個女人怎么了?”

“送去醫院了?!毖κパ┪宋親?,“還好送的及時,她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她卻再也說不了話了。都是······我們害的······我······”

“所以你才想回來?”宇翔又問道,“那你男友呢?”

薛圣雪抽泣著,點點頭,輕輕說道:“我們······分手了?!?/p>

“你提出來的?”宇翔聽得出來她男友很重視她,不認為她男友會那么容易和她分手,這種事應該是心理忍受能力比較弱的薛圣雪提出的。

薛圣雪點了點,“我真的······沒勇氣再和他交往下去了,我好怕······要是他不和我分手,那個女人可能真的會自殺?!?/p>

薛圣雪抽泣著,一時氣息不順,一抹猛咳,“咳咳咳······”

宇翔伸手去拍了拍她的背,說道:“這件事不能怪你,是那個女人太偏激了。當然,面對那種人你確實不該說那些話,但這事兒主要還是得怪她自己?!?/p>

薛圣雪沒再說話了,又哭了起來,宇翔只是看著她,沒再做什么,也沒再說什么。

這一晚,薛圣雪一直哭到很晚,而宇翔則在一旁陪她到很晚。

第二天,宇翔到學校了,思索著要不要把昨晚的事情告訴劉洋,可想到昨晚對薛圣雪說了不會告訴劉洋的,便沒說。這種事果然還是讓薛圣雪自己告訴劉洋會比較好,估計薛圣雪也是看和宇翔不熟才會和他說的。

但現下面對劉洋就麻煩了,頭大??!

“怎么樣?薛圣雪有沒有做什么不正常的事?”劉洋看著宇翔,一臉期待地問道。

她這樣子,頓時讓宇翔有種做了間諜的感覺,他嘆了口氣,說道:“昨晚確實發生了點兒事,但是你想知道的話,還是自己去問她好了?!?/p>

“嗯?”劉洋不解,“昨晚發生什么呢?”

“唉!”宇翔嘆了口,拍拍劉洋的肩,“你自己去問她吧?!貝鈾砼宰吡斯?。

劉洋實在不解,疑惑地轉身,看著宇翔,直覺一定是發生了什么,難道薛圣雪打了宇翔?

第二十七章

夏子杰頓時驚呆了,因為劉思誠剛剛說那句話的時候,用的是男聲,是男生的聲音,這讓夏子杰實在不好消化。

“咯咯?!繃跛汲獻猿暗匭α誦?,低下頭,從夏子杰身旁走過,他握緊拳頭,告訴自己:不要哭,不要難過,這結果不是早就想到了嗎?可是,為什么我的心還是這么郁悶呢?

夏子杰還是一臉震驚,腦子里一片空白,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轉身看劉思誠,他慢慢地往前走著,他的身影那么落魄,夏子杰看著心里一抹心痛,心里罵自己:不說要好好?;に穆?,現在卻讓他這么難過算怎么回事?

夏子杰猛的跑過去抱住劉思誠,劉思誠愣了一下,夏子杰緊緊抱住劉思誠,手臂越發地用力,在他耳畔輕輕地說:“對不起,我不該讓你難過的,對不起?!?/p>

夏子杰過來抱住他,使他心下還有一些欣喜的,但聽夏子杰這話,劉思誠的心頓時又被打入了冰窖。

“不要和我說對不起,沒什么對不起的,這種事確實不是誰都可以接受的?!繃跛汲俠淅淶廝檔?,依舊用的男聲,沒有變回女聲。他伸出手去掰開夏子杰的手臂,沒想到他竟然抱得更緊了。

“不是的,我可以接受,只要你不和我分手,你是男生也好,女的也好,雙性人也好,我都可以接受?!畢淖詠芙艚舯ё×跛汲?,認真地說道。

劉思誠完全驚呆了,他沒想到夏子杰竟然可以接受的,夏子杰竟然接受了,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反應。

夏子杰放開他,扳過他的肩膀,看著他,認真地說:“我們繼續交往,別分手好嗎?”

劉思誠還是不敢相信,一臉不可置信地說道:“可是,可是我不是女的,我沒有胸,而且有喉結,性格又差,學習也差,長得也不好看······”

“可我就是喜歡你!”夏子杰打斷他,“我就喜歡你,我喜歡的是你的人,與你的性別無關,不管你有多少缺點,在我看來都是好的,我都可以接受?!?/p>

劉思誠頓時一抹感動,但還是有些不確定,又問道:“那我用男人的聲音和你說話你不討厭嗎?不惡心嗎?”

夏子杰笑著摸了摸劉思誠的臉,說:“不會啊,阿誠你的聲音不管是男聲還是女聲都很好聽?!?/p>

“那你······”劉思誠還是不確定,卻被夏子杰一把抱住,“好啦,別問了,我什么都不介意,我就是喜歡你,我愛你,愛到無法自拔了?!?/p>

劉思誠沒再說什么,心里一抹溫暖,伸出手,也抱住夏子杰,眼里閃著淚光,卻是帶著笑意的。

愛情這東西??!真的很奇怪。

晚上,孫夜雨接到劉思誠的電話,說他和夏子杰說了那事了,夏子杰完全不介意。

孫夜雨還沒來得及替他高興了,郭美玲的電話又打來了。

“怎么?有什么事嗎?”孫夜雨問道。

“中午怎么沒去找我?”郭美玲質問道。

“我不說了嗎?我中午有事啊?!彼鏌褂晡弈蔚亟饈偷?。

“那現在呢?”郭美玲又問道,“現在有空嗎?出來和我去吃飯?!?/p>

“我已經吃過了?!彼鏌褂晁?。

郭美玲無言了,好一會兒才問道:“你是不是和劉洋在一起?”

“???”孫夜雨疑惑道。

“是不是???”郭美玲大聲叫道。

孫夜雨嚇了一跳,鎮定下來,說:“沒有啊,我在寢室了?!?/p>

“真的?”郭美玲不確定的問道。

“真的?!彼鏌褂晡弈蔚?,“要我室友給我證明嗎?”孫夜雨把電話遞給向舟,說:“來,靈兒,吼兩句?!?/p>

“靈兒你妹哦!吼個鬼!”向舟面無表情地說道,接過電話,“喂,學妹啊,孫夜雨真的在寢室里?!彼低昃偷莞鏌褂?。

“現在相信了嗎?”孫夜雨無奈問道。

“嗯?!憊懶嵐殘牡賾α艘簧?。

“話說······”孫夜雨逼問道,“你是在懷疑我和劉洋有什么關系嗎?”

“我······”郭美玲愣了一下,又道:“那你昨晚和劉洋在外面干什么呢?”

“我冤??!”孫夜雨無力叫道,“老大!我們能干什么???我就是有事和她說??!你要懷疑我,也該換個人啊,我和她怎么可能???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就沒對她有過感覺,你覺得現在我會瞬間喜歡上她嗎?”

“我······”郭美玲不知該說什么好,但還是不確定,又問道:“那你昨天找她說什么了?”

孫夜雨有些煩了,合著解釋了這么久你他媽還是不信??!

“你在懷疑我嗎?”孫夜雨冷冷地問道。

郭美玲一聽他聲音不對,立刻說:“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行了?!彼鏌褂昀淅淶廝檔?,“我掛了,我還有事?!彼低?,他就掛了,完全沒有理會郭美玲那完全沒人信的解釋。

“何苦呢?”向舟看著孫夜雨嘆道。

“唉!”孫夜雨嘆了口氣,趴在桌子上。

“干脆直接分手得了,省得繼續受罪?!畢蛑劭醋潘?,認真地說道。

“分手?”孫夜雨無力地撐起身子,看著他,問道:“怎么分?你覺得她可能和我分手嗎?”

“那你就找個借口和她分手啊?!畢蛑鬯?。

“找什么借口???”

“說你有喜歡的人了?!?/p>

“我到哪兒去找個喜歡的人???”孫夜雨對天一吼。

“要不來點兒更猛的?!畢蛑鄱運鏌褂晏裊艘幌旅?。

“什么?”孫夜雨疑惑。

向舟直接把孫夜雨拉到他這邊來,讓孫夜雨看他的電腦,他的電腦里正在放動畫片,也不知道是什么動畫片,反正就是兩個男的在熱吻。

孫夜雨的眼睛瞬間瞪得老大,轉頭看向舟,向舟也看著他,孫夜雨瞬間明白他的意思了,嘶吼道:“你他媽要我告訴郭美玲說我是同志?!”

“同志怎么呢?”向舟說,“對付她這種死纏爛打的女的,這招正好,夠猛?!?/p>

“猛你妹??!”孫夜雨立刻抄起桌上的一本書往向舟身上砸。

“我這是幫你了?!畢蛑厶鶚值滄?。

“幫你妹??!這什么爛招!”孫夜雨繼續奮力地砸向舟。

“這招哪里不好呢!”向舟叫道,抓住孫夜雨的手。

“哪里好了?”孫夜雨掙扎著,看著向舟嘶吼道。

“怎么不好了?怎么不好了?”向舟笑著放開孫夜雨手,伸手去撓孫夜雨的癢癢。

孫夜雨是個敏感的人,特別怕癢,向舟用這招對付他,他自然沒辦法還手,只能邊笑著邊往后躲,向舟哪兒會那么容易放過他,自然追上去,繼續撓他。孫夜雨被弄得完全無力反抗,也看不見后面,不料就被腳后面的床腳給絆了,身體直直地往下倒去,向舟也因為慣性,倒了下去。

就這樣,悲劇發生了······

馬云和高陽這時候正巧回寢室,一開門,就看見向舟撲在孫夜雨的身上,這不是重點,重點要這兩人的唇毫無縫隙的貼在了一起,馬云和高陽都嚇了一跳。

“我勒個去!”馬云吃驚地嘶吼道,而高陽則立刻掏出手機拍了起來。

地上那兩位顯然也嚇了一跳,好吧,其實驚訝地只有孫夜雨一個人,他眼睛瞪得老大,仿佛要把眼珠都瞪出來似的,而向舟依舊淡定,慢慢地爬了起來。

“你們奶奶的也太厲害了吧!”馬云走過去,驚訝地說道,“干這種事兒門都不關好!”

“什么??!”孫夜雨爬起來,嘶吼道,“你們誤會啦!那是意外!意外!”

沒想到,向舟卻在一旁摸了摸自己嘴唇,看著孫夜雨說:“挺軟的!”

“你妹??!”孫夜雨嘶吼道,恨不得殺了他。

“說吧,你們什么時候搞上的???”馬云一臉曖昧地看著他們笑了笑。

“都說是意外了??!”孫夜雨繼續叫道。

“向舟,你該不會是被女友甩了之后覺得不可靠,所以才······”高陽收起手機,曖昧地看看向舟,又看看孫夜雨。

“我都說是意外了??!”孫夜雨繼續叫道。

但向舟卻在一旁,輕輕地點點頭,說:“有可能了?!?/p>

“哈哈哈,我早就看出來你們倆兒關系不一般?!甭碓菩Φ?。

“我也看出來了?!備哐粢碴用戀匭α誦?。

“你妹??!殺了我吧!”孫夜雨對天一吼。

這一天,就這么過去了,依舊相安無事,哈哈哈,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清晨,宇翔在女的寢室樓下走來走去,看起來臉色不太好,一臉焦急擔憂。

他也確實好不起來??!劉洋那貨不知咋了昨天竟然曠課了一天,電話也打不通。宇翔猜測:這應該和前天孫夜雨找她去說話有關系,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么竟然搞成這樣。

宇翔自然不好意思去問孫夜雨,畢竟不熟。現下也只能祈禱劉洋自己出來了,唉!

宇翔憂心忡忡地往上看了一眼,轉身走了,將手上的早飯提起來看了看,嘆了口氣。

唉!又浪費了!

這天,直到中午,宇翔才接到劉洋的電話。

“喂!老大你怎么了?怎么現在才給我打電話???我都要擔心死了!”宇翔拿起電話就焦急地問道。

“沒事兒?!繃躚蟮撓鍥芷降?,仿佛真的什么事兒都沒有。

“老大!你當我喝三鹿長大的??!”宇翔吐槽道。沒事兒會曠課一天嗎?

劉洋無言了一會兒,才道:“陪我出去散散心吧!呆在學校里真煩!”

“好?!?/p>

“嗯,西校門見?!?/p>

“好?!?/p>

掛了電話,宇翔看著手機,愣了一會兒。

劉洋這個人??!真不是一般的愛逞強,看著挺灑脫一人,心里卻藏了不少事兒。

宇翔到校門口時,劉洋站在一棵樹下低著頭踢著葉子,一臉郁悶樣兒。

“怎么?等很久???”宇翔走過去,對劉洋笑了笑。

“沒有?!繃躚筇房戳慫謊?,轉身,“走吧?!?/p>

“去哪兒?”宇翔跟過去,問道。

“瞎晃?!繃躚罌醋徘懊?,目光中透著一絲憂郁,“只要不呆在學校里。煩心!”

宇翔無奈地笑了笑,看著劉洋的側臉,沒再說什么。

孫夜雨到底對她說了什么?

劉洋和宇翔就這樣無聊地走在人行道上,沒有一句交談,走了良久。

“你到底怎么了?”宇翔問道,他再也忍不住了,這樣實在可以憋死人的。

“沒怎么?!繃躚笠讕煽醋徘懊?,目光憂郁,輕輕地說道。

“孫夜雨對你說了什么?”宇翔不依不撓地問道。

劉洋無言了,目光閃爍了一下,眼睛瞟到路旁的長椅上,慢悠悠地走過去坐下。宇翔無奈,跟著走了過去坐下,看著她,認真地又問道:“他到底和你說了什么?”

“他······”劉洋愣了一下,輕笑一聲,輕輕地說:“總之,我沒必要再幻想了?!?/p>

“嗯?”宇翔疑惑地看著她。

“咯咯?!繃躚笱銎鶩房醋盤?,笑了幾聲,眼神卻十分憂傷,“我早該想到的??!早就該明白了??!他怎么可能·····咯咯呵······”劉洋將手放在臉上,不停地笑著,卻像是在哭泣。

“洋洋?!庇釹枧牧艘幌鋁躚蟮募?,擔憂地看著她,她并沒有哭,臉上也沒有淚。

“咯咯呵······”劉洋笑著,看著宇翔,自嘲地說道:“你說我傻不傻???我好傻哦!咯咯!我怎么這么傻???這么傻······這么傻······”說著說著她就低下頭,哭了起來。

宇翔看著她,心里滿滿地心疼,想安慰她卻不知該怎么做,伸出手,愣了好久,才抱住劉洋,他什么也沒說,只是靜靜地抱著她,任她的淚水打濕他的衣服。

周圍不少路過的人向他們投來奇怪地目光,他們卻全然沒有理會。

劉洋哭了好一會兒才從宇翔的懷里抬起頭,眼眶紅紅地看了看宇翔,說了句:“謝謝你?!鄙焓質萌パ勱塹睦崴?。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 幻想異能小說
    幻想異能

    貴賓小說網輕松爽文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異能小說大全,打造幻想異能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異能小說免費閱讀??椿孟胍炷芐∷?,就上貴賓小說網。

  • 鬼手小醫圣
    鬼手小醫圣

    作者:恒九

    已完結

  • 狂妃有毒
    狂妃有毒

    作者:華歌

    已完結

  • 愛上女老板
    愛上女老板

    作者:蘇打野

    連載中

  • 都市透視邪少
    都市透視邪少

    作者:青雷

    已完結

  • 鬼醫狂妃禍天下
    鬼醫狂妃禍天下

    作者:玉陵歌

    已完結

  • 不死狂人
    不死狂人

    作者:人海孤鴻

    已完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